閱讀歷史 |

第18章 自拍(1 / 2)

加入書籤

listyle="li:25.2px"

class=""咒術高專二年級,總共七人,各種意義上來說都是大豐收的一年。

不僅是比平均招生數量多出一倍的學生數,更重要的是,這麼多的學生全都安安穩穩地活到了二年級。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這其中男生三人,女生三人,熊貓一隻。

“熊、貓?”虎杖悠仁震驚了。

“嗯,是熊貓哦。”佐治椿笑眯眯地拍了拍熊貓結實的胳膊:“虎杖君你叫熊貓前輩就好。”

如人一般直立行走的大熊貓憨憨一笑:“你好啊,學弟!”

一邊笑,他一邊毫不掩飾地拿起手中的拉花筒揮了揮。

……會說人話的熊貓!

虎杖內心瘋狂刷屏,表麵上還是恭敬地彎腰:“熊貓前輩好!”

“唔哦!中氣很足啊虎杖學弟!我很看好你!”

熊貓用厚實的熊掌拍了拍虎杖的肩,那力道,把超人體質的虎杖都拍得抖了抖。

“然後是這一位。”佐治椿轉向另一邊:“咒言師,狗卷棘同學,順帶一提這個小驚喜是他提議的哦。”

被“小驚喜”拉花噴了一臉的虎杖:……謝謝,有被嚇到。

而罪魁禍首還氣定神閒地伸出空著的手,比了個耶。

“昆布!”

“……?”

佐治椿在中間翻譯了一下:“哈哈,這是‘你好’的意思哦。”

虎杖:……這是怎麼聽懂的?

少年的表情太過好懂,佐治椿主動解釋道:“狗卷同學有自己的暗號,聽多了你就明白了。”

會說人話的熊貓學長,和不說人話的狗卷學長,虎杖一時之間居然不知道該先吐槽哪一個。

不過還好,第三位學長看起來十分正常。

乙骨憂太友好地伸出手:“你好虎杖君,我是二年級的乙骨憂太,請多指教……”

虎杖連忙伸出手:“學長好。”

可還沒等他碰到,淩空‘嗖’地一聲拍出一道巴掌,把他伸出來的手打偏了。

“不許你碰憂太!”

一個格外貌美的小姑娘雙手叉腰,攔在乙骨憂太麵前,凶巴巴地瞪著虎杖。

她的力道並不重,至少以虎杖的標準來說……乙骨憂太慌亂地拉住這個小女孩,而虎杖縮回被拍的紅紅的手,不是很在意地心想著,學長們都好神奇啊。

熊貓學長是隻熊貓,狗卷學長說話用暗號,椿學長有一個咒靈妹妹,而眼前這位學長……好像也有一個咒靈小女孩跟著。

虎杖能看出來麵前這個小姑娘大概和綺花羅一樣,是咒靈在生得領域中的擬人態。雖然他自己也不明白是怎麼看出來的,可能是靠直覺吧。

乙骨憂太的臉色十分蒼白。

“抱歉!虎杖君!裡香她可能有點怕生,她不是故意的……”

“這話很有點家長包庇熊孩子的感覺啊……”

“嗯嗯!我家孩子還小不懂事什麼的……”

“快彆說了乙骨都要哭出來了……”

沙發那邊女生們的竊竊私語讓乙骨簡直想鑽進地縫裡。

可沒辦法啊!他沒辦法責怪裡香!

乙骨憂太在心裡流著淚,一邊把裡香藏在身後,一邊決定一定要好好補償被誤傷的學弟。

他愈發愧疚:“虎杖君,你的手沒事吧?”

“誒?哦,沒事的沒事的!我身體結實得很。”虎杖不甚在意地晃了晃自己的手,那上麵已經連紅痕都看不出來了。

乙骨憂太訝異地發現他居然真的沒事。

雖然裡香也沒用什麼力道,不過乙骨憂太分明看見虎杖剛剛手上毫無咒力防護,以人類之身硬抗了咒靈的一記拍擊,居然毫發無傷?

普通人的手可能都被打成骨折了!

這位身為宿儺容器的學弟,究竟是什麼來頭?

乙骨憂太驚疑不定地看向佐治椿。

佐治椿微笑著搖了搖頭,示意他稍安勿躁。

二人的互動很輕微,虎杖根本沒看到。他的注意力全被凶巴巴的祈本裡香吸引走了,小姑娘散發出的惡意實在是不容忽視,普通人大概會被她嚇得腿軟。

可虎杖不是什麼普通人。

他還彎下腰,笑嘻嘻地和祈本裡香打了個招呼:“你好,我叫虎杖悠仁,請多多指教。”

嬌橫的祈本裡香萬萬沒想到,自己的挑釁竟然換來這樣平淡的反應。

她心想,裡香明明從這家夥的身上聞到了很強大的氣息,為什麼裡香打了他,他卻一點也不生氣?

祈本裡香無法理解,於是她用自己相當於幼年人類孩童的智商,和特級咒靈的思維方式,嘗試著推理了一下。

首先,虎杖被打了卻沒生氣,祈本裡香以己推人,覺得這根本不可能!

那麼,這家夥其實是生氣的,但是卻裝出不生氣的樣子!

結論是——這家夥在故意示弱!想等到裡香放鬆了警惕之後,把憂太騙走吃掉!

祈本裡香驚呆了。

這家夥好壞!!!

祈本裡香用自己的邏輯說服了自己,受到來自自己的驚嚇,於是對虎杖悠仁態度越發惡劣。

這樣的家夥不可以接近憂太,裡香必須保護憂太!

雖然兩麵宿儺的氣息讓祈本裡香十分忌憚,但為了保護心愛的少年,她還是決定要主動出擊,把這個危險的家夥趕走!

眼見著虎杖都大方地不予追究了,裡香還是一副炸毛的樣子,瞧那樣子似乎還想再給對方來上一爪子……乙骨憂太簡直愁得要哭出來。

沒有辦法,看來今天不能和學弟好好打招呼了……

“對不起虎杖君,改天我請你吃飯。”

“誒?不用的學長,我真的沒事。”

“不,請務必讓我好好賠禮道歉。”

雖然養著熊孩子,但乙骨憂太是個還有良心的監護人,不忍心讓裡香道歉,就隻能自己頂上了。

虎杖懵懵地看著剛認識的學長,對方充滿愧疚的眼神讓他不忍心再拒絕。

善良的少年隻好點點頭:“那就麻煩學長了……”

“不麻煩,不麻煩。”

乙骨憂太頂著同級生們看笑話的目光,愁眉苦臉地把裡香抱走了。

炸毛的貓咪被主人抱進懷裡,雖然乖順地趴在主人肩頭沒有掙紮,但還是努力衝著假想敵嗚嗚低吼。

乙骨憂太欲哭無淚地給她順毛。

裡香到底什麼時候能長大呀……

……年紀輕輕就有婚約在身的少年愁得直哽咽。

看著乙骨憂太滄桑的背影,狗卷和熊貓笑翻了。

佐治椿也在偷笑。

而原本在沙發裡坐著三個女孩,她們見乙骨憂太抱著裡香走過來,促狹地笑著給他們讓開了地方。

其中梳著高馬尾,帶著眼鏡,有著清透而銳利的美貌的少女調侃道:“溜了溜了,裡香在護食。”

“真希——”乙骨憂太哭笑不得。

酷酷的少女隻是按照自己的心意嘴了一句,也沒打算和他辯論,轉頭對著虎杖悠仁酷酷地撂下一句話。

“你小子不錯,我是禪院真希,你就不用稱呼我的姓了,直接叫我真希學姐就行。”

虎杖不知道,是他挨了裡香一巴掌,卻毫發無傷這一點讓真希對他另眼相看……某種意義上來說也算因禍得福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