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9章 咖啡(1 / 2)

加入書籤

listyle="li:25.2px"

class=""就在虎杖逐漸開始和二年級的前輩們鬨成一團的時候,伏黑惠從廚房裡探頭了。

“椿前輩,不好意思,能麻煩你——”他話說到一半,就看見虎杖正被菜菜子按在沙發上。

伏黑惠:“……”

虎杖連忙把一個東西扔給他:“伏黑!快幫我!!”

“………………”伏黑惠憑借著反射神經接住了那個小黑影,仔細一看:“……這不是學姐的手機嗎?”

伏黑惠感覺自己錯過了一整集的劇情。

事情是這樣的。

在被拍下非自願的可愛自拍,並被上傳到網絡上之後,虎杖下定決心要讓菜菜子學姐刪掉那張照片。

“不要,悠仁那張超~可愛!”

虎杖悠仁幾次勸說未果,為了避免社會性死亡,他決定硬搶。

憑借著出色的身體條件,加上對手的毫無防備,虎杖悠仁成功把那支罪惡的手機從菜菜子手中搶了過來,並立刻試圖刪除掉自己的虎耳濾鏡照片。

然而他沒能得到這個機會。

菜菜子被人搶了手機,臉色一變,立刻追上去想搶回來。

虎杖拔腿就跑。

“把我的手機放下啊!你這偷窺狂!”

虎杖被罵的一踉蹌,回過頭,委屈地喊:“如果學姐同意把照片刪掉,我就還你!”

“你做夢!”

虎杖隻好繼續逃跑。

菜菜子一番追逐,驚訝地發現自己居然追不上他。她很快調整了計劃,開始呼叫援兵。

“美美子!”

美美子無條件幫助自己的姐姐,姐妹二人開始合作著圍堵虎杖。

其他人看得津津有味。

這間屋子裡,單論身體素質,大概隻有真希能夠與虎杖相比。不過真希樂得看熱鬨,所以整間屋子裡沒人能拿住虎杖。

但雙胞胎姐妹也不是吃素的,在她們合作默契的追逐下,虎杖也騰不出手刪除相片。

客廳裡頓時一片雞飛狗跳。

乙骨憂太:“……”

“這樣真的好嗎?虎杖君才剛剛恢複吧?”他有點擔憂地望向佐治椿。

佐治椿回給他一個笑容:“沒問題,他現在比牛都壯。”

“……”

作為除了虎杖以外,另一個進過箱庭的人,乙骨憂太對佐治椿的了解很深。就比如此刻,乙骨從他貌似溫和的笑容中讀出了“隻要玩不死,就往死裡玩”的意味。

虎杖君……是不是哪裡惹得椿生氣了啊?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在被迫害……乙骨憂太摟著裡香,瑟瑟發抖。

雙方追逃一分鐘後,菜菜子的手機自動鎖屏了。

虎杖趕忙叫道:“菜菜子學姐,你的鎖屏密碼是什麼?”

菜菜子都被他氣樂了:“臭小子……”居然還敢問?!

說完她就想用咒力輔助自己,打算直接抓住虎杖。

佐治椿及時提醒道:“大家都是鬨著玩的,不能動真格哦。”

“……”金發少女磨了磨牙,笑容越發燦爛:“我明白,不過必須給這臭小子一點教訓!”

她生氣起來也不管虎杖叫‘悠仁’了,而是直接叫‘臭小子’。

虎杖:害怕。

運用起咒力的咒術師,與不動用咒力的咒術師,完全是兩種生物。

這下子,不到十秒鐘的時間,虎杖就被菜菜子一把按在沙發上,礙於對方是女孩子,虎杖也不敢全力掙紮。

“把手機還給我!”菜菜子伸手去搶自己的手機。

正巧此時,伏黑惠從廚房推門出來——

“——椿前輩……”

……

在經曆了一群人添油加醋的解釋過後,手中握著爭端來源的伏黑惠歎了一口氣。

“你們又在玩這個啊……”

拍自拍加濾鏡,再上傳到菜菜子的INS。

伏黑惠也經曆過這件事。

他還被加了一個兔耳朵的濾鏡,那張照片的點讚數在所有人之中名列前茅。

他先是在虎杖可憐巴巴的眼神中把手機物歸原主,然後無奈地把虎杖拉了起來。

“一張照片,你怎麼反應這麼大?”

菜菜子拿回了自己的手機,寶貝地拿到一旁查看有沒有磕到碰到。被她放開的虎杖呲牙咧嘴地爬起來,捂著差點被卸掉的肩關節,委屈地說:“就是感覺不太想拍那張照片……”

佐治椿挑了挑眉。

其他人,甚至是菜菜子都沒有意識到,虎杖為什麼會反應這麼大。

隻有對虎杖有一定了解,又十分關注他的佐治椿注意到了。

虎杖很有可能是靠著直覺,感受到菜菜子的‘拍照’可能會給他帶來威脅,所以才會表現出這種程度的抗拒。

菜菜子的術式可以通過手機拍照來發動,雖然剛剛那一張照片隻是單純的照片……但是這個行為還是令野生動物般直覺靈敏的虎杖感到了危險。

看來不能逗太過了,佐治椿走到虎杖身邊,拍拍他的肩膀:“好啦,一張照片而已。大家都拍過的,這樣你會不會心理平衡一點?”

虎杖委屈,但還是乖乖的:“……那我也要看其他人的。”

“好好,我把賬號推薦給你,記得關注。”

佐治椿把一個有著數萬粉絲的賬號鏈接發給了虎杖。

他還趁著彆人都不注意的時候和虎杖說悄悄話:“抱歉,原諒她這一次吧……對她來說,隻有這樣做才會帶來安全感。”

和這對姐妹的童年經曆有關,她們雖然外表一如常人,但內心十分缺乏安全感。菜菜子想拍下周圍每個人的照片,也是這種潛意識裡的不安所導致的。高專的大家把她們當做值得托付的同伴看待,所以自然而然地包容了她們的任性。

佐治椿希望虎杖也能被二年級的學生們當做同伴。

而虎杖半懂不懂地點點頭。

“既然椿學長這麼說了……”

佐治椿欣慰地摸了摸虎杖手感極好的腦袋。

箱庭的副作用不僅僅是短時間的昏迷和頭痛,還導致虎杖對佐治椿產生了非比尋常的信任。這種信任是基於二者之間的互相了解而產生的,也正是這種彼此了解,才讓佐治椿的術式得以生效。

名為‘信賴’的副作用,很多時候比術式本身更加便利。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