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20章 老友(1 / 2)

加入書籤

listyle="li:25.2px"

class=""“……事情就是這樣。”

佐治椿黑線著解釋了遲到的原因。

五條悟笑得眼淚從眼角流出來,他一手抱著肚子,一手抬起眼罩,抹去淚珠:“啊呀,不愧是惠!因為自己平時不用糖所以放錯了……哎呀,笑死我了。”

笑完了他還掏出了手機,剛剛從佐治椿手裡拿回來的。

“不行,我要給他的家長發個郵件分享一下……”

聽到了關鍵詞的夏油傑豎起了耳朵。

“家長?那隻猩猩嗎?”他露出警惕的神色。

說起伏黑惠法理上的家長,就連一向不靠譜的五條悟都露出了嫌棄的表情:“啊怎麼會,我才不想跟那家夥有聯係。是津美紀啦。”

伏黑家目前名義上的家長是爸爸伏黑甚爾,但由於該男子日常行蹤不定,實際上的家長其實是長姐伏黑津美紀。

家入硝子順便就提醒道:“記得告訴津美紀,下個月來定期體檢。”

五條悟哼哼一聲,表示自己知道了。

他開始劈裡啪啦地打字。

“那孩子最近身體如何?”

夏油傑雖然一直說自己很討厭沒有咒力的普通人,不過對於伏黑津美紀還是抱有一定善意的,畢竟她是伏黑惠十分看重的繼姐,和菜菜子美美子的關係也很不錯。

女孩子們是可以在休息日一起約出去逛街看電影的關係。

這讓一直在擔心這對雙胞胎的人際關係的夏油傑感到十分寬慰。

“她的狀況還不錯,雖然身上的詛咒還沒除掉,但是因為有椿的術式固定靈魂,所以還能夠保持清醒,沒有像其他受害者一樣陷入昏迷。”

家入硝子眼下帶著熬夜了的黑眼圈,一邊整理著檔案,一邊打哈欠。

“啊,好困,好想來一根……”

夏油傑自然而然地從她指尖抽走了煙。

“少抽點。”

“誒……這可是我難得的樂趣……”

雖然埋怨,但硝子也沒有再另外拿出煙來。

“硝子小姐還是抽點煙吧,比起用尼古丁提神,不如少熬點夜。”佐治椿勸道:“我知道你在進行反轉術式的研究,但還請多多注意自己的身體健康。”

“對啊硝子!熬夜太多會變成老太婆!”

“悟,囉嗦。”硝子無情地推開了五條悟明明快奔三,卻還是水靈靈的臉。

這四個人站在一起,無形中就有一種外人無法乾涉的氛圍感,這讓在場的唯一一個‘外人’伊地知感到手足無措。

所以說,到底是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裡啊?

伊地知欲哭無淚。

伊地知沒忘了在少年院時接到的電話,並很快把那道聲線和佐治椿對上了號。

看著佐治椿貌似平易近人的外表,伊地知不敢忘記,就是這個少年威逼利誘了他,讓他反水到高專派,並替他們隱瞞了少年院內發生的真相。

那天,伊地知帶著昏迷的野薔薇提前離開現場,回到高專。

提前接到消息的家入硝子已經在校門口等他們兩個了,在安頓好了野薔薇後,她輕描淡寫地對一直緊張不已的伊地知說了一句話。

“你也先在這裡等著吧。”

伊地知哪敢拒絕。

他坐立難安地在醫務室等了一夜。這期間他擬好了報告,內容是任務成功,目標已祓除,三名學生全部生還。

按照約定,他隱去了有關潛入‘帳’的其他術師的信息。

在上交了錯誤的報告之後,伊地知擔心事情暴露,一直惶恐不安地等待著。

既擔心協會發現了自己的問題,又擔心高專出爾反爾。

伊地知愁得抓心撓肝

結果第二天,他等來了一個天大的驚嚇。

熬了一夜,伊地知不知道什麼時候窩在椅子裡睡著了。

等他醒來時,天光已經大亮。家入硝子起身,從儲物櫃中拿出了一袋子零食。

她態度平和地招呼伊地知:“餓了一天了,你要不要也來吃一點?”

伊地知本想推拒,但一方麵是他的確很餓,另一方麵是家入硝子一副溫和無害的樣子,這就令他放下了警惕。

“十分感謝,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

伊地知剛從座位上站起來,就聽見醫務室的門發出哢噠一聲輕響。

“啊——可累死我了。”

一個身著僧袍的高大男人推門而入:“硝子,有吃的沒有?”

家入硝子:“……”

猝不及防和來者對視上,並立刻通過那特征鮮明的著裝認出了他的伊地知:“……”

被佐治椿叮囑過要儘量低調,彆讓協會有關人士看到自己的夏油傑:“……”

夏油傑的視線掃過伊地知那一身協會風格強烈的西裝製服,認出這是昨天那個輔助監督。然後他扭頭看向硝子,做了個無聲的抹脖子動作:“?”

要滅口嗎?

看懂了這個動作的伊地知:噫噫噫!!救命!!!

伊地知認出了夏油傑,並立刻想起了這是被協會通緝了十年之久,凶名昭著的罪犯!

原本的特級術師,學生時期曾與五條悟齊名,但後來不知為何叛逃出了咒術界,墮落成了詛咒師的男人!

這樣的夏油傑,在協會內部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很多輔助監督上任前就被教導過,遇到這個男人,立刻逃跑,待遇等同於最凶惡的特級咒靈。

好在去年傳出了這個男人已經伏法的消息,處刑人正是五條悟。

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裡?

不,應該問,為什麼他還活著?!難道去年的事件其實也另有隱情?!看到了這個秘密的自己會被處理掉嗎?!他不想死啊!!!

在視線交錯的那一刻,伊地知注意到了夏油傑不經意間泄露出來的殺氣,如同食草動物直麵頂級掠食者,他被嚇得動也不敢動。雙膝戰戰,冷汗直流。

家入硝子無奈地扶額:“傑,你嚇到他了。”

說完她像是體諒著伊地知的心情一般,主動出言解釋:“椿交代我要先保住他,你彆太過分了。”

一句話,警報解除。

夏油傑挑眉:“就是他啊,那行吧。”

說完他大步走到家入硝子的辦公桌旁,開始對著硝子的一袋子零食挑挑揀揀。

那凶獸般的視線一挪開,伊地知就脫力般地跌坐回椅子上,劫後餘生般地大口喘氣。

家入硝子問他:“不來吃嗎?”

“不、不了……”伊地知哪裡敢。

他還有些反應不過來,看著家入硝子和夏油傑一副熟稔的樣子,麵對麵坐在一起開始吃東西,就散裝小點心的口味做出各自的評價。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