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21章 合同(1 / 2)

加入書籤

listyle="li:25.2px"

class=""反應過來自己是被戲弄了之後,佐治椿是怎麼收拾狗卷棘的暫且不提。

現在,他正把注意力放在被自己一通電話拐回來的伊地知身上。

“伊地知先生的臉色很憔悴啊,昨晚休息得不好嗎?”他關切地問。

其實,彆說好好休息了。就算是淩晨時困頓到不行,窩在椅子上的那幾個小時,伊地知都睡得戰戰兢兢。

沒幾個小時就醒來,醒來後又經曆了一番特級詛咒師的殺氣洗禮。

到現在也沒吃上飯。

一想到這些,伊地知就忍不住悲從中來。

他有些崩潰,可就算崩潰了,他都不敢大喊大叫,隻能囁嚅著:“我已經按照你說的做了啊……為什麼還要這麼對待我……到底怎樣你們才會放過我!”

聞言,佐治椿挑起半邊眉毛。

他轉頭,質詢地看向三個成年人。

‘你們怎麼他了?’他用眼神問道。

五條悟叼著個大福,雙手舉起,那意思是‘我不知道彆問我’。

此人‘霸淩’輔助監督的名聲流傳甚廣。

夏油傑專心玩自己的劉海。

此人在進門的時候曾考慮過把認出自己的伊地知滅口。

家入硝子聳了聳肩。

她覺得自己是真的無辜,隻不過是專注於自己的研究熬了個通宵而已,她哪知道伊地知會因為她沒休息就不敢去睡覺呢?

三個人就差在臉上寫一句,我們哪有什麼壞心思?

都怪這家夥自己承受能力不行!

“……”

佐治椿覺得自己大概猜得到發生了什麼。

他拍了拍瀕臨崩潰的伊地知的肩膀:“抱歉,是我考慮不周。”不該把還沒完全騙到手的輔助監督直接拿給這群人摧殘。

伊地知如驚弓之鳥,被他碰到,差點站起來把椅子帶翻。

“請你不要這樣,有話直說吧!”他語氣中幾乎要帶上哽咽:“是要把我滅口嗎?!”

原本伊地知是想著,幫高專蒙騙協會,以此換取高專的庇護。

可是現在情況有變!

伊地知覺得自己撞破了一個不得了的秘密,原本應該在去年死於五條悟之手的夏油傑不但沒死,還表現出一副和高專方麵關係十分融洽的樣子。

如果這件事被協會知道了,那麼不僅夏油傑,很有可能整個東京咒術高專都會被打上‘背叛’的烙印。

這種情況下,五條悟他們越是談笑風生,就越是給人一種自信感。

自信這個秘密不會被協會發現。

那麼這種自信感從何而來呢?

伊地知通過理性(自認為)的思考,他得出的結論是——

他,伊地知潔高,發現了高專秘密的‘外人’,會被就此滅口!

現在知道了這個秘密的隻有他一個,所以,隻要他不說出去,協會就不會知道夏油傑還活著。

死人是不會說話的!

伊地知越想越惶恐,感覺這群笑哈哈的咒術師下一秒就會像捏死一隻不入流的小咒靈一樣,把他殺掉。

佐治椿有些頭疼地看著他陷入自己的想象中,恐懼到無法自拔。

“打擾一下,伊地知先生。”他抬起一隻手:“不管你在怕什麼,我今天都不是為了傷害你而來的。我希望我們之間能夠達成互相合作與信賴的關係,希望你能相信我。”

伊地知有些幽怨,在高專的地盤上,還不是你說什麼是什麼?

見伊地知還是不願相信自己的誠意,佐治椿乾脆拿出了一份合同。

一份,內容詳儘,將甲乙雙方的責任與義務都描述得完完整整,沒有任何虛與委蛇的雇傭合同。

“請看看這個。”

伊地知將信將疑地接過合同,翻看起來。

伊地知的文件審閱速度並不慢,甚至遠遠超過平均值,而且他還有著十分專業的法律及金融知識。就算如此,這份合同他也還是慎而又慎地反複推敲著,生怕錯過其中一絲漏洞。

合同中明確說明,甲方作為雇傭方,不僅要保障乙方的人身安全,還要提供完備的福利待遇。乙方的責任則是履行輔助監督的職責,和伊地知以往的工作內容沒有任何不同。

而合約的有效期也僅僅隻有一年,可以說如果中途發生了什麼預想不到的問題,伊地知也可以在合同到期後直接擺脫高專。

上麵還明確說了,隻要伊地知簽署合同,高專就不能再把他偽造任務報告,欺騙協會一事當做威脅,逼迫他做任何事。

總而言之,這是一份憑借伊地知多年的豐富經驗,也挑不出任何不利於自己的漏洞的合同。

伊地知有些不敢置信,高專會這麼好心?

可是他又明白,佐治椿完全沒必要用這種手段來騙自己,這樣費時又費力。他完全可以直接暗中下手除掉自己,就像協會對虎杖悠仁做出的事一樣。

但佐治椿不僅沒這麼做,甚至還給了他一份十分用心的合同。

這讓伊地知開始相信他的誠意。

他完全沉浸在了合同的審閱中,沒有注意時間的流逝,等他結束時,時間已經過去十分鐘了。

伊地知:“!!!”

他居然讓那個五條悟,以及夏油傑,等了他十分鐘!

完了完了要死了!

他惶恐地抬起頭來,剛想道歉,就聽到一聲得意洋洋的——

“我贏了!”

“……”

原來那四個人壓根就沒乾等著他,而是翻出了桌遊在玩。

伊地知木然地想著,難道是他看合同看得太投入了嗎?居然都沒察覺到。

最先出光了手牌的五條悟喜氣洋洋:“亮牌亮牌!算分了!”

家入硝子有氣無力地反駁:“反正上一局也是你贏……”怎麼算都是你啊。

“不行!”五條悟很執著:“必須算。”

輸的最多的人要請他吃冰淇淋。

五條悟已經算好了,原宿那家彩虹夾心吐司和冰淇淋他想吃好久了。

他的上家,佐治椿無所謂地把剩下幾張牌攤開:“可惜我沒有draw啦。”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