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22章 夏目(1 / 2)

加入書籤

listyle="li:25.2px"

class=""比起出門一趟,就把禦三家帶回來的夏油傑,五條悟覺得自己的情報不夠勁爆。

“禦三家真帥氣啊……”他嘟囔道。

“都說了不是禦三家……”夏油傑歎氣。

佐治椿忽然想起妹妹前兩天關注過的:“推上最近有很多新作的偷跑情報,聽說會有把寶可夢變成巨大的體型的新玩法。”

“誒——”

五條悟露出了一言難儘的表情。

“那是什麼啊……”

比起前作的超進化,把寶可夢的體型變大這種設定真是奇怪。

家入硝子雖然不玩遊戲,但是她說出了一句至理名言。

“不管怎樣,你總是可以相信任*堂。”

任*堂,永遠的神。

夏油傑滿頭黑線,他拍拍手:“跑題了!現在的話題應該是悟帶回來的情報。”

雖然錯過了禦三家,不過五條悟覺得自己也發現了不得了的幻獸。

他打起精神,故作神秘地豎起一根手指:“傑找到的特級咒靈雖然很特彆,不過都是最近幾年誕生的,對於我們的計劃來說屬於意外進展……而我找到的,可是實打實的誕生已久的老牌咒靈哦,或許連數百年前的情報都知道的那種。”

佐治椿來了興趣:“居然還有那樣的咒靈流落在外嗎?”

他以為像那樣壽命悠長,實力強大的咒靈都應該被咒術世家監管起來了。

“嘛,凡事都有例外吧?”

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

某一天,一名身負咒力,卻從沒接受過教導的少年,意外闖入了一處被荒廢的神社。

神社中被封印許久的特級咒靈被他放了出來。

原本到這裡,故事還是眾人所熟知的模樣。日本境內像少年一樣的平民咒術師有很多,因為沒有得到相應的教導和保護,這些人大多會在普通人的排擠之下過上一段悲慘的童年,然後早早逝去。又或是利用自己的力量作惡,最後被咒術協會當做詛咒師處理掉。

像這個故事中的少年這樣,獨自一人毫無防備地遇到特級咒靈,按理來說早就該在一個照麵間就被殺死。

“但是……”

其他三人都聽得入神,見他說到關鍵的地方,忽然開始賣關子,紛紛催促他。

“快說!但是之後怎麼了?”

“但是,奇跡發生了。”

五條悟的話語裡帶著笑意。

“那隻咒靈並沒有殺死他,反而成為了他的同伴,保護著他。”

家入硝子驚歎道:“這可真是……了不得的奇跡。”

身負咒力卻不懂得使用的少年,和被封印百年剛剛重獲自由的特級咒靈。這二者之間的關係就好比是一隻幼小的鹿,和一頭饑腸轆轆的猛虎。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幼鹿會被殺死的時候,猛虎放過了他,還陪伴在他身邊,趕走了其他覬覦幼鹿的獵食者。

人類總是對這種充滿溫馨的反轉劇情格外鐘意,看慣悲劇的咒術師尤甚。

佐治椿聽得心生向往,忍不住問:“他們現在在哪裡?”

“哼~”五條悟笑得很得意:“就在半天前,被我順路帶回了東京哦!現在不方便直接帶回來,所以我放在了可靠的地點寄存。”

那名少年名為夏目貴誌。

守護他的,乃是特級空想咒靈——稻荷之斑。

……

雖然五條悟說得好像是他自己發現了這對神奇的組合,但事實上並不是。

發現他們的人,現在的名字叫做落野禦子,是一位風華正茂的年輕女性。

從音樂學院畢業後的她,機緣巧合之下被夏目貴誌所在的高中聘用,並成為了相應班級的音樂老師。

落野禦子擁有微薄的咒力,能夠看見咒靈。

這是她一直以來深藏於心的秘密。

與一般的平民咒術師不同,落野禦子明確地知曉咒術師和咒術協會的存在。但出於某些原因,她不能向咒術協會尋求庇護。為了躲避東京這座大都市裡層出不窮的咒靈,她選擇來到一處偏僻的小鎮生活。

咒靈由人心的陰暗產生,在這個人口稀少,環境平和的小鎮,落野禦子的確渡過了一段平靜的時光。

可是一切都在那一天被打破了。

那一天,落野禦子原本如往常一樣,自己找了個僻靜的角落吃午餐。可還沒等她動筷,她就明顯感覺到了一股咒力波動。

“護吾者,顯其名——歸還汝名,收下吧!”

落野禦子眼看著一個眼熟的學生從一本可疑的小冊子上撕下一頁紙,銜在口中,雙手合十擊掌,然後閉上眼睛,長長地吐出了一口氣。

“……”

她驚呆了。

落野禦子記得這家夥,夏目貴誌,因為性格溫和,容貌清秀,所以在同班女生中人氣貌似挺高……啊不對!

夏目貴誌,性格溫和,容貌清秀,平日裡看上去就像個普通人,結果居然是個咒術師嗎?!

太過於驚訝,以致於都忘了隱藏身形,她被夏目貴誌一扭頭就發現了。

“……落野老師?”

夏目貴誌也有些驚訝,不過他沒想太多。

他隻是在驚訝為什麼人氣很高的新任音樂老師會獨自在這裡吃午飯。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