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23章 質疑(1 / 2)

加入書籤

高專派,又或者說五條派,是以五條悟一個人為核心,許許多多非世家派係的咒術師凝聚而成的特殊團體。

原本是世家推崇的最強者,不知道什麼時候與世家離了心,開始培養自己的勢力,處處和世家的利益對著乾。

“針對世家?我可沒有啊。”五條悟嗤之以鼻:“是那群老家夥礙了我的道,我可沒那個閒工夫去針對他們。”

如他所言,高專的確沒有對世家發難過。絕大多數衝突的起因是世家看不慣高專的所作所為,試圖糾正,結果反過來被教育一通。

到最後,隻能灰溜溜地抱團,叫囂著高專派是‘害群之馬’。

這樣外厲內荏的老橘皮,五條悟是看不上的。

能被他視作對手的,是隱藏在世家的海麵之下,真正掌握著咒術界的話語權的那一群人。

一群壽命都在百年以上,不僅掌控著咒術界,甚至在普通人社會中也是舉足輕重的老人。

第一次意識到這群人的存在,是在五條悟還是個高專學生的時候。

那個時候的高專還不像現在這樣,有一批出色的平民咒術師。當初的東京都立咒術高專是由咒術協會一手扶持起來的,給一些優秀的世家子弟鍍金的一個過渡場所罷了。

唯獨在五條悟入學的那一屆,出現了兩個異數。

雙親都是普通人,自己卻天生掌握了咒靈操術,平民咒術師中的異端,夏油傑。

以及出身於一個普通世家的分支,不被任何人看好,卻能把反轉術式運用得出神入化的家入硝子。

這兩名少年少女都是天才中的天才,當世家中的同齡人都很明顯跟不上五條悟的腳步時,二人憑借優秀到不可忽視的才能,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之中。

數不清的世家想把自家的後輩塞到五條悟身邊,五條悟天生心思通透,看得清清楚楚。這些彆有用意的人全都被他拒絕了。

於是他的身邊隻留下了他想要的同伴。

一年級的時候,三人的班主任夜蛾正道帶著他們外出做任務,遇到了一個有趣的小孩。小孩偽裝成普通人的樣子,把咒靈養在自己的身體裡。

五條悟覺得這小孩很聰明,因為如果他包庇咒靈的事情被其他咒術師發現了,一定會把他和那個被他稱為‘妹妹’的咒靈一起消滅掉。

“不過,老子是個討厭正論的人。”

所以他大膽地做出了決定。值得慶幸的是他認可的師長和同伴都支持他,這讓他覺得自己的眼光果然很好。

五條悟很欣慰。

夏油傑將咒靈從男孩的體內暫時分離出來,家入硝子為他治療了分離出咒靈的傷勢,夜蛾正道製作出咒骸,讓被分離出來的咒靈有了新的容身之所。

這個因為遇到了他們四人,從而被改變了命運的男孩,跟隨他們回到了高專,並改掉了過去的名字,為自己起名叫做‘椿’。

這就是‘佐治椿’的來曆了。

那時的五條悟以為,世上萬事都會隨他心意,即使偶爾遇到困難,他也會在同伴的支持下排除萬難,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

直到他第一次察覺到了海麵下隱藏著的冰山。

那件事情發生在一年以後,一轉眼他們就升上了二年級。

當初救回來的小孩似乎身體不太好,放到外麵很可能會被咒靈傷害,於是他們就申請讓他留在了高專。

五條悟想著,高專有著‘天元大人’的結界,能夠隔絕絕大部分的咒靈,讓佐治椿有個安靜的地方修養。

那時的協會與五條悟關係還不錯,很快就批準了他的申請,讓佐治椿住進了高專的男生宿舍。

隻是當時尚且年幼的佐治椿露出了不解的神色:“天元大人是誰?”

五條悟和夏油傑麵麵相覷,因為對於他們來說,這是個常識。兩個人都沒想到還要給小孩解釋這個。

最後是夏油傑站了出來。

“天元大人……是擁有[不死]之術式,以一己之力維持著咒術界與人類社會的穩定的偉大之人。許多輔助監督都是依靠著天元大人的輔助才能夠活躍,這座咒術高專也因為受到天元大人的結界籠罩,所以才能安靜地佇立於此,而不受咒靈的侵擾。”

話裡話外能感受到夏油傑對於天元極高的推崇,而五條悟也難得的沒有出言打岔,看來他也是認可這番描述的。

“……這樣啊,我知道了。”

那時候的佐治椿性格比較冷淡,即使是麵對恩人,也很少有笑容。

不過二人也都習慣了,沒人注意到佐治椿眼裡劃過一絲質疑。

沒辦法,從小他受到的教育就是不要輕易交付信任。

不死,隱於幕後,掌控著足以維持平衡的力量。

這其中任何一個詞都是在佐治椿的警戒線上跳舞,更何況是三個並在一起。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