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24章 提案(1 / 2)

加入書籤

咒術界已經存在了上千年,在世界還未步入現代化的時候,咒術師對於他們活動痕跡的保密遠不如現在這麼嚴格。

“帳”這個術式,是在兩百年前才被研發出來的。

這是佐治椿從書籍中讀到的曆史。

自從高專的藏書室對他開放了之後,他就變成了那裡的常客。雖然沒有什麼稱得上“秘辛”的記載,但是就算是一些在咒術師範圍內人儘皆知的常識,佐治椿也看得津津有味。

逐漸地,他發現了一些問題。

為什麼隨著人類文明步入現代化後,咒術師開始縮減了自己的活動範圍,並開始嚴格保密咒力的存在?

官方的說法是“為了維護普通人的平和”,認為一旦咒靈的存在被公布於眾,其引起的恐慌將會造成咒靈的爆發式增長,帶來更多的動蕩與危險。

佐治椿最初是被說服了的。

可是一些問題逐漸出現,開始推翻了他最初的認知。

首先就是咒靈的危險性,按照咒術協會的說法,咒靈都是不存在理智的。因為它們是由人類的負麵情緒構成,所以會依照本能傷害人類。

可是……佐治椿望向正靠著自己打盹的綺花羅。

咒靈,真的全都是‘邪惡’的嗎?有沒有可能,咒靈也能夠擁有理性,並嘗試和人類相處呢?

綺花羅的存在,在他心裡埋下了第一顆懷疑的種子。

有了這顆種子,佐治椿開始不自覺地以審視的目光看待身邊發生的事情。

就比如這次的‘星漿體任務’。

五條悟和夏油傑從來沒把他當成單純的小孩子,要知道,這個小孩子差點就騙過了整個咒術界,私自豢養了一隻特級咒靈。

“所以,你覺得我們的護衛任務並不是看上去這麼簡單?”

佐治椿神色沉重地點頭:“我實在是無法相信,存在了千年之久的咒術界會這麼無謀,我寧可相信是某部分情報缺失,導致我看不清事件的全貌。”

第一種可能,是咒術協會其實對於天元的初始化另有後手,隻不過礙於保密性,不能夠讓太多人知道。

這也是佐治椿認為可能性最大的情況。

而第二種,說實話佐治椿不太想這麼去想。

“有可能,我們的護衛活動隻是一個幌子,真正的初始化隱於幕後,星漿體隻是協會放出來的誘餌。”

要不然,無法解釋星漿體的藏身處這麼致命的情報,為什麼會在天元初始化的兩天前這樣一個時間點泄露出來。

“總而言之,請二位無比小心,這一次的任務可能比表麵看起來更複雜。”

佐治椿沒有足夠的力量,無法直接幫助他們,他隻能儘量把自己的憂慮說給他們聽,以期望避開可能存在的危險。

其實,說到這裡五條悟和夏油傑還是沒什麼實感,實在是天元的存在對於他們來說過於巍峨,導致他們無法將其與陰謀詭計聯係到一起。

而這種對於權威的尊崇,正是佐治椿所不具備的,某種意義上來說,是他的優勢。這讓他有懷疑的原動力,而非一味地去相信他人。

在送彆了五條悟和夏油傑後,佐治椿有些喪氣,他想起自己曾經發過誓要做個像他們那樣堂堂正正的人,結果到頭來還是會忍不住懷疑一切。

“不過,總覺得像五條先生他們那樣會被坑……”他抱著妹妹喃喃自語。

所以說,為人過於正直也未必是什麼好事。

……

那一頭,在剛剛離開高專的五條悟和夏油傑二人之間,氣氛不像往常那樣輕鬆。

他們都忍不住思考著臨行前佐治椿的那一番話。

“傑。”

最後還是五條悟沉不住氣,先開了口。

“你覺得,椿說的那些話……”會是真的嗎?

他們一直以來信任著的,依靠著的天元大人,其實瞞著他們一些十分重要的事,在交付給他們的任務之外,另有秘密?

夏油傑沉默片刻,然後笑了笑:“悟,那可是天元大人。就算真如椿指出的那樣,這次任務另有隱情,那也一定是有原因的。”

“這我也懂啦,可是就是感覺不太對。”五條悟有些煩躁地撓了撓腦袋。

二人皆不願去主動懷疑天元,畢竟天元的存在一直以來都是咒術界的□□,其地位不是佐治椿三言兩語可以撼動的。

不過,他們又不能否認佐治椿的擔心有一定的道理。

二人並非對自己的實力沒有信心,在他們看來,不管前方有怎樣的敵人在阻撓,他們都一定能夠完成這個護送任務。因為隻要是他們兩個,就一定是‘最強’。

“可是這種不安的預感又是哪裡來的呢……”五條悟眨眨眼睛,抬頭望天。

就在此時,他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

在男生寢室樓隻剩下自己一人後,佐治椿試圖重新沉浸入書籍之中,卻發現自己根本無法集中注意力。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