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28章 家訪(2 / 2)

加入書籤

於是在貓咪老師的冷眼旁觀下,五條悟優哉遊哉地坐在了榻榻米上,動作非常自然,絲毫沒有自己是來做客的自覺。

這是要長談的架勢。

貓咪老師看似巋然不動,實則滿懷警惕地看著這個危險至極的男人坐在了自己麵前,還反客為主地招呼夏目和落野禦子一起坐下。

“我這次來的名義是家訪,所以就讓我們來聊聊天吧?”五條悟主動開啟話題,隻要他想,他總是能把天聊下去:“其實我對於你們二位相遇的經曆很感興趣,介意和我說一說嗎?”

夏目有些茫然地看了貓咪老師一眼,不知道該說不該說。

而貓咪老師稍微一橫量,覺得這不是什麼不能說的事情,於是默默地點了頭。

……

“原來如此。”

五條悟和落野禦子都聽得十分入神。偌大的咒術界中,像夏目和貓咪老師這樣的例子實在太少了,咒靈和咒術師遇見,通常都是不死不休,哪會像他們一樣締結保護的契約,然後慢慢產生羈絆?

落野禦子感動於這個溫馨而又有趣的故事,而五條悟注意到了其中不同尋常的地方。

“所以說,貓咪老師之前是被除妖師‘封印’在了神社?是哪位神明的神社?”

因為神社之中聚集著清淨的咒力,能夠抑製住被封印的咒靈的惡念,所以各大神社通常是封印物的好去處。不過貓咪老師這個,聽夏目的描述,比起‘封印’,更像是另一種情況。

貓咪老師揣著爪爪,神情驕傲地說道:“那可是倉稻魂命的神社,也是我原本的住處。我可不是被哪個除妖師封印的,我隻是選擇在自己家裡睡一覺而已!”

倉稻魂命,又名稻荷神、禦饌津等,是日本神道之中主管豐收的神祇。而各種民間傳說中,祂的神使正是狐狸,所以也被稱為三狐狸神。

而原型為龐大狐狸的貓咪老師,正是作為祂的神使,被古時候的人類供奉於神社之中。

所以說二者初遇的那一次,實際上並非夏目破壞了他的封印,而是少年清冽的妖力恰好喚醒了沉睡許久的大妖。

夏目頭一次聽貓咪老師說起這些,驚訝地看向他:“原來貓咪老師是這麼厲害的嗎?我都不知道的。”

貓咪老師臭屁地哼哼兩聲:“那是因為我謙虛,覺得沒必要跟你說起這些罷了!”

至於現在為什麼主動提起了……還不是因為這個可惡的六眼除妖師!可惡啊,本大妖現在還打不過他,所以才把神使的身份亮出來,讓他知道自己不是什麼可以隨意欺負的妖怪!

這些事情,五條悟都是第一次聽說,雙眼發亮地湊上前,仔細地打量這隻皮毛油光水滑的胖貓:“欸——原來這就是‘神使’啊……怪不得我聽夏目同學的描述覺得奇怪。”

那個環境,根本就不是封印,而是供奉!

古代的人類的確會把強大的咒靈當做神明一樣供奉起來,眼前的貓貓豬就是最好的例子。

貓咪老師被他看得渾身惡寒,警惕地向後挪動了好幾厘米:“我警告你,不要離本神使太近!”

“啊哈哈,既然是神使,我當然會小心地對待啦。”五條悟用一看就十分敷衍的態度回答道:“話說貓咪老師,為什麼你到底睡了多長時間啊?現在已經是二十一世紀了哦,大家都在改用咒靈這個名字來稱呼妖怪了。”

貓咪老師連‘世紀’這個詞什麼意思都不了解,更何況二十一世紀,但他能聽出來五條悟的話語中暗含的嫌棄,於是他炸起毛:“可惡的六眼小鬼,竟敢頂撞本神使!什麼咒靈,真是荒唐,居然把區區咒靈與妖怪相提並論!”

“哦?難道這二者是不一樣的嗎?”五條悟擺出一副虛心求教的模樣。

貓咪老師正在氣頭上,喵喵叫起來滔滔不絕:“那當然了!隻有被惡念汙染的妖怪才會墮落為咒靈,那是最最醃臢的東西,怎能用來稱呼我這樣的大妖怪!”

“哦哦,原來如此啊,真是受教了。”五條悟不動聲色地記下了新的情報。

咒靈與妖怪並非一種東西,卻又息息相關。按照貓咪老師的說法,似乎在妖怪看來,咒靈是很令妖嫌惡的東西。

說到這裡,貓咪老師又忍不住抱怨:“現在的世道真是越來越亂了,自從我這次蘇醒過來,就發現了不少墮落的小妖怪,而正經的妖怪反而沒見到,等到下次醒來,不知道又會變成什麼樣子……”

他有些惆悵地歎了一口氣:“能不能再次醒來也說不準了。這一次是我在睡夢中感受到了夏目的靈力,上一次是他的祖母玲子。這世間散落在外的靈力越來越少,或許下一次我就會在長眠中被世人徹底遺忘,最後也淪為咒靈之流……”

“等等、”五條悟忽然皺眉:“你說,被世人遺忘,然後淪為咒靈,這是什麼意思?”

貓咪老師有些驚訝地看了他一眼:“嗯?你身為站在除妖師頂端的六眼,居然連這種常識都不知道麼?”

大妖怪仿佛理所當然一般,對五條悟說出了曾經的‘常識’。

“妖怪自人類的各種情緒之中誕生,隻有基於人類的對妖怪的認知,才能夠擁有自我的神智,這也正是妖怪們總是到處找人結緣的原因。名聲大的妖怪有機會成神,而名聲小的妖怪就一直是妖怪。一隻妖怪一旦徹底被人遺忘,那麼它的自我就算是‘死’了,剩下的就隻有怨念與汙穢的集合體,被稱為‘咒靈’。”

看著五條悟明顯不對勁的臉色,貓咪老師後知後覺到不對,小心地問他:“怎麼?難道你的家族沒有教導你這些?”

五條悟花了好一會兒,才整合起這些極具衝擊性的情報,勉強露出一個微笑。

“沒有啊,沒人告訴過我這些……那群老家夥可真是失格。”

他明明是微笑著的,可在場的二人一貓卻不約而同地感受到了一道鋒銳到近乎刺痛皮膚的氣場。

那是五條悟抑製不住的咒力外放。

他磨著牙,笑得十分危險。

“看我回去不跟他們好好算賬!”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