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29章 懺悔(1 / 2)

加入書籤

五條悟為了把有可能知道曆史真相的大妖怪找回來,必須暫時離開高專。在他離開前,佐治椿曾經信誓旦旦地對他說,會給學弟學妹們找一個靠譜的臨時監護人。

其實他心目中的最佳人選是七海建人,但是很遺憾,七海先生當時正和搭檔在外麵出任務,突然把他們叫回來,很可能會打草驚蛇。

於是佐治椿找上了在外麵遊蕩了大半年的夏油傑,把三個一年級托付給了他。

可是等夏油傑把人帶回來的時候,就一個昏迷,一個輕傷,一個瀕死了。

佐治椿:“……”

夏油傑訕訕地偏過頭去,不敢看他。

佐治椿麵無表情地問他:“夏油前輩,你究竟是怎麼把菜菜子和美美子平安無事地帶大的?”

“這……”夏油傑訥訥不能言。

他也說不好,他就是就給姐妹倆找個住處,提供一些生活必需品,然後送她們去上學。到了年齡就把她們送到高專來,讓她們的咒術天賦不至於被荒廢。

真要說怎麼把她們帶大的話……自己好像沒費過什麼心,童年經曆悲慘的兩姐妹早早就懂了事,自己照顧自己,從來沒給他添過麻煩。

“抱歉。”他有些慚愧地對佐治椿說道:“是我粗心大意了。”

隻要不和五條悟鬥嘴,夏油傑就是一個穩重有擔當的男人。做錯了事情會積極承擔責任,這一點讓佐治椿稍微消了點氣。

畢竟是自己和綺花羅的恩人,他也不能太過苛責。雖然三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但夏油傑其實是完成了他的托付的,即讓他們得到曆練,同時保護他們的性命。

除開情況特殊的虎杖以外,另外兩個人他都保護的很好。

他還從寬大的袖子裡掏出了一顆雪白的咒玉:“這是伏黑惠的式神,我給他帶回來了,你記得轉交給他。”他連這些式神都保護的很好。

這佐治椿還能說什麼?他無奈地接過了玉犬化作的咒玉,仔細收好:“麻煩您了。”

至此,少年院事件算是正式告一段落。

這是協會高層與東京高專針對虎杖悠仁的第一次交鋒,結果是以高專派的大獲全勝告終。不僅虎杖悠仁的性命保住了,祓除潛伏在少年院中的特級咒靈的任務也完成了。夏油傑和乙骨憂太的暗中乾預也被完全隱瞞了下來,協會方從伊地知那裡收到的報告就隻有“虎杖悠仁咒力暴動殺死了特級咒靈,命懸一線之時被帶回咒術高專,在家入硝子的治療之下保住一命”。而其餘的輔助監督都被乙骨憂太用言咒術洗腦,對這次任務的印象隻有一切順利,沒有異常。

估計收到報告的人要被氣壞了。

與此同時,夏油傑還從咒靈的殘穢之中回收了一根宿儺手指,是不存在與協會檔案上的未登記咒物,就是不知道是哪個世家暗中藏匿的了。

總而言之,這次協會想要利用特級咒靈除掉虎杖悠仁的計劃完全失敗,還賠上了一根宿儺手指,順帶著給高專送了一位優秀的輔助監督。

佐治椿:心疼協會一秒。

一秒鐘結束。

他重新恢複了溫和的模樣,笑著對夏油傑說:“辛苦您了,我現在要去看看虎杖君的情況,您要和我一起嗎?”

夏油傑搖頭:“你去吧,我要先去硝子那裡。”

“好的,那我們稍後見。”

……

好巧不巧,本應在這時在外麵出任務的二年級提前結束任務回來了,這些人之中熊貓知道佐治椿的住處坐標,於是一行人浩浩蕩蕩衝進了佐治椿家。

他們首先看到了獨自坐在客廳中的乙骨憂太。

“誒——??乙骨?!你怎麼回來了!”大家都很驚訝。

菜菜子和美美子的反應最大,兩姐妹立刻四處張望,尋找夏油傑的身影。

“大家,好久不見……”乙骨憂太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後腦勺:“是椿叫我回來的,為了保護新入學的後輩們。”

其他人還來不及問候,菜菜子就第一個衝到他身邊,急迫地問道:“夏油大人呢?夏油大人有沒有和你一起回來?!”

美美子雖然略慢一步,但眼神裡的期待完全不輸給姐姐。

乙骨憂太被這兩股閃閃發光的視線盯得直冒冷汗:“那個……”

不等他回答,一個笑意融融的聲音就回答了姐妹倆的問題:“夏油前輩也回來了。”

眾人一齊回頭,佐治椿剛剛回來:“不過他目前還在休整,稍後你們就能見到他了。”

菜菜子和美美子幼年時被普通人當做異端囚禁起來,嘗儘苦楚。是夏油傑的出現拯救了她們,教會了她們如何在這個社會上立足,所以姐妹二人都對夏油傑有一種孺慕之情。不僅自己崇拜夏油傑,還聽不得彆人說他半點不好。

簡單來說,就是夏油傑頭號毒唯。

不能第一時間見到夏油大人,姐妹倆原本很不滿,但佐治椿一句‘正在休整’,就讓她們無計可施了。

還能怎麼辦?夏油大人的身體是最重要的!

自從去年眼看著夏油傑死而複生,姐妹倆的要求就降低了許多,就算不能一直陪伴著夏油大人,隻要他平安無事身體健康,她們倆就很開心!

原本氣勢洶洶的姐妹倆偃旗息鼓,放過了乙骨憂太。

乙骨憂太心有餘悸地拍拍胸脯,對佐治椿投去一感激的眼神。

謝了,椿!不愧是你!一句話就搞定了!

靦腆而不善言辭的少年對此感到由衷的佩服。

一出場就平息了潛在的動亂,佐治椿卻絲毫沒有自得之色,他環視一圈:“真難得,我們二年級居然聚齊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