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31章 套路(1 / 2)

加入書籤

自從聽說了能夠像人類一樣進行溝通的特級咒靈存在之後,佐治椿就非常想見他們一麵。

不管是五條悟發現的貓咪外形的大妖怪,還是夏油傑帶回來的水火草禦三家。

“不過五條老師,你到底是怎麼說服夏目君和貓咪老師和你一起來東京的?”佐治椿有些懷疑。

按照五條悟的說法,夏目貴誌對目前居住的小鎮十分有感情,輕易不想搬走。而貓咪老師則是對五條悟戒心很重,如果夏目不願意走,那他就更不願意了,他的神社還在附近的山裡呢!

盯著好友和學生懷疑的目光,五條悟得意一笑:“因為我給了他們一個無法拒絕的理由*。”

其中包括但不限於:利用人脈將收養了夏目的藤原夫婦的工作調動來東京,彆看五條悟是咒術師,但是到了他這個地位,想要乾涉一對普通人夫婦的就職問題可太簡單不過了。

他美滋滋地說:“我拜托了藤原家,在族譜的邊支上添上了夏目的叔叔阿姨的名字,因為他們家欠我的人情嘛,所以很高興地就做了。”

和收養夏目的藤原夫婦的苗字不同,東京的藤原家是流傳了千年的本家氏,祖上真的有皇室親緣的那種,放在今天的日本社會也是個龐大的家族。像這樣的家族,想要給自家親戚在東京安排個清閒又體麵的工作可太簡單了,就算是臨時找來的‘遠親’也一樣。

佐治椿出身於佐治家,對這些大家族有一定了解,所以他感歎道:“藤原家對血緣可是很重視的,五條老師你到底讓人家欠了你多少啊,居然連分支的位置都能拿出來還人情……”

五條悟笑而不語:“嗯……總之我當著他們的麵給藤原家打了電話,然後第二天夏目的叔叔就告訴他準備搬家了。”

對於夏目來說,這簡直就是來自肮臟大人的降維打擊,單純的少年本以為這就是很卑鄙的了,沒想到後麵還有更卑鄙的手段。

五條悟和貓咪老師單獨談了十分鐘,然後等二者出來的時候,貓咪老師就毅然決然地叛變了。

“夏目!”他喵喵直叫:“我們搬到東京去吧!!”

“貓咪老師?!”

“哎呀,沒辦法,這家夥給的實在太多了……”

夏目一問,才知道五條悟許諾了貓咪老師無限量的饅頭和酒水供應,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從大妖怪口中套出他這兩個愛好的,簡直是一招致命,貓咪老師哪抵擋得住這種誘惑。

“畢竟我隻是一隻小貓咪~”

“你明明是狐狸!!!”

夏目拎著這隻裝作沒有壞心眼的胖貓,來回搖晃。

貓咪老師自知理虧,但是奈何這個六眼小鬼是真的大方,一口氣許給他五十年的七辻屋饅頭!聽說他還認識一個廚子,做的點心比七辻屋饅頭還好吃,貓咪老師頓時板起臉:“我不信,除非你讓我嘗嘗!”

“你來東京我就給你嘗。”

“去就去!”

就這樣,夏目身邊最親近的人全部都‘叛變’了,五條悟在‘策反’了所有人之後,單獨對夏目說:“貴誌啊,”這個人已經自來熟地叫上名字了:“你的願望是將你祖母的友人帳還出去對吧?”

夏目貴誌對於他會知道友人帳這件事並不意外,這個人在小鎮停留的這幾天,已經跟貓咪老師成了一起吃點心的狐朋狗友(字麵意義),貓咪老師把這件事告訴他也很正常。

兩天的相處下來,夏目貴誌已經對五條悟完全沒辦法了,這個人隻要想就去做,行動力非凡,決心也非凡,是個不達目的不罷休的人。

他隻能回答:“是的,我想把祖母從妖怪們那裡奪來的名字都還給他們。”

五條悟十分欣賞這個溫柔而正直的少年,所以他把真相告訴了夏目。

“很可惜,你的願望這輩子都沒辦法達成了。”

夏目一驚:“這是什麼意思?”

五條悟的微笑和煦,話語卻殘酷:“因為,那些妖怪們早就不在這個世界上了。如果情況繼續惡化下去的話,可能連你的貓咪老師都會喪失理智,變成隻會傷人的怪物的。”

……

不知道是因為人類社會的現代化進程加快,還是因為咒術師協會的刻意隱瞞,人們對妖怪的存在完全失去了認知。一切超自然的現象都會被強行用現有的科學理論來解釋,這讓靠著認知來獲取理性的妖怪們紛紛墮落成咒靈,變成了隻會憑借本能傷害人類的怪物。

貓咪老師告訴五條悟,他曾經在沉眠中偶然被夏目的祖母喚醒,那是一位美麗而強大的女性,那清冽耀眼的妖力大概能與最頂尖的除妖師相比。她察覺到妖怪們的窘境,並用自己的妖力與它們締結了契約,將它們的名字保留了下來。這樣即使人類對妖怪的認知消失,她的契約也會成為拴住妖怪們的一根線索,讓他們不至於就此墮落。

夏目玲子隻是個平民咒術師,卻擁有特級術師的才能,以一己之力驅使成百上千的妖怪,將它們的名字整理成冊,以咒力書寫下來。

沒有人教導過她,這種結緣的方法會給她的身體帶來極大的負擔,最終夏目玲子被這龐大的負擔拖垮了,早早地離開了人世。

貓咪老師麵帶一抹憐色:“我當初並沒有阻止玲子,結果她悄無聲息地死掉了。現在她的孫子又走上了這條老路,我無法眼睜睜看著他像他祖母那樣,沒人教導,最後耗儘妖力而死。”

五條悟坐在他身邊,安靜地嚼著糯米丸子。

夏目玲子的去世在他出生之前,他從沒聽說過這個名字。但如果日本真的出現了一個堪比特級的平民咒術師,五條家不可能一無所知。

最大的可能是,世家咒術師們發現了夏目玲子的才能,也發現了她正在做的事,卻始終不將她引上正確的道路,放任她消耗自己的天賦,透支咒力,最後早逝。

五條悟低垂著眼,輕聲說道:“現在的咒術界,一心隻想著抹消掉妖怪的存在,貴誌再這樣橫衝直撞地四處‘還名字’的話,遲早會被盯上的。”

貓咪老師一口悶了一杯酒:“六眼的小鬼,那你說要怎麼辦?”

大妖怪並非被饅頭和美酒打動了,他曾受過人類百年供奉,那份信仰之力比任何食物都美味,普通的吃食是無法打動他的。

他所在意的,隻是那個發自內心珍視的人類少年。

五條悟看得很準,所以他對症下藥道:“首先,把他帶回東京。那是我的地盤,到那裡他會很安全。”

如果夏目想要過普通人的生活,那麼五條悟會安排他進入普通人的學校,畢竟他最初的目的就隻是找到貓咪老師,並從他的口中得到曆史的真相。

但是,如果他決定要繼續歸還友人帳,那麼五條悟就會問他——

“——貴誌,你願意讓妖怪們回到這個世上來嗎?”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