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32章 反擊(1 / 2)

加入書籤

吉野順平,十五歲,目前的人生算是過的一團糟。

假如將一個班級之中的人分成三個階級,那大概就會是受人追捧的算一類,追捧他人的是另一類,然後被其他所有人排擠冷落的第三類——既沒有受歡迎的資質,也沒有吹捧逢迎他人的資質,最終淪落為班級最底層的一類人。

也就是吉野順平目前的處境。

今天也是同往常一樣,一早上來到班級裡就像是個透明人,沒人和他打招呼。他默默走到自己在角落裡的座位上坐下,麻木地等著一天的結束。

轉折就在此發生了。

剛剛來到這個班級的轉學生,被班主任安排到了班上唯一一個空座位上,恰好就在他的麵前。吉野順平原本想低頭裝作看不到的,一般來說看到他這幅拒不配合的樣子,彆人就不會再和他搭話……在這個班級上,主動和他說話可不是什麼好事。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那名轉學生還是友善地和他打了個招呼。

“你好,我是夏目貴誌。”

“……”這個人是笨蛋嗎?沒看到聽到他跟自己說話時,周圍的人的目光有多麼詭異嗎!

吉野順平咽了咽口水,深呼吸兩下,最後頂著夏目貴誌溫和的目光,小聲回答道:“我叫……吉野順平。”

“吉野同學,請多多指教。”

夏目點點頭,拉開椅子坐下來,把書包掛在書桌側麵。

前桌的男生趁班主任不注意掉過頭來:“喂,夏目同學,我跟你說……”

他一邊掩著嘴對新同學竊竊私語,一邊用有些嫌惡的目光打量著吉野順平。

啊……又來了。吉野順平猛地低下頭,暗中不甘地握緊了雙拳。

‘古怪’、‘孤僻’、‘有個美豔的單親母親’,‘騷擾女同學’……各種各樣難聽的傳聞。總而言之,是個被所有人瞧不起的人。

不用聽他都知道那些人會說些什麼,無非就是那些看不慣他的人四處傳播的流言罷了……

可就是這樣空穴來風的流言,被整個班級的人接受了,他們不在意事情的真假,隻在意能有一個共同貶低的對象,讓他們可以一起高高在上地評頭論足罷了。

吉野順把這一切都看得很透徹。

也正是因為這份透徹,讓他痛苦不堪。

他把腦袋垂向角落裡,餘光卻緊張地瞄著夏目,這是一個主動對自己表達了友善的人,他會相信這些愚蠢的流言嗎?會的吧,不會嗎?比起外表陰沉不善言辭的自己,一定是那些故作開朗搬弄是非的家夥更善於取信於人吧。

順平眼見著夏目側過頭去聽前座男生講話,臉色一點點地變得驚訝,然後逐漸皺起眉頭,表情變得嚴肅。

他悲觀地想著,果然,又是一個相信了那些謊言,打算離他遠遠的家夥……

“請問,這些事情你都是從哪裡得知的?”

與賊眉鼠眼地壓低聲音說話的男生不同,夏目一點也沒打算降低自己的音量,他大大方方地看著麵前表情凝滯的人,用清冷的聲線問道:“有證據嗎?”

一時間,班級裡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過來,包括站在講台上滔滔不絕的班主任。

“夏目……君?”中年男人詫異地盯著他,似乎沒想到這個溫和的少年會用這種語氣講話。

“抱歉老師,剛剛鬆前同學和我說了一些事,我沒聽清,想再問一遍。”

夏目貴誌第一印象給人看上去和善客氣的樣子,這種時候卻出人意料得強硬,他直視著鬆前的雙眼:“鬆前同學,能麻煩你把剛剛的話再大聲講一次麼?”

他的目光過於清澈,以致於直視他雙眼的人忍不住會產生一種無所遁形的羞恥感。姓鬆前的男生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又沒膽子真的把那些傳聞拿到大庭廣眾之下來說,最後隻能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心虛地嘟囔著“有病啊?”,急急忙忙轉回身去。

班主任也有些不解地看著他:“鬆前君,你和夏目同學說什麼了?”

鬆前打了個哆嗦:“沒、沒有,我剛剛和他打個招呼……”

“哦,那好吧,以後上課不許交頭接耳!”班主任提點他兩句,隱晦地打量了夏目兩下,轉身繼續去寫板書了。

夏目貴誌是校長親自帶過來,特地囑咐了要好好照顧的學生,據說隻是來他們學校走個過場,很快就會再轉到其他更有名的私立高中。這種學生,即使有可能是個刺頭,班主任也打算忍氣吞聲,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把他放過去。

對他來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就這樣,夏目先是給了亂嚼口舌的鬆前一個難堪,然後又大方地把老師的問題糊弄了過去……吉野順平有些不可思議地聽著夏目三言兩語就叫他們吃了個悶虧,帶著自己都不知道的亮晶晶的眼神看著對方——

——好帥啊,這個人……夏目同學,好像和其他人不一樣!

他的注視過於直白,夏目若有所感地回過頭來:“?”

吉野順平慌亂地移開視線,假裝自己剛剛沒看他。

夏目不甚在意地笑笑,反正他也不是為了得到順平的回應才給鬆前難堪的……他隻是想起了,小時候那個同樣被流言所擾的自己。

人們在說起彆人的壞話時,神情中到底是恐懼居多,還是幸災樂禍居多,他還是能看得出來的。

總之……“彆、擔、心。”他無聲地對順平說。

順平沒有錯過他這個口型,並且立刻就反應過來了。

他叫自己彆擔心,也就是說,他並沒有相信那些人的謊言?

吉野順平忽然感覺心臟像是泡在一汪暖洋洋的溫水中,久違地感到無比的舒適和輕鬆。

原來,有人願意相信自己是這樣的感覺啊……真是,溫暖得讓人忍不住笑出來了。

夏目說完了就轉過身,順平默默注視著他的背影,悄悄地回應了一句:“謝謝!”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