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33章 晚餐(1 / 2)

加入書籤

這世上說不準就是有巧合到讓人覺得離奇的事情發生。

對於順平來說,這件事就是他遇到了這個名叫夏目貴誌的人,在相識的第一天,他們就成為了朋友。

當天傍晚回到家,順平還在滔滔不絕地和母親分享著自己新交到的朋友。說起他輕描淡寫地就讓那些找茬的人夾著尾巴逃跑的事跡。

吉野凪單手托腮,笑眯眯地看著自己的兒子:“不錯嘛,感覺是個不錯的朋友。”

“當然了!”吉野順平與有榮焉地點頭。

他難得有像今天這樣願意敞開心扉的時候,吉野凪看得十分開心,不容分說地揉了揉兒子的頭發,得到幾句抱怨後,她也開始分享自己今天的經曆。

“說起來,我們家旁邊的鄰居一家不是上個月搬走了嗎?今天又搬來了一戶新的人家哦……晚飯前一起去打個招呼吧?”

“誒……”順平有些不情願,他還是不太喜歡見陌生人。

吉野凪剛想試著勸兩句,就聽見門鈴就響了起來。

“叮咚——”

她立刻站起來:“啊呀,會不會是新鄰居?真是巧啊……”

說完,她走到門邊,趴在貓眼上看了看。

“還真是。”她一邊笑著開門一邊招呼兒子:“順平,快來!”

吉野順平慢吞吞地起身,一步一頓地磨蹭過去,還沒走到一半,就聽見一道陌生的聲音,似乎是隔壁的新鄰居。

“您好,我們是今天剛剛搬到隔壁的藤原家。”隻見一位麵貌溫和的中年男人正站在他們家門外,主動和吉野凪打著招呼。

吉野凪開朗地回應道:“您好,我是這家的女主人,吉野凪!”

雙方互相點頭致意後,藤原先生又繼續介紹自己的家人:“這是我家的太太和孩子。”

說著,他微微側開身,讓出身後的女人和少年。

藤原塔子有著一副柔和的外貌,是個與吉野凪風格不同,十分具有日式美感的女人。她手裡拿著一個點心盒,含笑雙手遞上:“這兩天我們會在家裡做清掃,可能噪音會有些打擾你們。作為賠禮,這是我做的年糕,不介意的話就請收下吧。”

吉野凪連忙用雙手接過:“啊呀,哪裡的話,真是太謝謝了……”

她伸出手,門就自然地向回掩上,順平見門扇就快要打到她,也顧不得害羞了,趕緊上前一步攔住門:“小心!”

這一上前,他就和新鄰居一家碰了個照麵,視線一交錯間,他和鄰居家的孩子都忍不住驚叫出來。

“夏目?!”

“吉野?!”

吉野順平萬萬沒想到,隔壁新來的鄰居一家,居然就是夏目的家庭……這也是沒辦法的,回來時他明明看見隔壁的門牌上寫的是‘藤原’,誰能想到這家的孩子會姓夏目?

兩家家長見孩子們互相認識,忍不住也有些錯愕。

藤原夫婦驚奇地轉頭看向夏目:“貴誌?”

夏目抱著一大袋子年糕,有些恍然地看了看順平,又看了看吉野家的門牌:“怪不得剛剛回來的時候感覺看著有點眼熟,原來是吉野你的家啊!”

他對叔叔阿姨解釋道:“這位是我今天新認識的同班同學,吉野順平。”

突然發現新交的朋友成了隔壁鄰居,順平說不驚喜是假的,但當著人家家長的麵他又有些靦腆,局促地笑了笑,然後趕緊向人問好:“叔叔阿姨好。”

藤原滋和塔子對視一眼,雙方都從彼此的眼神中讀出了欣慰的意味:貴誌剛來東京的第一天就交到了朋友,這可真是太好了。

於是他們對待順平越發親切:“你好你好,要和我們貴誌好好相處啊!”

而一旁的吉野凪還愣了一會而,捧著年糕盒子發了會兒呆,才突然說道:“啊,順平,這是不是就是你一直在說的‘夏目同學’?”

自從回來就開始滔滔不絕地聊著這個新朋友的順平猛地漲紅了臉,低聲叫了一句:“老媽!……哪有一直?!”

要不是不合適,他都想直接上手捂住自家老媽沒遮攔的嘴,雖然他說的都是些讚美的話,但突然被對方知道了自己在背後議論人家,這也太丟臉了!

青春期的少年就是在這些莫名其妙的方麵十分在意。

藤原滋和塔子聽懂了,紛紛露出善解人意的微笑。塔子還對吉野母子說:“看來我們貴誌有好好地交朋友呢,這我們就放心了。我丈夫因為工作調動的原因來到東京,全家都跟著搬家,貴誌也突然跟著轉學,我們之前還對這孩子有些愧疚……”

夏目沒聽過自家叔叔阿姨說這些,他有些驚訝地看著他們,被藤原滋笑著拍了拍肩膀:“可以啊,貴誌!”

在原先的小鎮,夏目可是過了一陣子才在學校裡交到十分要好的朋友們,如今來到東京,居然第一天就有了可以互稱名字的夥伴,這讓原本有些擔心他的藤原夫婦感到十分欣慰。

而吉野凪也笑著拍兒子的後背:“我們才是呢!順平難得跟我說起他的朋友,他真的很喜歡夏目君!”

“老媽!!!”順平炸毛。

不得不說,這兩個少年的相認一下子就拉近了兩家的距離,幾番交談下來,藤原塔子和吉野凪就定下了晚上兩家一起吃晚餐。

“你們今天剛搬來,屋子裡還有不少東西沒清理吧?先來我家吃一頓吧!正好我買了牛肉和啤酒!”吉野凪豪爽地邀請新鄰居來做客。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