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34章 夜襲(1 / 2)

加入書籤

或許是貓咪老師喝不到酒的怨念過於強烈,遠在東京郊外的五條悟忽然打了個噴嚏。

“啊——哈啾!”

坐在車後座另一邊的夏油傑抬眼看他一眼:“你還會感冒?”

五條悟揉揉鼻子:“才沒有,我可是最強,最強怎麼會得感冒呢……再說我一直維持著術式,病毒統統靠近不了我。”

夏油傑自然而然地接了一句:“你也玩矢量?”

五條悟笑嘻嘻:“我可是Lv6!”

坐在前座開車的伊地知:“……”

救命,他後座有兩個特級術師正在毫無障礙地用魔禁梗對話,你們能不能注意一下自己身為咒術界最頂點的格調?!

但伊地知明白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如果現在他把這句吐槽說出來了,大概又會被五條悟好一頓收拾。而那位看似更沉穩的夏油傑不僅不會出言阻止,甚至會看熱鬨看得津津有味。

伊地知有苦不能言,隻能更加專注於駕駛,好讓自己將注意力從後座兩位奇葩身上轉移開。

今夜的出行並非心血來潮。

夏油傑將三名自然化身的特級咒靈帶回了日本,所許諾的條件之一就是讓他們見一見當今咒術界最強的男人,五條悟。

三名咒靈曾以為這次會麵會是何等的莊嚴,哪曾想到夏油傑隻是在打桌遊時十分隨意地問了一句:“悟,你等會兒有空嗎?”

“有哦。”五條悟整個人懶洋洋地趴在桌麵上,拉著長音回答道。

“那跟我出去一趟吧。”隨意。

“好哦。”懶散。

“……”旁聽了全程的佐治椿:“……五條老師,今晚你不是約好了要去和夜蛾校長做任務報告?”

五條悟一手抓牌,另一隻手不在意地揮了揮:“沒關係啦,反正他很閒,多等一會兒也沒事。”不是他吹,他可是翹會議報告的老手,業務極其熟練,熟練到他按時出現在會議現場才是特例情況。

原先他和夏油傑還是學生的時候,或許還對夜蛾正道保持著一些形式上的敬畏,隨著二人漸漸長大,一個成了老師,另一個當上教主,這份形式上的敬畏也保不住了,隻剩一點所謂的“心理上的尊敬”。

佐治椿:真不想成長為這樣的大人。

總而言之,現在的二人正坐在伊地知駕駛的車上,名義上的目的地是今晚的的會議地點,可實際上到底要去哪,大概隻有夏油傑清楚。

就連五條悟都隻是知道個大概。

夏油傑告訴他說那三個咒靈想會會所謂的咒術師最強,他也不知道他們會以怎樣的形式來‘會會’五條悟。對方畢竟是咒靈,凶性難改,很可能會直接打上門來。夏油傑與他們三個有契約,約定了不許在日本境內鬨事,但是與五條悟的見麵不算在內,今晚他們三個可以大鬨一番。

定下這樣寬鬆的契約,是基於夏油傑對於摯友的實力的絕對信心。

他相信五條悟的實力,比相信自己更甚。

不過如果是這樣,那今晚可能會有一場大戰,必須選一處遠離人煙的地方……夏油傑支使著伊地知往偏僻的地方開。

伊地知:“可、可這不是去校長那裡的路……”怎麼感覺那麼像要把他帶到荒郊野嶺去滅口?!

他瑟瑟縮縮地從後視鏡裡看五條悟,指望著他提出異議……

不知道五條悟是怎麼隔著眼罩察覺到他求助的目光的,他隻是撇了撇嘴:“照傑說的做。”

伊地知:“……”這兩個人一夥的!!吾命休矣!!!

夏油傑才不理會他的驚恐,在他的眼裡,輔助監督頂多就是比純普通人類好上那麼一丁點的存在,完全不值得自己費心。他現在專心於構想接下來即將發生的場麵,甚至已經開始想象那個狂妄自大的火山頭被五條悟痛扁一頓,然後再也不敢說什麼‘咒靈比人類更優秀’之類的話。

又稱,幸災樂禍。

表麵溫和,內心卻不停冒著壞水的男人眯著眼睛笑。

五條悟不用猜都知道夏油傑在盤算什麼壞主意,不過他也能看出來這壞主意不是針對自己的——那他就完全不在意了,一心想著加入進去,一起給其他人添堵。

“傑,會很好玩嗎?”他躍躍欲試。

夏油傑笑得意味深長:“當然了,我特地留給你的。”要不然他自己就在國外的時候出手把那個火山頭收拾了。

這一對損友賊兮兮地等待著受害者的出現,那氛圍令伊地知焦灼不安。他緊握著方向盤,默默祈禱著:

‘老天啊,如果接下來要發生什麼,就請儘快吧,彆再這麼不上不下地折磨我了!’

……或許是伊地知的祈禱產生了效果,後座兩個人很快有了反應——他們一齊轉頭看向車窗外的天空,同步率高的嚇人。

二人異口同聲道:“停車!”

伊地知趕緊一腳刹車踩到底,猛地把車停在了道路中央。幸好這裡是偏僻路段,一個晚上都過不來一台車的那種,他這種明顯違反了交通法規的行為才不會引起事故。

車身在一陣刺耳的輪胎擦地聲中停下了,伊地知被慣性摑得差點把鼻子磕到方向盤上。可他往後一看,五條悟和夏油傑還是那副氣定神閒的樣子,連頭發絲都沒亂上一縷。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