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38章 感應(1 / 2)

加入書籤

那一天的最後,佐治椿是被五條悟扛回高專的。

一次禦忌,兩次神隱,高強度的術式使用擊垮了他的身體。在從審判乙骨憂太的密室中出來後,佐治椿立刻捂著心口倒下,眼前發黑,呼吸間像是有一團火在胸腔焚燒。

“!!!”乙骨憂太立刻伸出手想要扶他,但五條悟早有預料,直接把他扛上肩頭。

“等等!五條悟!那名使用神隱的少年之後你還要帶過來,協會還要針對他的危險性做出評估……”

有人想要攔住他們,卻被五條悟釋放出的殺氣震懾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

隻見五條悟回過頭來,雖然目光被繃帶纏著遮擋住,但是那股殺氣仍然冰冷而鋒利。

他仿佛是從牙縫裡逼出來一句:“——滾。”

說完,他一手扛著佐治椿,一手拎著乙骨憂太,瞬間消失在原地。

隻留下一群協會高層,麵麵相覷。

眾人的座次最靠上的位置,白發的老人捋著長須,半晌,桀桀一笑。

“他終究還是要回來……”

暴露了起死回生能力的佐治椿,注定會受到世家們最嚴密的關注,除非他就此留在高專內部,不再踏出一步,否則遲早他們還能找上他……

……結果,佐治椿還真的就沒再離開過高專範圍。

他的身體開始急劇衰弱,家入硝子麵色嚴肅地給他做了個全身檢測,最後沉痛地說道:“……居然是這樣。”

五條悟火急火燎一般趕回來,一直守在一旁:“怎麼了?”

家入硝子歎了一口氣:“……是天與咒縛。”

佐治椿生來與常人不同,他的靈魂與身體並不像普通人那樣契合,這樣的特殊體質使得他擁有遠超常人的咒術天賦,卻也限製了他的極限。

“越是使用咒術,他的靈魂就會越浮動,如果再不加以限製,那他恐怕活不過二十歲。”

沒人想到神隱的代價居然會有這麼大,隻是短時間內使用了兩次,就讓佐治椿的臟器整體衰老了二十年。

雖然外表還是十五歲的少年,但如果把他送進醫院做個器官檢查,結果可能會顯示為一個接近中年的衰老程度。

這還已經是家入硝子全力救治的效果,如果沒有她的反轉術式,結局隻會更糟。

“……怎麼會有這種事。”五條悟煩躁地扯下自己臉上的繃帶,在手中攥成一團。

佐治椿在此之前從沒有表現出任何天與咒縛的趨勢,沒人能預料到這個天生的詛咒會在此時突然爆發,以一種摧枯拉朽一般的氣勢,來勢洶洶地把他擊倒了。

乙骨憂太被五條悟一起帶了回來,因為情況危急,所以還沒來得及安頓。在家入硝子治療佐治椿的時候,他就頹喪地坐在角落裡,不安地雙手交握著。

“如果,他沒選擇救我的話……”他喃喃道。

……會不會,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呢?

五條悟毫不客氣地打斷了他:“彆瞎想,跟你沒關係。”

乙骨憂太一愣,轉頭將信將疑地看向家入硝子。

家入硝子麵帶疲憊地點頭:“五條說得對,就算沒有你,隨著椿的咒力量提升,他的問題遲早會暴露出來,頂多拖延到二十歲。”

但要是真的拖到那個地步,恐怕真的就無力回天了。所以說提前發現不是什麼壞事。

“儘量給他準備一個清淨點的地方,不要讓他再接觸到外來的咒力。在我研究出解決辦法之前,隻能先儘量拖延天與咒縛下一次爆發的時間。”

家入硝子頭疼地看向佐治椿,居然會被自己的術式反噬成這個樣子,她還從來沒見過他這麼淒慘的模樣。

隨後的研究之中,她發現一切外界的咒力都會給佐治椿的身體造成負擔。他的靈魂就像個填不滿的無底洞,隨著他每一次呼吸,鯨吞一般吸收著外界空氣中散布著的零散咒力。

對於普通咒術師來說,這或許是夢寐以求的體質,不用修煉,光是呼吸都會變強。但是對於具有天與咒縛的佐治椿來說,這種‘變強’不啻為毒藥,會導致他的靈魂進一步與身體脫節。最後當身體再也拴不住靈魂的那一刻,就是他作為人類迎接終局的時候。

普通的靈魂在身體死掉後會消散,而佐治椿身負極強的咒力,他甚至有可能連安靜的死亡都無法得到,會在死亡的那一刻轉化為強力咒靈。

家入硝子對五條悟說:“之前的十五年,椿都沒有大規模地動用過咒力,這讓他的靈魂還能勉強安穩地潛伏在身體之中。但是……今天他一次性調動了過量咒力,為了填補這個空缺,他的靈魂主動地吸收外來咒力補充自己,現在已經不受控製了。”

五條悟腦子很聰明,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要控製他周圍的咒力濃度?”

“最好隔離一切咒力。”

這雖然聽上去很難,但對於五條悟來說還真不是做不到。

除了天生的六眼和無下限術式以外,這人的腦子非常靈光,從五條家順了一本講結界術的書,自己研究了半天就搞明白了結界的布置手法,在高專後山給佐治椿專門圈出一塊地盤,用作療養。

要說硝子的研究有什麼進展的話,最大的進展是她發現佐治椿雖然會無意識地吸納各種咒力,卻不會掠奪來自綺花羅的咒力。

咒術師們能夠完美地將咒力保留在身體之中,而咒靈不行,出於對佐治椿的性命的擔憂,一開始他們是打算隔絕這對兄妹倆的。

可是綺花羅自打誕生有意識開始,就從來沒和哥哥分開這麼長的時間,不到一周,小姑娘就憋不住了。

幾次暴動都被五條悟鎮壓下去之後,小姑娘眼巴巴地望著哥哥沉睡著的後山,眼淚汪汪。

【哥哥,嗚嗚……】

五條悟頭疼地看著她:“你彆搞得像我欺負你一樣啊。”

綺花羅才不管那些,見不到哥哥,她就一個勁兒地哭,邊哭邊叫哥哥,到最後竟然還自己冒出來一句:【哥哥,不要死……】

五條悟的雙眼微微睜大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