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39章 觸發(1 / 2)

加入書籤

事實證明,綺花羅的咒力不僅不會使佐治椿的身體狀況惡化,反而可以讓他的天與咒縛稍微緩和下來,慢慢讓他的靈魂蟄伏。

五條悟原本隻打算設立一個隔絕咒力的結界,現在他又在此基礎之上改了改,將綺花羅的咒力引入其中,變成了一個完全由綺花羅掌控的結界。

九十九隻石娃娃,按照特定的手法雕刻,在被綺花羅挨個留下刻印後,成為了她力量的媒觸,通過特定的擺放手法,將這片空間融入進了綺花羅的生得領域之中。

佐治椿就在這樣的環境之下生活至今。

在這次突然的天與咒縛爆發後,他再也沒有踏出高專半步。身體慢慢的好轉了許多,可以時不時來到綺花羅的結界之外散步了。

這期間五條悟不知道幫他擋下了多少來自協會和世家的窺探,隻要被問起,統統以佐治椿病危,目前還在留校觀察的理由回應。

他累得癱倒:“椿啊,你可要爭氣,爭取多活一百年哦。”

“一百年也未免太強人所難啦……”佐治椿給他端來點心。

五條悟撚起一個泡芙,嗷嗚一口吞下肚:“這是你自己做的?”

“嗯,最近在研究廚藝。”

“廚藝好呀,多做點甜品,以後我可以出差帶著吃。”

“……五條老師,請你自己去買。”

留校養身體的期間,佐治椿真的很閒,除了鑽研各種生活小技巧之外,就是陪妹妹看動畫片、打遊戲。

家入硝子看著他的體檢單,比較滿意地說:“按照這個態勢,你應該很快就能恢複到可以外出的狀態。”

佐治椿倒是不很在意的樣子,看樣子這段時間專心陪妹妹玩的很開心:“我不急。”

結果,一語成讖,還沒等他恢複到可以自由活動的時候,他就忽然感覺到自己之前種在某個人體內的術式被觸發了。

“……”

不管是神隱還是禦忌,都不是必須要佐治椿的同意才能使用的術式。箱庭子守唄一直留在中術者的精神之中,裡麵的模擬人格佐治貴遙擁有自主判斷的能力,能夠根據情況決定是否觸發術式。

看情況動用的是禦忌,消耗的咒力量並不多,也沒像第一次那樣用過就昏迷。佐治椿有點不舒服地捂住心口,思考著到底是誰觸發了禦忌,又究竟是遇到了什麼情況。

伏黑津美紀的話,因為是完全脫離在高專以外的,而且身上來路不明的詛咒還沒有消退,隨時都有可能觸發禦忌。

夏油傑……最近沒怎麼和五條悟聯係,不知道自己在外麵偷偷摸摸搞什麼,總覺得不太放心。

乙骨憂太現在跟同學們一起外出做任務,遇到點威脅性命的危險也是有可能的……

總而言之,這三人雖然可能遇到了危險,不過通過禦忌消耗的咒力量來看,並不是什麼生死攸關的事情,就算自己掛心,現在也沒辦法出去解決。

“啊啊……”佐治椿有點頹喪地揉揉鈍痛的心口:“……雖然在學校裡摸魚是很開心啦,但我偶爾也想出去走走啊。”

想和同伴一起戰鬥,一起解決問題,一起經曆各種沒經曆過的事物。

像是五條悟、夏油傑和家入硝子那樣的好朋友,他也想要啊。

不過他大概短期內是沒有這個機會了。

佐治椿默默地滑下沙發,歪著頭看專注於遊戲的綺花羅。

他把臉貼在綺花羅的身邊,喃喃道:“還是隻剩我們兩個呀……”

結果還沒等他醞釀好情緒,就感覺到臉頰傳來一股推力,呆愣地抬頭,發現綺花羅正在一手劈裡啪啦按鍵,騰出操控搖杆的那隻手推他的臉。

【哥哥、煩。】

綺花羅學會的第三句話,是臨時說出來,應付打擾自己打遊戲的哥哥的。

佐治椿原本還隻是心痛,現在他感覺心碎了。

“綺花羅!”他悲痛地叫道。

雖然現在是一天到晚地待在一起,但是他妹妹這也變心得太快了!不久前不還是哥哥最重要嗎?怎麼就這麼快被遊戲奪走了‘最重要’的寶座啊!

佐治椿不甘心,把臉埋在沙發裡嗚嗚假哭,一邊哭一邊時不時地側頭偷看綺花羅的反應。見小姑娘一直專心致誌地打遊戲,假哭開始向真哭轉變。

綺花羅對情緒十分敏感,察覺到哥哥是真的傷心了,猶豫地放下遊戲手柄,蹭到哥哥身邊摸他的頭。

【哥哥,哥哥……】她不明白佐治椿為什麼難過,隻會輕輕地叫他的名字,十分乖巧。

這下佐治椿又安心了,妹妹還是那個天使一樣的妹妹,沒有因為沉迷遊戲就不理他!

他總算打起精神:“去問問到底發生了什麼吧!”

外界中充斥著混亂的咒力,而高專內部因為有著特殊的結界,所以基本不會有遊離在外的咒力。雖然比不上綺花羅的領域能夠讓佐治椿修養,但也不會給他增添負擔。在高專內部行動還是沒問題的。

他熟門熟路地來到家入硝子的辦公室。

“硝子小姐……我剛剛感受到某個人的禦忌被觸發了,能麻煩你幫忙確認一下嗎?”

沉迷實驗的家入硝子被他打擾,本來有點不高興,但一聽他的來意,臉色瞬間就變了。

她沒問感應到禦忌是怎麼回事,第一時間把佐治椿按住,來了一套全麵檢查。佐治椿知道她這是擔心自己,所以乖乖配合沒有反抗。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