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41章 借宿(1 / 2)

加入書籤

在那之後,夏油傑陸陸續續又遭到過幾次伏殺,傷害性不強,但很煩。

像加茂家那樣等級的隻出現過一次,之後就換成了普通的咒術師,甚至還有普通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唯一的共同點是額頭上都帶著一個相似的印記,在被生擒後一定會自爆的乾乾淨淨,不留一點痕跡。

夏油傑煩不勝煩,最後還是找了個空隙,偷偷溜回高專。

高專有著天元的結界,還有五條悟坐鎮,不會有人敢盯上這裡,因為那代表著要以一己之力與整個咒術界為敵,是最嚴重的挑釁。

九年前夏油傑心灰意冷地離開,如今他風塵仆仆地回來。

隻有五條悟和家入硝子知道。

為了不驚動守衛結界的人,他倆甚至特地出去接應了一趟。

家入硝子見到夏油傑狼狽的樣子,壓低了聲音:“怎麼回事?!”

她半夜做實驗,正投入的時候被五條悟帶出來,說是有個驚喜。

一見麵,好家夥,可真是驚喜:一隻特級通緝犯破破爛爛地站在校門外,毫不心虛地向他們揮手。

夏油傑一笑:“你好呀,老同學。”

硝子懶得接他的茬,直接伸出手:“手給我。”

夏油傑乖乖把手遞過去,讓家入硝子用反轉術式檢查他的身體。

他雖然身上的僧袍破破爛爛,不過那都是打架打壞的,其實身體沒有大礙。頂多是肺部有些毒素殘留,加上這幾天頻繁遭遇襲擊,精神上有點疲憊罷了。

“……”家入硝子沉默片刻,目光投向他的右臂:“就是這裡?”

前兩天五條悟打電話來,通知她夏油傑的狀況。電話裡他隻是大概描述了一下夏油傑受傷觸發了禦忌的事實,並沒有仔細說明傷到了哪裡。通過反轉術式她才察覺到夏油傑的右臂與軀乾相連的地方有一絲異樣,仔細檢查一番,還發現了佐治椿的咒力殘留。

夏油傑點頭,言簡意賅道:“中了毒,我自己切斷的。”

“居然能逼得你自斷手臂,對方是什麼人?”

家入硝子這番話其實是有調侃的意味在的,這是因為她發現自己能夠治好夏油傑的傷,即使沒有佐治椿的術式在。

這讓她放鬆了許多,言語間也更有餘裕。

夏油傑聽出了她的調侃,有點不想回答,於是五條悟搶答道:“是加茂哦,還傷到了他的肺。”

“我發現了。”家入硝子順手就給他治好,然後鬆開了他。

夏油傑解釋道:“那個加茂很不對勁,包括這幾天襲擊我的人,我覺得他們是被人操控了。你們還記不記得之前那個伏黑?他們都有和她一樣的圖案在額頭上……”

家入硝子比了個‘停止’的手勢。

“很晚了,先休息,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

如今的高專,校長不在學校裡鎮守,她和五條悟就成了大王,明晃晃地給夏油傑這個叛逃者安排了一間寢室。

“沒關係嗎?會被學生發現的吧?”

話雖這麼說,夏油傑卻並沒有露出很在意的表情。

如他所料,五條悟和家入硝子也不怎麼忌諱叫學生們看見他。

“無所謂啦。”五條悟還撓撓頭:“學校裡基本都是不認識你的人,你彆把名字說出去就好了。”

這些年,五條悟留在高專不是隻會聽協會的命令,四處祓除咒靈的。他潛移默化地剔除了那些親近世家的咒術師,留下的隻有自己能夠信賴的人,這些人絕大多數都是在夏油傑離開以後,他親自培養起來的。

彆說這些人不認識夏油傑,就算偶然有人見過他的通緝令,認出了他的臉,看在五條悟的份上也不會對夏油傑不利。

“哈,真可靠啊。”

夏油傑從善如流,接受了老同學的好意。深夜,高專食堂已經關閉了。他吃了點五條悟友情貢獻的甜食墊肚子,然後洗了個熱水澡,優哉遊哉地睡了一覺,就好像他從來沒離開過一樣。

第二天一早,他精神飽滿地醒來,結果一拉開衣櫥,裡麵隻放著一套高□□服。還是他當初上學時定製的款式:

“……”

估計是硝子放的吧,悟那家夥不可能有這份心思。

這身製服他有許多年沒穿過了,如今再看見,居然還有點感慨。

他輕輕撫過高□□服的表麵,手指在領口那顆象征著身份的衣扣上稍微停留了片刻。

感慨歸感慨,夏油傑並不打算穿上這身衣服。自從叛逃離開的那一天起他就不再把自己當做高專的人,就算身體還是很適應這裡的生活,精神上也決不能鬆懈。

一旦再次回到這種舒適的環境之中,人就會失去鬥誌,就無法再次踏上完成夙願的征程了。

他關上衣櫥,將自己那身有些破破爛爛的僧袍重新穿回去,打算暫時湊活一下,等一會兒再找一套乾淨衣服來穿。

整理好自己,他準備出門。先去吃早飯吧,昨晚隻有悟的零食,大半夜的吃甜食感覺腸胃很不舒服……

然後去找椿,問問他是怎麼看待那個出現在那些人額頭上的詭異圖案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