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43章 熟悉(1 / 2)

加入書籤

填飽了肚子,三人捧著熱茶坐在被爐裡,都有點懶得動彈。

佐治椿最先動作了——他努力地伸出手,夠了一隻橘子過來。

圓圓的橘子滴溜溜地滾過來,他一邊剝橘子,一邊懶洋洋地問:“所以,有人在追殺夏油先生,而這個人和詛咒津美紀的人很可能是同一個。”

打哈欠會傳染,吃橘子也會。

五條悟也開始剝橘子吃,他手長,坐的離果籃也近,隨隨便便就拿到了橘子:“大致是這樣。”

夏油傑吃的太飽,沒心情再吃水果,一手支腮,一手拿了個橘子在桌麵上來回滾著玩:“對。”

佐治椿把剝好的橘子掰成兩半,分了一半給窩在身邊打盹的綺花羅。

小姑娘沒睡醒就被叫起來給五條悟和夏油傑開門,此時不太高興。但哥哥遞過來的橘子還是乖乖接過,慢慢地吃。

佐治椿摸了摸她的頭發:“追殺你的那些人全都自爆了?”

“嗯。不管我用什麼樣的手法切斷他們的自我意識,他們都會炸成一灘血霧。”夏油傑手指一點,來回滾動的橘子被他按住:“詭異得很。”

五條悟張大了嘴,‘嗷嗚’一聲把一整個橘子吞下肚,努力咀嚼。

佐治椿一邊往嘴裡丟著橘子瓣,一邊思考著:“那現在首要的問題其實並不是怎麼找出幕後主使啊。”

“?”

“是要想辦法解決協會的問責,尤其是加茂家。”

佐治椿貌似悠哉地提出了這一點,收獲了夏油傑和五條悟呆滯的眼神。

他咬破嘴裡的橘子,酸甜的汁液溢滿口腔,帶著絲絲清新的香氣。

“唔,加茂家追殺夏油先生,卻折損了一個人,怎麼想都會把罪責怪到夏油先生身上吧?就算我們解釋說那人是自爆的,他們也不會相信。”

夏油傑愣了一會兒,才回過神來:“對啊,還有那群人……”

“說不定過兩天又會發新的通緝令呢。”佐治椿說道:“雖然為時已晚,不過我還是想再確認一次……夏油先生你回來的時候,確認過沒有追蹤者與目擊者了吧?”

這個問題是由五條悟回答的。

他總算把嘴裡的橘子咽下去了:“這點沒問題,我用六眼看過,除了我和硝子以外,絕對沒有第三個人看到傑回高專的過程。”

“那就好。”佐治椿點點頭:“這樣的話,最起碼我們還有一段時間可以用來做準備。”

來自外界的追殺或許可以躲避,但來自加茂家的追查是不可能躲得過的。

對方折損了一名特級實力的本家術師,雖然不清楚為何那些同為加茂的人對他見死不救,但是能夠確定的是,加茂家不會放過殺了他們一個本家人的夏油傑。

他們在外界尋找不到夏油傑的蹤跡,遲早會聯想到高專身上來。畢竟作為藏身之所來說這裡是最安全的,也是最容易被人忽略的。

夏油傑本人也不可能一直躲藏,他這次來高專避風頭隻是因為嫌那些蟲子煩,而不是因為打不過。

他的驕傲不允許他對那些陰謀詭計退讓,永遠不能。

佐治椿也很清楚這一點,所以他根本沒把窩藏對方當做解決問題的手段。

根本問題還是要揪出背後搗鬼的人,斬草除根。

明明是很嚴肅的話題,佐治椿卻又開始扒拉橘子。五條悟看他伸手伸得那麼艱難,實在看不下去了,把果籃往他的方向推了一把。

“謝謝……”佐治椿總算拿到了橘子,繼續吭哧吭哧剝皮。

“我姑且問一句,二位對於幕後黑手的身份有什麼猜想嗎?”

夏油傑和五條悟對視一眼,點點頭,異口同聲道:

“加茂家。”“加茂的老橘子們吧。”

佐治椿剝桔子的手一頓,忽然有點不想吃了。

“原來大家都是這麼想的啊。”他想了想,還是繼續剝,他不喜歡橘絡的口感,所以還仔仔細細地去除了那些白色的細微經絡。

夏油傑垂眸:“因為很奇怪啊,不管是有特級實力的加茂族人忽然追殺我,還是眼看著他被我反殺其他加茂族人卻見死不救……”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