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43章 熟悉(2 / 2)

加入書籤

五條悟則更加乾脆一點:“加茂家不對勁。”

不管是在乙骨憂太的審判儀式上刻意出頭刁難,還是突然派出人手伏擊十年都沒認真追殺過的夏油傑,種種表現都證明了加茂家似乎有著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而這個秘密正在逐漸威脅到高專派。

在五條悟心目中,夏油傑雖然名義上是叛逃了,但實際上這些年來對方也沒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頂多是營救那對雙胞胎時手段過激了一點,把那一村子的人都揍了個鼻青臉腫。

所以,他還是把夏油傑劃作自己陣營的人。

壓榨佐治椿,追殺夏油傑的人,就都是在和他五條悟作對,是在威脅到高專的安全。

夏油傑:……就感覺挺複雜的,有點感動,又有點嫌他煩。

幕後黑手後續派出平民術師和普通人進行自殺式襲擊,這統統都像是掩人耳目的障眼法,試圖將水攪渾,叫他們看不出背後究竟是哪一股勢力在出手。

不過還是第一次的出手太心急了,暴露了加茂家的異常。

或許在幕後黑手的計劃中,那一次原本是必殺的,夏油傑作為特級術師就算實力再強,也強不過加茂家兩個特級以及數名一級術師的聯合圍剿。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夏油傑就是有這麼強。不僅毫發無損地解決了近十名加茂家的術師,還生擒了一個。要不是那人最後自爆了,說不定還能再被他挖掘出什麼線索來。

不過這其中也有佐治椿的功勞。如果沒有他的禦忌,夏油傑可能已經丟了一條胳膊。沒有他當初救治津美紀的行為的話,夏油傑也無法通過那人額頭上的印記,判斷出他的不對勁,並及時躲過他的自爆。

總而言之,種種巧合和線索湊在一起,將加茂家從漆黑一片的濃霧中暴露了出來。

佐治椿的橘子總算剝乾淨了,橘絡被他零零散散地放在紙巾上,打算一起丟掉。

他再次把橘子分成兩半,分給妹妹。但這回綺花羅沒接,她想睡覺。

佐治椿也不勉強她,自己把橘子吃了。

把橘子全部吃光後,他才小聲說:“我有一個計劃。”

五條悟笑了:“我們來就是為了聽你的計劃的。”

夏油傑也笑著點頭。

他們從來不曾小看過這個比自己小了十多歲的少年,他有著常人所不能及的敏銳和聰慧,常常能夠看破許多迷霧後的真相。最難得的是,他雖然從小看遍了人性的醜惡,卻依然堅持著心中的原則,沒有對任何一個需要幫助的人置之不理。

幫助天內理子假死脫身,勸說夏油傑使他沒有徹底走上歧途,救助遭受詛咒的伏黑津美紀,以及挺身而出幫助五條悟保下乙骨憂太……

一樁樁一件件,都是二人對他信任的基石。

佐治椿總是堅持著‘正常’,夏油傑想,可能對他來說,‘正常’就是保持一顆正直的心吧。

夏油傑十分慶幸自己曾在十多年前選擇救下佐治椿,如果沒有他的存在,自己現在可能已經和悟分道揚鑣,老死不相往來了。

所以在這次嗅到陰謀的味道之後,夏油傑第一時間就想到要參考他的意見。

而佐治椿也沒有辜負他的期待,在慎重的思考後,提出了一個計劃。

“現在的問題是,有人在暗中追殺夏油先生,並且試圖將那些自爆的人的死亡歸咎於他的身上,利用咒術師協會的力量一起施壓。”

“對方這麼做的目的暫時不明。”

“不過,他想要的結果是能夠確定的——”

夏油傑接話:“他想殺死我。”

“是的。”佐治椿繼續說道:“一次不成,他還會繼續。現在的問題是對方在明處,而我們在暗處。”

說到這裡,他微微一笑:“不覺得這個情況很熟悉嗎?”

“……”二人隻是思考片刻,就得到了答案。

“對方隱於暗處,刺殺層出不窮,目標隻是想讓我死……”

夏油傑喃喃著與五條悟對視一眼。

片刻後,五條悟輕輕從口中吐出一句:

“星漿體護衛任務。”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