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408 團結就是力量(1 / 2)

加入書籤

州長先生想要謀求連任,最簡單的方式莫過於滿足人們的訴求。

那麼現在人們的訴求是什麼?

答案很簡單,那就是有一份工作,哪怕福利待遇達不到各種勞動相關法律條款的下限規定,但隻要有一份工作就好。

有一份工作,人們的心裡就會有底,不會像現在這樣彷徨。

有一份工作,人們就會對未來充滿希望,渾身充滿乾勁!

隻要能解決這個問題,哪怕是表現出“我們正在路上”的態度,都能夠獲得民眾們的支持,如果能夠再做出點有效的成果,毫無疑問,州長先生必然會連任。

但問題是,怎麼去解決這些問題?

每個人都知道一件事如何解決,這就像是路邊的流浪漢每天用彆人捐助的錢——為什麼不是乞討?

因為乞討在聯邦是違法的行為,於是流浪漢們不得不改變一下工作的方式,他們會隨便找個什麼人們關心或者不關心的事情立項,然後搞一個捐助箱,說服一些過路人給予他們的項目力所能及的幫助。

主要是經濟方麵的幫助,不過萬一有些女權主義者願意溫暖一下他們,流浪漢們也很樂意。

這麼做的好處是聯邦可以自豪的說,我們沒有乞丐。

這些流浪漢們在喝光那些捐助者給他們的錢買來的烈酒之後,常常會躺在紙盒子和報紙堆裡想著,隻要睡一覺起來,天一亮,他就會去找一份工作。

哪怕是體力工作,他也會認認真真的完成,然後改變自己,努力的讓自己成為一個有價值的人,一個活生生的人。

然而……這永遠都隻是一廂情願的想法,窮人們知道賺到錢就能改變生活,就像是州長先生知道提高就業率就能拯救約克州並謀求連任。

每個人都掌握著真理,但他們永遠無法伸出觸碰真理的手臂。

他是一名政客,他不是一名商人,他隻能從更高的角度用著類似統治階級的口吻命令式的要求下麵那些城市的主政者們“嘿,我說,我們的就業率要提高明白了嗎?”

除了強調這些問題發號施令,其他的什麼都做不到。

當然?這隻是一種本質的表現?這也不意味著所有人都是這樣,比如說州長先生約談林奇?他還約談了其他更多人?就是為了改變,更直接的推動這種變化。

他很認真的看著林奇?林奇創造的奇跡已經讓整個聯邦都為之震動,或許他這次依舊能夠創造一個奇跡?

林奇思考了一會?他沒有想到一上來州長先生就會問這麼深刻的問題?他需要時間整理一下思路。

大概七八分鐘後,林奇心裡大概有了數,臉上的笑容也更明快了一些。

“我們需要行業托拉斯,我們需要壟斷的巨頭!”

石破天驚的一句話?直接讓州長先生豎起了眉頭。

從最早一批來到這裡的聯邦人用他們插著鮮花的武器和色彩鮮豔的刀子教會了土著什麼是愛?什麼是和平之後,壟斷主義便開始盛行。

一門生意隻有自己一個人做所得到的利潤遠遠超過了大家一起做,什麼大家一起發財,那不過是弱小者抱團取暖對抗強大實力的虛偽理由。

但凡有人具備了壟斷的實力和基礎,他都不會說出有財大家發這樣的蠢話。

那個時期的聯邦商業氛圍很混亂?商人往往和暴力劃上了等號,以當初的鐵路大亨為例?他動用各種暴力手段毀壞彆人的鐵軌,打砸甚至是刺殺競爭對手?以至於整個聯邦有差不多一大半的鐵路直接或者間接的屬於他個人。

每個行業都是如此的混亂,剛剛誕生的聯邦政府根本無法對抗這些擁有成百上千後者更多武裝力量的資本家們?隻能任由壟斷主義的盛行。

一個個寡頭的誕生讓聯邦置於陰影之中至少四十年?直到聯邦政府決定徹底的打掉這些危害社會?危害民眾人身和財產安全的壟斷資本家,聯邦才擁抱了自由市場的陽光。

從那之後聯邦一連推動了數十條有關於杜絕商業壟斷集團出現的法律,嚴格的監控著國內所有的資本家。

但凡誰牽扯到壟斷這個問題都唯恐避之不及,甚至在國會參議院中都存在著一個名為“反壟斷措施委員會”的機構,國家安全委員會中也有相應的機構對壟斷企業進行調查。

反壟斷早已深入人心,可在這個時候,林奇居然提出了“壟斷企業能夠拯救約克州的說法”,這讓州長先生第一時間就覺得林奇可能昏了頭,他一定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但緊接著,他自己就覺得林奇的話說的有點意思。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