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409 賺對手的錢(1 / 2)

加入書籤

辦公室中兩個男人坐在這裡討論著有關於救贖的事情。

隻要能夠提高就業率,就是對整個社會的救贖。

州長低頭沉思著林奇說的這些話,約克州需要一個支柱性經濟型企業,他能聽懂這個詞,大概也明白這個詞的意思。

林奇並沒有偷換概念,其實在新時代下的壟斷非常的常見,到了以後會更常見!

人們用技術壁壘來化解技術性壟斷的尷尬,用準入製度回避了行業壟斷的真相。

人們自欺欺人的通過各種反壟斷法把一些所謂的壟斷企業拆開,然後告訴人們,所謂的壟斷就是“唯一性”。

但隻要把一個公司拆分成為兩個或者以上的公司,並且強製性的允許投資人的入股,那麼壟斷就不存在了。

這句話哪怕是說給一些沒有上過學,整天躺在路邊想著用什麼項目來騙走路人口袋裡不多的鈔票的流浪漢們聽,他們都知道這是假的,是騙人的,為什麼社會還是接受了這種情況?

其實說到底,壟斷傷害的就是那些資本家,現在資本家們通過立法等方式要求壟斷企業允許他們入股,通過立法實現了“有錢大家賺”,那麼為什麼還要反對自己?

聯邦石油被拆分成為了北方石油公司,東部石油公司,西部石油公司,南方石油公司和聯邦石油公司。

人還是那群人,隻是多了一些股東,但它們依舊掌握在少數人的手中,這就不是壟斷了嗎?

也許它們的確不是壟斷企業了,至少一家私有化的企業成為了五家上市公司,每個季度和財年要看的報告從一份變成了五份。

可除了他們變得更有錢之外,似乎也沒有太多的變化,想要進入這個行業的人依舊進不來。

這些企業擁有者很可怕的競爭力,他們對行業整合、約束、控製的作用很明顯,新時代下一個地區想要在經濟方麵有明顯的增長,就必須有一個地方性的支柱性經濟型企業誕生。

整個地區都會圍繞著這個企業運作,從最基本的原材料,粗加工,精加工,組裝,然後銷售,這家公司擁有難以匹敵的能量。

所以他們的市場主要就不在本地區,而是在其他地方,他們有一個安穩的後方,就能到其他地區乃至整個世界上去廝殺!

他們所獲得的收益實際上會反哺整個地區,為這個地區營造出一種合適的經濟生態環境。

諸如此類的情況其實在聯邦乃至全世界都很常見,比如說圍繞著某一個資源公司或者大型集團公司形成的城市。

整個城市幾乎所有人都在直接的或者間接的為這家企業服務?這難道還不是壟斷嗎?

至少地區性質的壟斷已經沒跑了。

過了很長時間?州長才從深刻的思考中回過神來,他揉了揉眉心?“那麼我們現在有什麼好的機會嗎?”

“重建一個新的‘裡斯托安’嗎?”

他在思考林奇說的這些話後得出了一個他不知道是不是正確的結論?他嘗試著在這種想法上繼續延伸,“如果隻是重建一個‘裡斯托安’?有很多東西和步驟可以省略,州內的經濟形態很快也能夠適應……”

裡斯托安集團就是林奇口中的“支柱性經濟型企業”?前幾年的時候裡斯托安和恒輝貢獻了州內接近三分之一的商業稅收?雖然他們還沒有發展到林奇所說的那種程度,但是在州長的眼裡已經具備了這樣的資格。

再回憶一下這些問題,正是因為恒輝的倒閉和裡斯托安集團的倒下,導致了約克州在就業率問題上比其他州滑的更深更遠。

如果這兩個大型的集團公司不倒下並且得到更多的支持?發展起來?他們是不是可以改善目前的州內的經濟生態環境?

他是這麼認為的,並且很積極的看向了林奇,可預料之中的肯定沒有出現,林奇反倒是搖起頭來。

“如果我們沒有遭遇之前那場風暴,或許可以?但是有了這場風暴,裡斯托安集團也好?恒輝集團也好,兩家企業都無法撐起這麵旗幟。”

“輕工企業即便做的再大也無法做到壟斷的地步?沒有準入製度,技術門檻低下?這些都會製約這兩家公司的發展。”

“在平時的那種狀態下沒什麼問題?放到現在?即使他們沒有問題,最終也還是會倒下去。”

“我們需要的是另外一種形態的,有著更具有侵略性的企業,而不是……”,林奇攤開手,“輕工類企業。”

州長皺了皺眉,“為什麼這麼說?”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