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412 陸地戰列艦(1 / 2)

加入書籤

兩天後的夜晚,進入安美利亞地區的鐵軌上一列火車緩慢的前進著,在黑夜中它看來和一般的火車不太一樣。

在火車的最前方,有兩架搭載了一些鐵軌的軌道車和火車保持著一定的距離,確保鐵路不會出現問題。

從反抗組織開始密集活動以來,整個安美利亞地區各種公共設施都遭到了破壞,鐵路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安美利亞地區內部的鐵路係統基本上處於半停用狀態,即便蓋弗拉人大清早的把鐵路修好,不到晚上反抗組織就會把鐵路破壞。

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避免蓋弗拉人能夠在該地區快速的運輸移動,以避免反抗組織在進攻一些目標時陷入焦灼從而被圍。

沒有了火車迅速的運輸能力,就算打的慢一點,援軍也不會來的那麼快。

這種方法已經被證明是有效的,於是人們更樂意破壞城市之間的鐵路網絡了。

但令人有些意外的是,通往其他地區的鐵路卻沒有遭到大規模的破壞,一來是反抗組織的上家對這些鐵路不怎麼感興趣,另外一方麵則是破壞這些鐵路沒有什麼意義。

現在蓋弗拉地區麵臨著很多的問題,比如說食物短缺。

戰爭結束之後蓋弗拉人把主要的發展方向放在了重建城市方麵,相對於鄉下和農村地區的重建工作比較滯後,除了少數地區已經開始恢複農業生產,主要的幾個城市還沒有能夠在糧食方麵自給自足。

這就必須依賴糧食進口,鐵路的暢通成為了保證人們不挨餓的基礎,所以沒有人會破壞這條本地人的生命線,如果沒有什麼大利益驅動的情況下。

火車緩慢的進行著,海燕和他的人在附近找了一個製高點觀察著這列物資運輸火車,黑夜中偶爾略過車身的光線讓他們隻能夠看一個大概。

高高堆起的車廂被帆布遮蓋住,這隻是防止暴雨最基本的措施,畢竟安美利亞地區就在海邊,在夏天這裡時不時就會下一場雨。

隻是這些帆布裡麵的東西似乎堆的太高了,明顯超出了一般的高度,而且這次火車的火車頭也很特彆。

它比海燕和其他人以往見過的火車頭都更大,給人一種極具力量的感覺,雖然它的車輪轉動的很慢,但是每一次的轉動都充滿了力量。

“好像沒什麼問題……”

海燕觀察了一會,說出了自己的看法,“也許這是他們的新式火車。”

語氣裡帶著淡淡的羨慕和嫉妒,沒有經曆過戰爭,沒有飽嘗過戰敗所帶來的恥辱與羞辱,人們就無法感受到這種迫切,迫切的希望自己能夠強大起來!

火車頭?也是一種強大的表現?一種工業強大的表現,如果它的技術含量超過了其他國家最先進的火車頭?那麼蓋弗拉在陸運運力方麵又要領先其他國家了。

什麼時候?我們才能擁有這樣的科研能力?

抿了抿嘴,海燕看向了身邊的總教官?總教官現在也有點拿不準了,山坡下的峽穀中火車緩慢的前行。

在火車的周圍有不少蓋弗拉軍人護航?從他的角度來看找不到任何問題?除了火車頭太長太大了一點意外,可能也隻有這輛火車裝了太多的東西這一點很古怪。

就在他們還拿不定主意的時候,不知道是不是蓋弗拉人不小心,亦或是負責捆裝的士兵在紮繩時不夠細心?用於固定帆布的一根繩子突然鬆開了。

一瞬間?海燕就清楚的聽見周圍一些地方傳來了倒吸涼氣的聲音,但他此時已經顧不上去觀察周圍那些和他有著相同想法的人是誰了,他的目光,其他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火車第一節的車廂裡。

堆積如山的武器!

嶄新的武器?還有成箱的彈藥以及醫療樣品!

哪怕隻是車廂一角,也足以讓人們心跳加速?血液沸騰!

在安美利亞地區內部的反抗組織中,使用的幾乎全是清一色的蓋弗拉武器?這很滑稽。

反抗組織和本地統治者使用的都是同一種製式的武器,甚至都來自同一個兵工廠。

據說蓋弗拉皇帝已經下令監禁了兩家軍工企業的所有者?其中包括了一名子爵?但依舊解決不了大量的蓋弗拉製式裝備流入安美利亞地區。

這給整個地區帶來了更加可怕的趨勢?因為雙方武器都是統一規格,他們為了補給有時候不得不襲擊蓋弗拉人的哨所或者軍火庫,這也使得雙方的仇恨不斷升級。

山坡上的人們很清楚,每一個印著步槍標識的箱子裡麵都有十把嶄新的武器,每一個印著子彈的鐵罐子裡麵都有足足兩千發子彈!

還有那些醫療包,裡麵裝著的藥品足夠他們處理三到五名中等傷勢的傷員。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