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423 水火(1 / 2)

加入書籤

林奇是一個紳士,這隻是他一個善意的玩笑,最後他還主動的化解兩人之間的小尷尬,更沒有強迫安娜喊他“叔叔”。

“你一直是這樣嗎?”,安娜站在林奇的身邊並排的走著,雖然林奇開了一個很惡意的玩笑噎的她半天緩不過來神,可現實就是現實,在她父親回來之前,她必須維護好這份看似融洽的關係。

有時候那些生活在底層的人們總是向往著上流社會的生活,總是認為隻要有了錢,隻要有了地位,就能夠擺脫命運的殘忍。

可實際上哪怕有了錢,還是會有一些東西讓人無可奈何,比如說比你更有錢的人,或者更重要的人,這些人總是存在的,不要指望用“沒有人比我更重要”來欺騙自己。

越往上,這個社會也就越真實,越無情,就像是此時的安娜。

她明明很富有,有著令人豔羨的姓氏和父親,有著不需要努力就能夠獲得的一切,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在憧憬著“如果我能是她……”這樣的夢想。

但他們卻看不見,光鮮的背後,有時候也不是那麼的如意,一樣有著眾多的煩惱。

那些被老板壓迫剝削到憤怒的人們可以把手中的報告狠狠的丟在老板的臉上,指著他的鼻子告訴他“我他媽的不乾了”。

他們有時候一無所有,所以也不會害怕再失去什麼。

安娜不行,哪怕她真的不喜歡林奇,此時也必須陪伴著林奇,直到帕圖先生回來,這就是上流社會。

你可以討厭某個人,但那隻是你自己的事情,整個社會結構都在圍繞著一個規則運轉,你不能把你的個人情緒帶入進來,這麼做就會犯規!

安娜陪伴著林奇,這是她父親交給她的工作,如果在這個過程中,林奇離開了,那麼無論如何最終錯的都是她。

就像是林奇說的那樣,他和帕圖先生是平等交往的兩個獨立自然人,他們之間是對等的,那麼帕圖先生就不會認為導致他們之間不愉快的原因來自於林奇。

隻要不是某種原則性的錯誤?絕大多數錯誤最終都會歸咎在安娜的身上。

她享受著彆人享受不到的東西?也要承受一些什麼。

“我?”,林奇偏著頭看著比自己矮一些的女同學?“我怎麼了?”

“讓人生氣!”?安娜說的很認真,她真的很生氣?儘管林奇說那隻是一個玩笑,但是有那麼一瞬間?她真的差點喊出了“林奇叔叔”這個稱呼。

這讓她覺得很羞恥?無論她是否喊了出來,她其實都輸了,心裡輸了。

“你在這?!”,林奇剛準備說點什麼的時候?耳邊響起了一個很熟悉的女孩聲?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賽維瑞拉。

果不其然,後者有些驚喜的朝著這邊快速走過來,她不斷和那些被她驚擾的女士與先生們說著抱歉,快速的來到了林奇的身邊。

其實在這種場合下快速的移動會讓人覺得很不禮貌?也缺乏一些教養,但當人們的目光觸及賽維瑞拉年輕完美的臉龐時?臉上的不悅就變成了寬容。

誰都知道,沃德裡克先生就這麼一個女兒?她未來必然會繼承沃德裡克先生所擁有的一切,除非她的父親在臨死前突然間多了幾個私生子。

對待這樣一個可愛?年輕?漂亮的女士?怎麼能露出不悅的表情呢。

林奇在轉身的那一刻很微妙的捕捉到了一點,身邊的安娜垂在裙擺邊的手,緊緊的攥著裙子,她似乎和賽維瑞拉之間有些什麼?

“你沒有告訴過我你要來!”,賽維瑞拉麵對著林奇站著,離他們一起討論寫作方麵的事情隻過去一天,但是就是這麼一天的時間,卻很少有的讓賽維瑞拉感覺有點……漫長。

這是從來都沒有過的事情,從小就無憂無慮的她根本感覺不到時間會如此漫長的停下腳步,一些本來很有趣,很快就能殺死時間的辦法逐漸變得無聊起來。

這也是沃德裡克先生不得不帶著她出來的原因,女兒莫名其妙的情緒低落,他要帶她出來散散心。

林奇輕笑著,在賽維瑞拉的眼中,林奇的笑容是金燦燦的,她的注意力都被他的笑容吸引了過去,“我也不知道你要來,所以我沒有和你提起過。”

今天的這個活動雖然不是比較正式嚴肅的活動,但也不是那種來了就是為了應酬的應酬,畢竟還有很多的事情要談,也有不少大人物出席,正確的方式應該是帶女伴前來,當然沒有也沒有關係。

林奇覺得沃德裡克先生會帶他的夫人來,沒有想到是賽維瑞拉。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