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430 玻璃之城(1 / 2)

加入書籤

“我得先征求你的同意,你的發言有可能會被製成錄像帶,然後在一些中學和高校之間傳播……”,安娜偏了偏頭,“你知道的,我們總是榜樣,也是目標,人們都在看著我們。”

像是聖和會聯盟院校每年的迎新會都會有很多人盯著,如果入學的新生中有什麼特彆的人物,就連電視台都會全程轉播迎新會。

很多人把聯盟院校的迎新會看做是一個時間段內教育的風向標,同時也能夠給那些正麵臨著命運抉擇的高中生們,給整個社會,提供一些方向上的幫助,以宣傳一種正能量的思想。

這種事基本上每年都會做,其實林奇當年也看過,他們被組織起來,在學校的放映廳裡觀看了南方兩所聯盟學院的迎新會。

那時候他們都很激動,那些學生的言說也很激動人心,仿佛隻要努力就一定能夠克服所有的困難,仿佛隻要努力,就一定能夠做到一些什麼。

直到他和凱瑟琳認清了現實。

現在,他說的話也會成為一種風向標,這感覺挺神奇的,當然他也沒有理由拒絕。

安娜還想說點什麼的時候,校長走了過來。

在這種大家都在的時候,安娜還是很有分寸的不會表現的那麼強硬,也能說是過分,她主動提醒了一下林奇,然後到一旁忙著其他事情去了。

“聊聊?”,校長的態度和隨和,他沒辦法不隨和,剛才國會議員還給了林奇一張名片,他就算不想隨和,也必須隨和起來。

林奇微微頷首,兩人走到了一邊,“你的發言非常好,這是我聽過最有力量的發言……”

林奇掏出了一盒煙,他給了校長一根,兩個人就站在角落裡抽著煙?其他人也不敢問?不敢管。

“我們都知道彩色的玻璃很好看,但玻璃就是玻璃?永遠都變不成寶石。”?林奇回答的話若有所指,他徐徐的吐了一口煙?彈了一下煙灰。

校長聽懂了,他笑的很開懷?“寶石再好?隻有一小顆,但是玻璃能堆滿整個聯邦!”

其實他們都是在說教育問題,林奇的發言除了引起了一些學生的共鳴之外,其實這些發言並不“逆反”?反而非常的主旋律。

自由的精神?青春對自由的向往,這是始終都是聯邦人精神思想上的正確坐標。

而且今天的這場迎新會必然會宣傳出去,本來校長還覺得萬一林奇說的不好,就讓人想刪減一些——用剪刀剪掉膠片上不要的幀數,然後重新灌製。

畢竟年輕人?一個從社會底層爬起來的年輕人,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想要表現的特彆一點?這其實挺正常的。

但沒想到他說的居然這麼主旋律,這麼符合社會的需求。

聯邦的教育體係很有意思?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它真的做到了“上下統一”。

從小學開始?老師們都主要把學生們的注意力放在了興趣培養上?而不是學習方麵。

就連很多知名的教育學家都會站出來告訴普羅大眾?興趣才是學習最好的老師。

從這一天開始,絕大多數的孩子們都過的很快樂,他們小學前半程主要就是玩玩具和繪畫,以及少量的主課。

哪怕學生們成績考的不好,老師們也會鼓勵他們不要氣餒,還能舉例告訴他們,成功的人不一定都是在專業領域內的頂尖人才,這是一個充滿奇跡的年代,隻要有理想,就有成功的可能。

到了高小時期,情況會稍微緊張一點,但也隻是一點,不過現在又多了一些很特彆的課程,比如說做家務,或者做點手工活。

然後這些學生們拿著差不多在危險邊緣徘徊的成績單,以及一門自己專長的愛好,拿到了中學的入學邀請。

在這個時候他們就會發現,興趣真的有很大的作用,因為往往學校告訴這些孩子們他們被錄取並不是因為他們那些狗屁都不是成績,而是他們有一個健康活潑的人格,對生活充滿了動力,有一個不錯的愛好。

聽聽,學習成績決定不了是否能上學,但一個愛好可以。

這也是為什麼到了中學最後一兩年很多學生開始更加瘋狂的鑽進“興趣愛好”中拔不出來了,因為這個時候他們才突然間發現,比起想要在學習方麵幾乎不可能的重新振作,似乎興趣成為了他們進入大學唯一的門票。

甚至有些大學會為了某些具有運動素養的高中運動員苗子,給出兩個入學邀請——一個是給他們本人的,另外一個是給他們親密的女友的,如果這位運動員的確非常出色的話。

進入了大學亦是如此,學習的氛圍很輕鬆,學什麼並不取決於學校教什麼,而是學生們自己喜歡什麼……

那麼學習是不是就變得不重要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