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431 戲還在唱(1 / 2)

加入書籤

老實說,林奇的確有點驚訝了,他其實早就看明白了安娜的想法。

對於一個其實活了很久,掌握著很多人們所不知道的秘密,見慣了人世間悲歡離合的人來說,她屁股一撅,林奇就知道她要乾什麼了。

但她能做到這一步,還是讓人有些意外的,同時也很感慨,大家的日子其實都不好過。

隻是為了證明她在某些方麵能夠超過賽維瑞拉,甚至連快遞到家這種事情都安排好了,當然這也的確反映出了她在這之前所承受的壓力。

每當有人們提起圈子裡這些有前途,有上進心的女孩時,她就要被人們拿出來和賽維瑞拉比較一下,然後遭遇慘敗。

在這種情況下,她想要戰勝宿敵的渴望之強烈,似乎也容易讓人理解了。

林奇也笑眯眯的伸出手和她握了握,“你好,我是你的新舍友,林奇。”

他說著突然忍不住笑了起來。

長的醜陋的人笑著的時候會顯得格外的畏縮,但是林奇如此陽光帥氣的年輕人,笑起來的時候就像是那些漂亮的女孩的笑容,讓人覺得賞心悅目。

“有什麼好笑的嗎?”,安娜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她以為是自己的緣故,甚至還問了另外兩個女孩,自己的身上、臉上或者頭上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林奇擺著手說出了自己發笑的原因,“因為舍友,你知道嗎,這個詞也經常出現在監獄裡……”

聯邦的監獄包括另外一個世界的監獄都是由很多的監舍組成,所謂監舍,其實就是一個個用來關押罪犯們的房間。

每個地方都會有一些不同的稱呼來表明彼此的關係,也用來體現階級。

不過在林奇當時居住的那個地方,人們都很溫文爾雅,這可能是因為檔次太低的人都進不去那個地方。

人們不會直呼其他人的名字,而是統一的稱呼對方為“x舍友”或者乾脆就叫“舍友”算了,畢竟能來這裡的人,也都是有文化的人,都是雅人。

這就是雅人的苦中作樂?而且不管怎麼說?他們也的確都算是朋友,稱的上友。

安娜突然間說起的舍友?以及他自己重複的一句?讓他想到了很多過去有趣的事情,以至於他笑個不停。

那些混蛋們肯定沒有想到吧?他不僅活著離開了那個地方,還開啟了一篇全新的人生。

他的氣質?氣度?似乎在短時間裡又經曆了一次變化,一次升華,在女孩們的眼裡也愈發的刺眼起來。

就連話少的棕色頭發女孩,也借助推眼鏡的過程?偷偷多看了幾眼林奇。

“我沒有聽說過這個笑話……”?安娜皺著眉頭想了想,“而且也不好笑。”

國際用語貧乏的用詞讓很多時候一個詞具備了很多種意思,或者一個意思能夠用很多詞來形容,“坐牢的朋友”這個詞怎麼看也不像是一個有趣的笑話,她笑不出來。

而且她說的意思是“住在一個房子裡的朋友”?如果加上一些鋪墊,這個詞甚至會演變成為“同居的人”。

“好了?不考慮這些事情,帶我去我的房間吧。”?林奇沒有帶什麼行禮,他明天一早就要離開?今天住在學校也隻是一種儀式性的流程。

這就像新郎和新娘從小就認識?並且分分合合滾滾打打很多年終於結婚了?明明彼此對對方的身體比對方都熟悉,可依舊會有新婚之夜這個儀式性的流程。

結果並不重要,過程才是重要的,這也是聯邦人的精神追求。

林奇的房間在二樓左手邊第二個門,二十五平方的麵積其實已經不算小了,可絕大多數居住在這裡的人都嫌房間太小,房子太小。

房間裡有一張床頭在窗戶旁貼著牆壁的床,窗戶前就是一張書桌,書桌邊上有一個簡易的書架,床腳的方向有一個衣櫃,旁邊就是門,門旁邊的牆壁下還有一個方桌,可以用來放些什麼東西。

房間打掃的非常乾淨,還透著一股隻有女孩身上才能散發出來的香味,而且還不止一種,看來她們都參與了打掃衛生的活動。

“還滿意嗎?”,安娜走進房間裡,隨手摸了摸,從她搓手指的小動作就看的出,其實她沒有打掃,可能扮演了監工的角色,是另外兩個女孩打掃的,她這麼做隻是一種下意識的行為。

大概就像是頒布大掃除的命令之後隨處抽查那種下意識的本能,如果她也打掃了這個房間,她就不會那麼做,因為她對這裡的衛生問題非常的清楚。

“你可以從圖書館那邊借一些書來放在這裡,隻要在春假、暑假和寒假之前還回去就行了。”

“學校沒有給宿舍配備電視,但他們弄了信號線,如果你想要看電視的話,我可以讓人幫你掉一台過來……”,她說著一轉身,看向林奇,“要弄一台電視來嗎?”

林奇搖了搖頭,“不需要。”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