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436 遍地財富[本章由:付何歡冠名加更-1/8 ](1 / 2)

加入書籤

即使隻要一塊錢的加利爾就能夠從水車裡買來一大桶乾淨的水,但是這裡的很多人都沒有錢,連一塊錢都沒有。

按照目前加利爾兌聯邦索爾的彙率,一塊錢的加利爾大概等於一分錢的聯邦索爾,其實還不到一分。

但他們居然連一分錢都沒有!

這聽著讓省督有著莫名的震驚,以及更大的恐懼。

“為什麼……他們會沒有錢,我知道這些人生活的很苦,可是從來沒有人說起這個。”,德拉格省督的眼皮子不受控製的跳著,他揉了揉,不管用。

可能是眼皮不受控製的跳動讓他有一種對自己身體失去控製的恐懼,他的語氣愈發的急迫起來了,“隻是一塊錢!”

他的聲音引起拉諾的注意,經過一段時間,他終於配有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名字,這就是他人生的高光時刻。

但他並沒有把這短暫的瞬間放在心上,他覺得自己的未來會更加的璀璨,畢竟他必然會從德拉格省督的手中接過權力的權杖,成為這個行省內最具權勢的男人。

那麼,他也對此時他父親提出的疑問有些好奇,要知道每天僅僅是家庭必要的開支,食材之類的,就要花掉幾萬加利爾,他也不覺得一塊錢很多,甚至遇到了都不會彎下腰撿起來。

管家覺得讓省督出來不是一個好主意,他又不得不解釋了一下。

那些老人並不能代表整個社會底層,他們隻是底層中的底層,被家人拋棄,或者因為其他原因沒有了家人,他們找不到能拿到現金的工作,隻能混一些食物果腹,所以他們根本拿不出一塊錢去購買一桶水。

就算他們有一塊錢,他們也不會那麼做,比起用來消暑的水,他們更希望能填飽肚子。

這樣的解釋讓省督的情緒稍微緩和了一些,特彆是管家說起普通的家庭其實每個月還是有幾千加利爾收入的時候,省督不像剛才那麼緊張了。

他又問了一個問題,“那些野狗怎麼回事,是這些人養的嗎?”

這個問題讓管家的表情都變了,本來隻是隨意的一問,省督心中的想法大概類似“儘管他們看起來很不好,可他們還能養得起狗,這說明也壞不到什麼地方去”

他想要得到一個能夠欺騙自己的結果,但管家表情上的變化讓他立刻想到了另外一方麵,他冷哼了一聲,沒有讓管家繼續回答,而是下了一條命令,“明天開始,給我們的警察找點工作,捕殺野狗。”

省督黑著臉繼續向前走,拉諾卻拉著管家沒鬆手,“到底是怎麼回事?”,他的人生閱曆還不足以讓他明白一些殘酷的事情。

管家在他的耳邊低聲說了一些什麼,他的臉色也變得很陰沉。

這注定不是一次愉快的微服私訪。

走的地方越多,一個更立體的普通社會出現在了德拉格省督的眼裡,但他也因此愈發的不明白。

如此貧瘠落後的地方,為什麼會吸引著聯邦那麼多資本家的目光?

如果說這裡鋪滿了寶石,到處都是黃金,他可以理解,畢竟這些東西他也想要,但是這裡什麼都沒有,為什麼那些人還是要到這裡來?

“我不知道,父親,這裡除了人,什麼都沒有!”,拉諾抱怨了一句,這道題真的太難了。

但也就是這句話,讓德拉格省督有了一絲捉摸不透的明悟。

他看著周圍密密麻麻的人,像是行屍走肉一般的人,心中有了一種可怕的想法。

如果有一天,這些人都“活”了過來呢?

到了那個時候,會是怎樣的一副景象?

或許,這就是那些資本家們看中的東西吧?!

他有這樣的想法,儘管他並不確定。

就在德拉格省督開始從他父親手中接過權力後第一次真正的思考,以一個真正的統治者的身份來思考他的權力,地位和這個國家的時候,一艘遊輪停靠在了遠處的岸邊(已經是幾天後)。

林奇剛從車裡下來,上士帶著以前小夥子們就迎了上來。

這一趟除了林奇之外,還有更多的士兵經過短暫的培訓就被送到了這邊來。

其實他們並不需要培訓,他們都是剛剛在陸軍裁軍中被裁撤的軍人,甚至都還沒有完整的意識到他們已經和自己過去的身份說再見了,他們完全可以隨時隨地的投入到戰鬥任務當中。

至於忠誠問題,也不是什麼大問題,隻要他們弄清楚是誰在給他們發工資,誰是讓他們,他們的家人填飽肚子,是誰給他們帶來了榮耀,那麼他們就會明白自己到底應該效忠誰。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