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442 覺醒(1 / 2)

加入書籤

“啪!”

蘸鹽水的鞭子抽在了一名鬨事者的身上,他痛苦的掙紮著,扭曲著身體,但卻絲毫沒有任何的意義。

警察局裡的鞭子比外麵的鞭子厲害的多,這些鞭子都是專門為了對付一些“不聽話”的人專門準備的。

這些鞭子是由數十根牛頸皮條製作的。

牛頸皮經過硝製之後會非常的堅硬,且更有韌性,這些皮條都是大約兩到三毫米左右寬,留下直角的邊緣,然後緊緊的編織在一起。

平時需要保持一定的濕度,不能太乾,乾了容易開裂,又不能太潮濕,太潮濕會變得柔軟。

警察局中有專門的人負責照看這些鞭子,當然這也是值得的。

一鞭子抽在人的身上,在鞭子落下的地方會形成一片“#”形的痕跡,最初先是腫起來,整個創麵積都會腫起來。

然後那些有明顯傷痕痕跡的皮膚會在腫脹的過程中裂開,往外滲血,但出血量不高。

這些鞭子在使用前都會沾一下濃鹽水,此時裂開的皮膚開始吸收周圍的濃鹽水,傷口會進一步的撕開,同時濃鹽水灌注進去,引發更加劇烈的疼痛。

更有意思的是這種鞭子抽打出來的傷口不大,加上它是軟的,不會直接對器官造成壓迫性或者機械性的傷害,鹽水也能幫助消毒。

用這種鞭子即使抽打一整天,也打不死人。

隻需要兩三天,稍微治療一下,受刑者就能恢複的差不多,再次接受刑罰。

平時一般的小問題,被抽個十鞭子就差不多了,但今天審訊室中的家夥已經被抽了半個多小時了。

警察局局長光著膀子,濃密的胸毛散發著一股股令人惡心的惡臭,他用力掄起鞭子,狠狠的抽了下來。

“啪!”

他沒有問話,沒有問是誰派他去林奇的招工點鬨事的,也沒有問題其他人都是誰,還有沒有同夥。

以警察局局長和這些泥狗腿子互相較勁幾十年的經驗來看,在他們崩潰之前問的越多,反而越有助於他們反抗,不如什麼都彆問,就一個勁的打,打到他們自己開**代。

這比什麼都管用,這就是警察局局長的經驗。

每一鞭子抽在身上,被吊起來的年輕人就會慘叫一聲,他就像是海邊正在等待解剖的那些魚,離開了水的魚。

不管它們被掛起來的時候掙紮的多麼用力,幾個成年人都不一定能控製住它們,但隻要時間到了,它們就會自動的死亡,就像是這個年輕人。

又是一鞭子,“啪”的一聲,警察局局長眼神陰森,臉上的肌肉僵著,他憤恨的瞥了一眼吊著的年輕人,轉身把鞭子浸泡在鹽水裡。

打人也是一個體力活,不要以為打人很簡單,有這種想法的人基本上都沒有打過架,或者打過人。

其實打人很費力氣,一個正常的成年人,在激烈的對抗中能堅持三分鐘以上的,都可以說是非常有耐力的人了。

很多人連三分鐘都撐不住。

警察局局長抽打到此時,也有些累了,他端著杯子喝了一口水,微微的喘息了一會,然後又沉默不語的拿起鞭子,用力抽上去。

每次泡完鹽水的第一鞭都會打的格外沉,水分增加了鞭子抽打時的力量,年輕人再次慘叫起來,他的叫聲早就沒有一開始那麼大了,還很沙啞,甚至還帶了一絲哭腔。

警察局局長知道,他快要崩潰了。

……

幾分鐘後,警察局局長穿戴整齊的出現在了局長辦公室外,他拽著自己警服的下擺,用力的扯了扯,確保自己的衣服沒有一絲褶皺,然後又拽了拽武裝帶,這才敲了敲門。

在裡麵傳來了一句“進來”之後,他小心翼翼的推開了門,臉上帶著討好的笑容,先看了一眼坐在一邊的林奇,點頭致意,最後目光看向了旁邊的德拉格省督。

“交代了,省督大人……”,他頓了頓,“林奇先生。”

此時的他一點也讓人無法聯想到剛才審問室裡殘暴的模樣,不過不得不說,他還是很有能力的。

“前段時間有人聯係了一些本地年輕人,說是……”,警察局長瞥了一眼林奇,他的動作幅度雖然不大,但還是很明顯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