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444 企業文化(1 / 2)

加入書籤

“我不是很明白!”,阿斯爾有些慚愧,因為他的思維永遠都跟不上林奇,無論是過去,現在,亦或是未來,他的思維都要比林奇的慢。

他不太懂,如何帶著大家一起賺錢,是給這些工人們股份嗎?

那完全沒有必要,這些人中的確存在一些可憐人,但或許就是因為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不公平也造就了這些人某方麵的劣根性。

他們會騙人,會偷奸耍滑,阿斯爾已經被好幾名他的同胞欺騙過了。

第一個是工廠裡的工人,私底下找到他說自己的妹妹生病了,需要一筆錢來看病,但他湊不齊昂貴的醫藥費,希望好心的阿斯爾老爺能夠給他一點錢……。

那個時候的阿斯爾是一個好人,一個好好先生,他毫不猶豫的拿出了五千加利爾給了這個工人。

五千加利爾換算成聯邦索爾可能不怎麼值錢,四十多塊錢,但在納加利爾,這妥妥的已經是一筆巨款了。

幾天之後工人已經不提這件事,阿斯爾卻很好心的問起,工人說他的妹妹得到了救治,非常感激阿斯爾老爺。

阿斯爾為了避免增加工人的負罪感,換了衣服偷偷的向前看看工人的妹妹是不是真的治愈了,結果他發現這名工人的妹妹在做暗娼,他則把那筆錢拿去支付他的賭債。

這個發現讓阿斯爾很受傷,但他沒有說什麼。

然後是第二個,第三個,最終他麵對那些工人開始變得麻木,冷漠,他不知道誰在說真話,誰在說謊話,他隻是不想自己被騙。

所以當林奇說要帶著大家一起賺錢的時候,阿斯爾覺得……可能老板太善良了,他還沒有見識到這裡的人們內心中的齷齪。

儘管他這麼想自己的同胞會讓自己有些負罪感,但這就是他真實的想法,從一開始的憤怒,到現在的漠然,總要經曆一些心理上的轉變。

林奇不知道阿斯爾很短的時間裡居然想了這麼多,他點了點頭,“我隻是給他們提供一種可能,一種機會,一種可以觸摸的嘗試,這不也是你之前希望的嗎?”

他看著阿斯爾,阿斯爾略微低下頭挪開了自己的目光,“從後麵翻開的第一頁,好好的看一看……”

阿斯爾遵從了林奇的要求,把他手中的計劃書翻過來翻開,緊接著愣了一下,因為這上麵有一個很特彆的表格。

他有些驚訝的抬頭看了看林奇,林奇總是這樣不經意間就會展示某種東西給他,讓他困惑,又驚訝。

這是一個……他不知道怎麼形容。

這是一個用工的製度和薪酬結算的方法,最初的時候是完工日薪製,隻要在一天時間內做完相應的工作,工廠就會結算一天的錢給他們。

這筆錢不算少,可是和後麵的一比,就顯得不那麼多了。

等連續結算了一百次日薪,並且其中沒有出現任何意外的情況,比如說沒有完工,或者出現損失之類的。

那麼工人在工廠裡的等級能提升一級,進入二級的薪水製度,周薪製。

每周一筆薪水,簡單的換算起來,周薪的錢約等於十天日薪製工資能拿到的薪水。

如果說周薪製的薪水又多了一點的話,那麼接下來就是薪水更多的月薪製。

月薪製的薪水大約相當於六個周薪製才能拿到的薪水,約等於六十天日薪製的薪水。

月薪製是薪水發放方式的終點,但是等級卻能夠繼續提升,直至工人等級五級。

五級工人每個月獲得的薪水,大約相當於日薪製工人獲得薪水的四倍到五倍,即便是阿斯爾來看,這份薪水就算是放在聯邦,也隻有少數人能夠拿到。

它大約相當於六百塊錢索爾,約合七八萬加利爾。

“太多了!”,阿斯爾不由的感慨了一句,他放下表格,看著林奇,“太多了,林奇先生,我的意思是我們不需要給他們這麼多錢,他們就能夠為我們工作,有這些錢,我們完全可以雇傭更多的人。”

“如果你害怕他們偷懶或者做其他事情,我們也可以加入競爭機製,讓他們充滿危機感,沒有必要給他們這麼高的薪水!”

阿斯爾其實還有一種擔憂,一旦這些工人習慣了拿高工資,以後如果要調整他們的薪水,就會出事情。

林奇輕笑了幾聲,“阿斯爾,我的朋友,你見過我做蠢事嗎?”

阿斯爾沒有繼續勉強,基於他對林奇盲目的信任甚至是崇拜,他又看了看這份文件。

再次看的時候比剛才又有了一些新的感受體驗,或許……這裡麵有些他不了解的東西,這可能就是林的“魔力”。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