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445 公正之光(1 / 2)

加入書籤

自欺欺人。

看見西蒙先生這身裝束的時候林奇的腦海中就出現了這個詞,要知道昨天才鬨出了一個納加利爾青年黨的事情,他們的口號似乎就是驅逐外國人。

其實仔細的想一想,這個口號非常的微妙,並不隻是簡單的驅逐“外國人”那麼簡單淺顯。

普雷頓商行,或者說在納加利爾定居的這些外國人,他們實際上已經成為了納加利爾統治階層中一個新生的,外來的統治群體。

他們通過掌握著貿易權和控海權,把持著納加利爾的進出口貿易,同時他們又獲得了統治階層的認可,在加深了權力和財富的苟合之後,他們成為了上層社會裡新的一員。

他們這些人早就不是簡簡單單的外國人了,他們代表的其實是一種因財富而誕生的特權,或者說就是權力。

趕走外國人,就能拿回他們丟掉的東西了嗎?

並不會,因為無論是否存在這些外國人,不考慮普雷頓和海盜們的關係,隻是單純的討論貿易,商業,市場,這部分權力也不可能落入普通人的手中。

因為分配權力和財富的人還沒有發生任何的改變,統治階級裡手握權力的人還沒有發生改變,他們從外國人的手中奪回的東西,一轉眼又會被分給彆人。

所以他們要奪回來的不隻是商人手中的那些東西,至少現在還不是。

這隻是一場覺醒,甚至從某種層麵來說,是為了更強烈的覺醒所產生的一種鋪墊,是對統治階級的一種反抗。

當然,不管這個口號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有沒有這麼深遠,其實這都反映了一個問題。

那就是外國人始終是外國人,不會因為像是西蒙先生這樣的人娶了本地的女人,生了混血的後代,穿著本地人的衣服,履行著本地人的風俗習慣,他們就會認為這些人是自己人,而不是外國人。

一旦社會發生動蕩,這些潛入了人群中的外國人立刻就會被揪出來,他們的下場通常不會太好。

“這是我的妻子,還有我的孩子……”,他為林奇介紹著自己的家人,看上去他很愛自己的家人。

他手臂緊緊的摟著他妻子的肩膀,如果他妻子的眼睛裡沒有驚疑,小心,困惑之類的神色……

他的另外一隻手緊緊的牽著他孩子的手,如果他孩子的眼睛裡沒有閃現過某種茫然和驚喜,以及其他一些什麼……

或許林奇就真的信了。

幸福的人的幸福不是表現出來的,是一種由內而外的快樂,由內而外的幸福。

眼前這兩個人都沒有。

林奇對這些事情不太關注,他可不想知道彆人夫妻之間的感情是否和睦,簡單的打了一聲招呼之後,西蒙先生就鬆開了手。

他低頭看著身邊的兒子,他臉上的每一塊肌肉,每一個表情都在展示一種叫做“笑容”的狀態,但這個笑容是冷漠的,“我要和林奇先生談一談大人們才知道的事情,你可以到處轉一轉,省督的房子可不是這麼容易來的。”

不容拒絕的眼神讓少年幾秒前滿腔的喜悅逐漸的冷卻,沒有任何改變,他低著頭,表示了臣服。

和林奇,以及他的父母告彆後,年輕人離開了這個房間。

而西蒙先生的妻子則跪在了茶幾邊上,開始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這就是納加利爾,女性的社會地位非常的低,就算一個女性出生於望族,也很難改變她在家庭中的地位。

可能家庭背景讓她能夠比大多數女性的地位高,但也僅限於此,家庭是丈夫的天下,男性主宰一切!

等西蒙先生落座了一會之後,他斟酌著開啟了這次的談話,“林奇先生,沒想到上次我們見麵並不在很久之前,就已經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

這句話是他的真實感受,上一次他和林奇對話時,帶來的是來自普雷頓商行的邀請,他內心裡甚至不希望林奇能夠成為合作夥伴。

原因很簡單,每個地區每年的產出和市場都是有限的,多一個人來分,每個人就要少分一點錢,而且林奇還就在這裡,他會從西蒙先生的口袋裡拿走比他從其他地方拿走更多的財富。

這些財富原本都是屬於西蒙先生的,好端端的多出來一個人要瓜分他的收益,他肯定是不樂意的。

林奇拒絕了他的邀請他還有些幸災樂禍,他和普雷頓談起這件事的時候,在加入了一些主觀的感**彩去轉達林奇的話。

現在,林奇坐在這裡,普雷頓先生消失了,普雷頓商行也成為了過去,這難道還不足夠人們感慨嗎?

那麼龐大的勢力,在外海上還有海盜群,說沒就沒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