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478 人和從及眾(1 / 2)

加入書籤

林奇在人群中慷慨激昂的說著話,在不遠處,有幾名氣質和其他人截然不同的年輕人正在觀察林奇。

如果非要說他們到底有什麼不同……,大抵就是其他人可能是一坨屎,而他們是一塊石頭。

氣質這個東西真的很難描述,很多人甚至不相信有氣質這個東西,但氣質又真實的存在。

長相差不多的兩個同胞兄弟,一個富有,一個貧窮,他們同時站在你的麵前,即使不需要他們開口說什麼,你也有很大可能會猜中誰有錢,誰沒有錢。

人的氣質是一種綜合的,由內而外的表現,這幾名年輕人的身上散發著一種剛強,堅硬的東西,他們的眼神也不像其他人那樣沒有方向,完全迷失在黯淡的人生中。

“你們怎麼看?”,一名在這個團體中似乎有些地位的年輕人突然問道,其他人都圍繞在他的身邊,他的地位一定很特彆,“這個外國人。”

他是指林奇,其實剛才那句話就是他讓身邊的人喊出來的,也就在剛才,他臉上還帶著一些譏笑的看著林奇。

在他的眼裡,這不過是一個會演戲的外國人,他比其他外國人做的更多,可這些都是假象。

他看待問題的眼光還不夠老道,所以他讓人喊出了為什麼隻捐東西不捐錢的問題。

可是林奇的回答,卻讓他突然間覺得有些羞愧,這個時候他也才意識到這句話背後的智慧。

他甚至敢說,如果林奇現在當眾捐了一筆巨款給這個孤兒院,今天晚上就會有成群結隊的小偷,強盜,劫匪衝進這裡尋找那筆錢。

在尋找那筆錢的過程中殺死一個不具備反抗能力的院長女士,和一些驚慌中大喊大叫的孩子,那不過是隨手的一件事。

從這一點看,林奇比他考慮的周全,這也讓他對林奇滋生了一些他自己都說不上來的好感。

站在年輕人左手邊的另一個年輕人冷著臉,“他和其他那些外國人沒有任何的區彆,都是外國人。”

“我們這裡這麼窮,你們覺得他,還有其他那些外國人是真的要來幫助我們的嗎?”,他搖了搖頭,“不,他們隻是想要來掠奪我們的財富的,就像是以前的那些人那樣!”

這時又有一個年輕人嗤笑著說道,“你能有什麼東西被掠奪?”

“你的那雙爛鞋子?”

“還是你的破衣服?”

兩個年輕人誰也不服誰的低聲爭辯起來,他們誰也拿不出能讓彆人信服的說話和證據來說服對方,最前麵那個年輕人沒有說話,隻是看著遠處的林奇。

他們同樣是年輕人,一個已經……擁有了可觀的財富和地位,一個卻還在爛泥中掙紮著想要站起來,人真的不能和人比,會被氣死。

同時他的內心中再次滋生出了一絲火苗,如果不是納加利爾的體製,如果不是這些掌權者的貪婪,現在這個國家未必會是如此。

這也恰恰是他,以及更多人團結在一起的原因和目的,他們要推翻這個腐朽世界,創造一個符合人民利益的政府與國家。

“走吧,沒有熱鬨看了……”,他帶頭離開了這裡,身後的兩個小夥伴還在彼此爭吵,他們爭吵的內容已經從對外國人的態度上,轉移到了對彼此看不慣的一些事情上。

領頭的年輕人並沒有因此而沮喪,氣餒,他反而有些興奮起來,同樣是年輕人,他會比彆人差一些嗎?

林奇的愛心捐助活動終於在人們的掌聲中落下了帷幕,他本來還打算領養一個孩子——這聽起來有些驚悚,畢竟他的年紀不大。

領養孩子這個做法,會加速人們對他的接納,因為他有一個納加利爾人的孩子。

這種思想其實是一種很奇怪的東西,一種現象,人們並不清楚它是如何生效的,但它的確在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像是西蒙先生這些外國人就是依靠著生了一個有納加利爾血統的孩子,順利的融入到這個社會中的,至少表麵上是融入了進來。

人們會相信等他死後他的遺產會變成納加利爾人的財富,可能是抱著這種想法,人們對待這類人都有很大的寬容態度。

林奇還不想結婚,更不想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個妻子是一個納加利爾人。

當然,他沒有絲毫看不起納加利爾人的想法,他不歧視任何人,隻是不喜歡孜然味的體味。

不過最後他還是放棄了,那些小煤球實在不怎麼可愛,他現在也沒時間去照顧這些小東西。

稍晚一些的時候,林奇見到了內爾。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