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449 這裡是國外(1 / 2)

加入書籤

父子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對於第一次出國的內爾來說,這真是一場從來都沒有過的新奇體驗。

聯邦人有很多機會接觸到外國的信息,一些外國的錄像帶,一些報道外國的節目,每個聯邦人似乎都有一種“我對這個世界知道的比天主都多”的情緒。

在街邊隨時隨地的采訪一個人,問他對某個國家的看法,不管他是不是真的知道這個國家以及這個國家的一切。

他總是能夠以最快的速度在自己的腦海找到類似差不多的東西關聯在一起,然後給出自己的評價,他們對世界如此的了解,卻從來都沒有跨出國境線半步,至少絕大多數人是如此。

“我沒來的時候恨死你了,林奇!”,內爾毫不顧忌的說出了自己的真實感受,“你把我一腳踢到了這個鬼地方,但是我現在要感謝你,這裡簡直是天堂!”

內爾似乎完全的放飛了自我,在他和小秘書的“奸情”被林奇發現之後,他和林奇之間的關係變得更加有趣了。

不再是完全的父子關係,更像是一種什麼都可以說,但唯獨不是父子的朋友。

他們可以比普通人談的內容深很多,也不需要計較什麼。

“人們很熱情,你知道嗎?”,內爾雙手扶在藤椅的椅背上,翹著腿,有些吊兒郎當。

任何一個熟悉他的人都很難把他和以前那個大多數時候都保持著沉默,偶爾會暴怒,灰頭垢麵的工人形象聯係在一起。

金錢改變的不隻是他的生活,也改變了他的人。

“特彆是那些女孩,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之多熱情的女孩……,抱歉,我不該說這個。”,就在內爾差點把他這段夜夜當新郎的快樂分享給林奇的時候,他才突然意識到那是他的兒子。

在聯邦的家庭中家庭成員的關係維係方式方法,完全根據經濟情況來決定,誰掌握著家庭的財源,誰就更具有主動。

林奇就很具有主動,這也是內爾開始習慣忽略父子之尊卑關係的原因。

不過也有很多家庭的父子,或者母女會討論一些關於性方麵的事情,在女權主義和性平等的今天,談論起這個話題並不丟人。

林奇擺了擺手,“沒關係,不過我對你的私生活並不感興趣,還有,我聽說不乾淨的人會有病,你要小心你自己,否則我會把你丟到東大洋的某個小島上度過一生。”

他稍稍開了一個不怎麼好笑的玩笑,這句話讓內爾改變了一下坐姿,他可不想因為某些小原因真的被丟到了東大洋上孤苦伶仃的過一輩子。

看上去這好像是在開玩笑,但他敢打賭,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林奇一定會那麼做,而且還不會讓他死掉!

那不如殺了他,在享受過如此精彩的生活之後,他已經無法回到過去的生活中了。

林奇在內爾的身上多看了幾眼,他把聲音稍稍放低了一些,“告訴你手下的那些工人,不要亂來,這不是聯邦。”

“如果你們把事情鬨的不可收拾,到時候真要是死了幾個人,聯邦也不會為你們出頭。”

“現在我們還在平穩的蜜月期,隻要事情不太大,聯邦隻會當做看不見,你明白我的意思嗎?”,林奇拍了拍內爾的胳膊,“好了,儘快去找個地方,不要太遠,交通方便,找到後再來聯係我。”

內爾點著頭站了起來,他拍了拍褲子的邊縫,似乎想要說點什麼,但又什麼都沒有說,快速的轉身離開。

從省督的房子裡出來,內爾的表情就有些嚴肅了。

這段日子過的太好了,他還沒有意識到嚴重性,知道剛才林奇談論這件事的時候,在他不承認他有些畏懼林奇的因素的影響下,他發現他和他手下那群人可能有點危險。

納加利爾的女孩們很熱情,熱情到她們主動的去勾引內爾和那些工人。

一開始他們還不很膽小,畢竟他們都沒有在國外乾過這種事,他們還有一種自己都說不上來的國家情節和自豪感,覺得自己的一言一行都代表了拜勒聯邦在國際社會中的形象。

但,實在是招架不住這些女孩們太熱情了,加上現在的天氣又熱,這裡的女孩們並不像聯邦的女孩那樣,可以買的起內衣卻不穿。

這裡很多女孩買不起內衣,她們又穿著涼快的衣服,在一群大老爺們周圍轉了轉去。

三五天,一周,兩周,缺口就這麼打開了。

當第一個哼哼嗤嗤的人被其他人發現之後,營地裡就來了很多女孩。

有些是想要換點錢,他們不介意用一杯啤酒的錢來取樂,有些則什麼都不要求,隻是單純的仰慕這些外地人而已。

現在想想,那有那麼簡單的事情?

外麵的世界並不安全,各種新聞也始終在說,在這個時代願意離開聯邦到外麵來闖蕩的,還有兩種人。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