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450 便宜的壞處[本章由:王強一號,冠名加更](1 / 2)

加入書籤

第二天一整天都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小夥子們雖然有些不情願,可還是聽從了副經理的要求,和一些女孩說明了這邊的情況。

一直到晚餐之前都沒有出現什麼意外,副經理和內爾都鬆了一口,就在天色黑下來,他們打算去弄點吃的時候,一個二十四五歲的年輕人站在了他們的麵前。

他的麵色很窘迫,身後還站著一個本地人女孩,內爾的頭皮微微一麻,就知道可能出事了。

他攔在了副經理說話之前,站在了這個年輕人的麵前,輕聲的,很柔和的問道,“怎麼了?”

他知道他麵前的這個家夥,他就比林奇大了四歲,但他已經是一個孩子的父親,一個妻子的丈夫。

聯邦奇葩的年齡規定讓人們可以在高中沒有畢業的時候就結婚,而且也的確有一些人在高中畢業之前就結婚了,可能是真的因為愛情。

這種人不在少數,二十一二歲結婚是這個時代的規則,一種無言的潮流,如果不是林奇不聽話,如果不是凱瑟琳的母親對他們兩個人在一起不滿,他們的孩子可能連孩子都有了。

內爾麵前的家夥正承擔著沉重的家庭負擔,他必須養活他的妻子和孩子,還有他的母親,這是一個單親家庭的孩子。

一個女人把他拉扯大並不容易,他這麼做除了為自己的家庭外,也是想要減輕他母親的負擔。

但是隻是來了一個月,這個有點放不開的大男孩很快就和一個女孩滾在一起。

“這是……”,他首先為內爾介紹了一下身邊的女孩,然後撓著頭皮有些煩惱的說道,“她懷孕了。”

不等他繼續說什麼,內爾就很強硬的說道,“把孩子打掉!”

年輕人抬頭看著內爾,他想過了很多的可能,唯獨沒有想到過內爾會如此果斷的要求他打掉自己的孩子。

全世界的語言都源自於同一個語種,所以才會有國際標準通用語這個東西,隨著外國人來到這個國家,納加利爾也開始流行起國際通用語。

同一個詞,不同的口音能說出不同的語言,聯邦的發音相對標準,所以納加利爾人能聽懂。

相反的是納加利爾人說的通用語裡夾雜著太多土話,外麵的人不太能聽懂。

女孩聽懂了內爾的話,她受驚嚇的連退了好幾步,仿佛內爾可能隨時就會傷害到她個她肚子裡的孩子那樣。

年輕人這個時候也反應了過來,他擋在了內爾和女孩之間,看著內爾說道,“我是教徒,內爾先生。”

聯邦最大的教會所信奉的天主反對墮胎,在一些主力的教區,教會甚至推動了當地立法禁止墮胎,還把這種行為,和負責這種手術的醫生列入了犯罪行為和罪犯的行列當中。

對於教徒們來說,墮胎就等於是謀殺,是犯罪,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內爾皺了皺眉頭,“難道你想要帶著這個女人和孩子回聯邦嗎?”

“你難道不想想你在聯邦的妻子,你在聯邦的孩子,以及你的母親知道這件事,看見這兩個人之後會有什麼感想和反應嗎?”

“他們本以為你會為了他們辛苦的工作賺錢,給他們一份穩定的生活,但是沒想到你不僅把錢帶回去了,還帶了一對多餘的人,這就是你來之前說的要讓他們過上的好日子?”

“我覺得他們會希望你根本就沒有來過這裡!”

內爾的語氣嚴肅,昨天林奇才說過這件事,今天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要是再遲一段時間,估計孩子都生出來了,到了那個時候,就是一個更大麻煩。

還好,現在問題發現的很早,可以解決這件事,隻要把孩子打掉,再給一筆錢,他相信這些喜歡錢的女孩們不會再有任何的意見。

就在內爾和年輕人用看似爭吵的方式交流時,那個女孩匆忙的逃走了,等他們兩人發現時,女孩早就沒有了蹤影。

“明天我再給你一天假,你去把話和那個女孩說清楚,我可以私下給你一千塊,這些錢足夠撫平那個女孩受到的傷害!”

內爾的表情不容拒絕,“我這是為了你考慮,我其實可以什麼都不管,但你跟我出來的,我還希望能夠把你帶回去!”

第二天早上,出事了。

一群本地年輕人手裡拿著鐮刀,鋤頭之類的把營地的進出口包圍了起來。

說是營地,其實就是一圈簡易的圍牆加上一個大門,用預製板很容易就能做出解釋的圍牆,至於為什麼不用鋼筋鐵絲和鋼板,主要是為了財產安全考慮。

在缺少煉鋼廠,缺少煉鋼技術的納加利爾鋼鐵這樣的東西就是硬通貨,用鋼板鋼筋之類的紮營就和用鈔票壘一棟房子一樣可笑。

隻要一夜功夫,除了人,什麼都不會剩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