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454 聽林奇老爺的話有飯吃(1 / 2)

加入書籤

歪倒在地上的年輕人抱著大腿慘嚎著,三顆子彈中有一顆打歪了,剩下的兩顆打進了他的大腿中,並且造成了穿透傷。

這主要是因為年輕人的體脂不多,肌肉纖維也不夠強壯,子彈可以輕而易舉的撕裂一層薄薄的皮肉從另外一邊穿出來。

“走運的家夥!”,林奇放低了槍口,“你的神注視著你,給了你好運,我寬恕你了。”

子彈沒有射中骨頭,如果射中了的話子彈會卡在骨頭上,而不是射穿之後掉出來,這種皮肉傷看著很恐怖,當然事實也的確如此,但它並不麻煩。

隻要做好傷口處理,他要不了多久就能痊愈。

年輕人掙紮了一會,慘叫聲才逐漸的平息,他滿頭都是豆大的汗珠子,強撐著讓人扶著自己站了起來。

“感謝您的仁慈,林奇先生……”,又是一連串的讚美,年輕人可能認為是林奇故意不擊中他的腿骨,所以林奇是寬容的,仁慈的,他也沒有要求一定就要打斷他的腿。

可是他,以及其他人哪裡知道,這純粹是因為林奇槍法不好,但這也給這件事帶來了正麵的一麵。

相信宗教,相信神明,相信命運的人總是認為人生的每一步都是由某個意誌決定的,比如說林奇沒有打中這個年輕人的腿骨,他的寬容和仁慈占據了一些作用,同時命運也起到了作用。

這也使得其他年輕人開始接受這個結果,他們排著隊,接受槍擊,哪怕有人運氣不好,子彈擊中了骨頭,他們也會被人們攙扶起來,稱讚林奇的仁慈和寬容。

甚至到最後,林奇還拿出了一筆錢,讓他們去找醫生醫治他們的腿傷,這一連串的舉動讓人一時間對林奇又尊敬,又敬畏。

就在大家以為事情到此結束的時候,林奇又說話了。

“我知道,有些人從這裡拿走了一些屬於我的東西,就像是我們剛才經曆過的事情那樣,我是一個講道理的人……”,他站在營地中央,看著周圍圍觀的那些民眾,從容的氣質讓人心折。

“你們拿走了我的東西,弄壞我的地方,我會給你們一次機會,讓你們見識到我的寬容。”

“把從我這裡拿走的東西還回來,我就放棄追究你們的其他責任,但如果有人不那麼做……”,他看向了一旁的警察局局長,“你會抓住他們,對嗎?”

林奇並不是本地的官員,也不是本地的統治階級,他隻是一個外國的商人,但此時此刻,他這麼做,卻讓不會讓人覺得他做的不對。

警察局局長連連點頭,“是的,林奇先生,我一定能抓住那些人!”

“很好,交給你了,我要帶我的父親去處理一下他的傷口。”,林奇說著又看向了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年輕人,“給你三天的假期享受自己的新婚,三天後我要在工地上見到你,聽明白了嗎?”

林奇帶著內爾坐上車的時候,內爾的血早就不流了,他都開始用手摳那些乾涸在皮膚上的血塊,“我以為你會更殘暴的對待這些人。”

“為什麼你會這麼看,我們可是文明人?”,林奇有些奇怪的把手槍還給了上士,順便還稱讚了他的武器,“你的手槍很棒,不用換彈夾就能射出很多的子彈。”

上士齜牙咧嘴的笑了笑,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在軍隊中對自己持有的槍械進行有限度的改裝是允許的,像是增加彈鼓和彈夾的容量都是最常見的。

有些人會特意的增加手槍的彈夾容量,因為在這個時期,一旦戰爭進行到需要用手槍的程度,基本上也不會再有換彈夾的機會了。

在世界大戰期間沒有參加過任何一次戰爭的聯邦士兵們雖然沒有上過前線,但是他們的準備工作做的很充分,上士改了自己的手槍彈夾,據說還有一名士兵發明了一種大彈鼓,還拿到了專利,目前任職於某軍事工業集團搞開發工作。

小改裝很正常,這沒什麼特彆的。

把槍還給了上士,林奇才轉頭看向了內爾,“殺了他們其實並沒有什麼用,除了讓本地人更加討厭你,仇視你,隨時隨地有可能會讓你遇到要你命的危險之外,你什麼都得不到。”

他把話說的很明白,在目前的情況下殺死這些人其實就是大概……幾十塊錢的事情,這幾十塊錢隻是子彈錢而已。

他都不需要為那些被他下令打死的人多掏哪怕一分錢去做後續工作,省督這些人會幫他搞定這場風波。

事情可以做,但話還是那句話,沒必要。

內爾也歎了一口氣,“那就這麼放過他們了?”,他咬牙切齒的哼哼著,“他們弄壞了我們的大門,我們的房子,搶走了我們的東西,還把我的腦袋打破了,就這麼放過他們了?”

林奇上下打量了一下內爾,看的後者有些不自在,“瞧,剛才讓你出氣的時候你不動手,現在你心裡不舒服了……”

他說著笑了起來,笑聲逐漸停下來的同時,臉上也多了一些玩味,“放心吧,內爾,這件事不會這麼簡單的就是結束了,我是一個公平的人,記得嗎,我會給他們公平的結果……”

林奇搖了搖頭,“總之你知道就行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