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466章 父與子(1 / 2)

加入書籤

陰森的房間裡大祭司盤腿坐在床上,床邊的熏香爐中飄蕩出來的青煙彌漫在空氣中,這讓空氣中帶著一絲神秘的味道。

這種熏香中有一種能夠讓人平靜下來的魔力,讓人變得有些……飄飄欲仙,特彆是當他們閉上眼睛,耳邊傳來祭司們的哼唱時,靈魂似乎都要脫體而出!

每當到了宗教活動日,這些熏香就能派上大用場,那些在恍惚之間見到了“轉生”、“來世”、“幻滅”的信徒會變得更加狂熱,也會帶動整體的宗教氛圍和氣氛走向狂熱。

人們在迷幻中自認為看見了世界的真理,看清了世界轉動的真相,也愈發相信那些祭司們所說的一切。

這種熏香是大祭司的獨門絕技,每個地方的大祭司都有自己調配熏香的秘訣,這個秘訣也隻有大祭司自己能知道,代代相傳,且隻傳給下一任大祭司。

普通的熏香讓人們見識不到那些神神叨叨的東西,祭祀的威信就會下降。

這就是為什麼神權如同世俗權力那樣能夠一代代的傳承下去很難動搖的原因,有太多的東西壟斷在統治者手中,普通人彆說通過什麼途徑去了解一下,連接觸都沒有機會。

房間裡除了大祭司之外,還有他的孩子們,這些人們聚集在一起,他們跪伏在地上,對大祭司不僅有著麵對父親的尊敬,還有深深的畏懼。

聽著挺……不可思議的,這也是他們最真實的態度,具有各種不可預料之神力的父親,是他們的驕傲,也是他們恐懼的源泉。

人們都向往著神明的一切,又畏懼被神明注視。

大祭司從從思考中醒來,他呼出了一口濁氣,隨和他的呼吸聲,跪在地上的孩子們似乎也放鬆了一些。

熏香爐中筆直升騰的青煙多了一些褶皺,但很快又變得沒有波瀾。

“神明帶來了新的旨意,大破滅將要到來了,但神明也仁慈的賜給我躲過災禍的辦法……”,他看著那些額頭已經緊貼地麵,再次屏住呼吸的孩子們,輕聲說道,“聯邦,去拜勒聯邦。”

“隻有去了拜勒聯邦,那處神明注視不到的地方,才能躲過破滅之劫!”

大祭司的幾個孩子們並沒有表示出欣喜或者苦惱,隻是認真的聆聽著大祭司的話。

“我是神明的代行者,我誕生於創世,也必然將在破滅中迎來毀滅,所以我不會過去,去的隻有你們。”

“婆洛瑞卡……”,他看向了自己最小的,也是最疼愛的孩子。

已經徹底融入聯邦社會並且有了一個稍顯中性化名字的“瑞卡”把按在地上的手翻轉了一下,手心朝下,手背朝上的雙手翻了過來,變成手背朝下,手心朝上。

在本地的宗教儀式中,這代表準備接受神明的旨意和恩賜。

“你去過那片神外之地,你比他們都有著更廣闊的見識,你要照顧好他們。”

“我不在時,你便是引導他們的使者,有規勸他們的義務,也有懲戒他們的權力。”

大祭司兩個年紀最大的孩子身體動了動,他們想要反對這件事,但最終還是什麼話都沒有說,大祭司和省督不同。

省督的威信來自於他手中掌握著的生殺大權,大祭司的威信則源自於神明。

省督可能有時候會作出錯誤的決定,但神明永遠都不會。

瑞卡重新翻轉了雙手,以表示聽從了大祭司的話,大祭司這才把目光投向其他人。

他看著這些孩子,沉默了一會之後,還是歎了一口氣,什麼都不想說話了,“出去吧,婆洛瑞卡留下,你們去準備準備,近期就要離開這裡。”

其他孩子站起來,弓著腰,低著頭,雙手自然的朝兩側舒展開的向後倒退著離去,以此表達自己的虔誠和坦蕩。

其他人離開之後,房間裡隻剩下瑞卡和他的父親,滿臉都是刺青的大祭司。

“您真的不和我一起離開嗎?”,在這個時候,瑞卡還是忍不住說出了這句話,他本以為自己不會說。

其實不管雙方的地位如何變化,父親就是父親,孩子就是孩子,他們之間的血緣關係讓他們有著超出普通人之間的感情,瑞卡希望大祭司能一起離開,不過這注定得不到一個能讓他滿意的答複。

可能是房間裡隻剩下他們兩個人,大祭司顯得輕鬆了一些,他拍了拍自己的腿,“你瞧我,我還能去什麼地方?”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