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467章 錢算什麼(1 / 2)

加入書籤

不多久時,林奇的出現,讓瑞卡明白了身處納加利爾的大祭司,是如何知道“基金”這個詞的。

林奇沒有像定居在本地的外國人那樣假意的迎合本地的宗教習慣,他沒有手掐著祈福的手勢祝每個人都能快樂,他隻是平靜的看著,然後說一句“你好”。

包括大祭司,林奇也隻是說了一句“你好”來當做他們雙方見麵時打招呼的方式。

他看了一眼瑞卡,瑞卡在林奇的注視中低下去頭,他還是有點畏懼林奇的,骨折的痛苦很難那麼簡單的忘記。

瑞卡的退縮和低頭讓他沒有注意到,在他做出這些舉動時,大祭司眼底留存的一些希望也破滅了,轉而變得平常起來。

“你先離開,我有些事情要和林奇先生談一談。”,大祭司發了話,他看著自己最寵愛的小兒子,後者彎著腰,攤開雙手,倒退著離開。

他沒有抗拒,因為這個房間裡無論是林奇還是大祭司,都是他無法對抗的存在,他沒有對抗的心思,也沒有對抗的能力。

看著林奇口中的瑞卡離開後,大祭司站了起來,走到了離林奇不遠的地方,麵對這個年輕人他沒辦法盤腿坐著,那是對強者的不恭敬。

林奇可能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強者”,那種肉身力量強大的強者,但他是那種擁有財富,且財富力量強大的強者,比單純肉身強大的強者更強。

理所當然的,麵對他時,也需要拿出自己的敬意。

“這邊請,這裡的空氣不太好……”,大祭司邀請著林奇越過了房間裡的陳設,從後麵一處不起眼的牆壁側麵的小門中走了出去,緊接著一切都變得豁然開朗起來。

不亞於省督房子的自然環境,一顆顆熱帶特有的高冠樹木林立,地上有一條小石塊鋪成的路,非常的乾淨。

一陣陣涼爽的風讓人心曠神怡,無論是省督,還是大祭司,都是懂得享受的人。

“婆洛瑞卡告訴了我他這段時間在聯邦的經曆,他沒有說全,他隱瞞了一些,我能看得出來,我希望你可以告訴我,除了他說的那些很平常的事情之外,還發生了什麼?”

一邊走著,大祭司一邊先提出了自己困惑。

他能夠看得出來,他的小兒子經曆了一次巨大的成長,作為一名父親,可能這些孩子們認為他對他們的關注不夠,其實他一直很在意這些孩子們,最在意的就是他的小兒子。

他知道那是一個怎樣惡劣的孩子,從小他就像是一個混賬,因為他出生在這樣的家庭中,父親是大祭司,瑞卡的地位比省督的兒子們還要高,他可以肆無忌憚的做他任何想要做的事情。

在他十四歲的時候他就已經不是童身,他喜歡撕咬折磨那些異性,他喜怒無常。

但這沒關係,誰讓他上輩子做的不錯投了一個好胎,這輩子成為了大祭司的孩子,他這麼做,是他應得的。

每個信仰宗教的人都這麼認為,也愈發的相信隻要自己能夠承受現在所有一切的不公平,將來自己也有機會出生在大祭司,省督之類的家庭中,享受著今天施加給他們痛苦的那些人一樣的權力,以及樂趣。

這次瑞卡從聯邦回來,他變了,變得沉穩了不少,氣質內斂了,不那麼張揚肆意的外放,他終於變得像是一個正常人了。

這讓大祭司很欣慰,但他也很好奇,到底是什麼,讓這個孩子有了這樣巨大的變化。

這是一種好的變化,特彆是以後他不能利用自己的權勢去庇護那個孩子的時候,他現在的每一次成長,每一次進步,都能減少他將來遇到危險的機會。

他認真的看著林奇,“即使有些……我也不會計較,我隻是很好奇,是什麼讓他成長了。”

林奇沒有大祭司想象中的那麼吞吞吐吐或者不好意思開口,他直接說出了一個詞——疼痛。

“我弄斷了他的骨頭,大祭司閣下,在他清醒的時候,當然我這麼做肯定會有我這麼做的理由。”

“你知道,聯邦是一個法製的社會,在這裡他認為很正常的事情,在聯邦就能讓他一輩子被關押在監獄中,所以我用疼痛,讓他明白了一個道理。”

“在聯邦,他隻是一個普通人,不是誰的孩子,也沒有特權!”

大祭司聽完之後不斷點著頭,“很好,你做的很好,我年紀太大了,有時候不舍得對這些小東西們動手,你幫我填補了這部分的空缺。”

臉上滿是皺紋和刺青的大祭司此時有些慈眉善目的模樣,但誰都不知道他不久之前親自下令,讓護法神去誅殺那些搗毀神廟的罪孽之人。

所謂的仁慈,所謂的手軟,那隻是在對他自己的孩子時才會誕生的情緒。

對彆人的孩子?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