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468章 都是為了孩子(1 / 2)

加入書籤

在納加利爾,大祭司們絕對是最有錢,但同時也是最低調的一群人。

每年有很多的宗教活動節日,每到這種節日的時候,人們就開始準備金器,並且送往附近的神廟進行祈福。

窮人家用不起好的金器,但又不能不送——如果想要投個好胎,那麼每年的活動節日就是表現的時候了,人們可以不富有,但不能沒有,哪怕是刷了金漆的器皿。

有時候一些祭祀也會引導人們,說為什麼那些有錢人越來越有錢,有權人則權力穩固,就是因為他們獻祭的金器更符合神明的心意。

這也造成了另外一種外國人絕對無法了解到的本地現象,一旦到了重大的宗教活動節日,一些瘋狂的宗教家庭就會賣兒賣女賣妻賣房的去籌集黃金,來打造一個金器獻祭給神明以表達自己的虔誠。

這種事情近幾年稍微少見一些,外國人的到來也的確讓一些事情發生了一些改變,但社會中依舊存在這種現象,特彆是那些老年人們,等他們快要喪失家庭權力的時候,他們就會這麼做。

把所有自己能夠支配的東西都賣掉換取金器獻祭給神明後開始流浪,路邊那些流落街頭的老人中,除了被家中子女趕出來的之外,不少人都是這樣的。

他們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取悅神明,好讓自己死後能投一個好胎。

全民的宗教狂熱讓每個地區的神廟都成為了一個巨大的黃金收集機構,從金漆到金包器再到純金的金器,每年都會有數量巨大的這些東西流入各地的神廟當中。

神廟則會把這部分東西委托給一些人,或者乾脆自己處理,把黃金提煉出來,熔燒成為金錠或者金餅。

因為他們缺少專門的工具,流程也不那麼完善,以及存在的奸商往金器裡麵添加東西的行為,這些儘快的純度都不是很高。

其中最多添加的就是銅,這東西隻要處理的好,一群沒上過化學課的祭祀還真不容易發覺。

林奇搖了搖頭,把金餅丟回到小金山上,他走到金山旁,看著這些布滿大洞小眼的金條金餅,眼神有那麼一瞬間的恍惚。

聯邦現在的金價很穩定,不是很高,得益於這幾年來金融和經濟的持續下滑,白銀和黃金等貴重金屬的價格都在穩定的提升,其中黃金的價格已經漲到了三十七塊錢一盎司,而白銀的價格也意外的漲到了一塊七一盎司,分幣單位不計入統計。

一噸等於三萬兩千五百多盎司,一頓純黃金的價格已經突破了一百三十萬。

林奇看著這些黃金,心裡默默的計算了一下,這裡最少堆積著過千萬的財富!

但它比一千萬的鈔票放在人們的麵前更具有視覺衝擊力,黃金這種東西從被人們發現開始,它們就牢牢的吸引著人們的視線!

林奇給了一個他認為很合適的價格,“大概一千到一千五百萬聯邦索爾之間。”

他本以為大祭司會矜持的表示一下他是如此的富有,但讓林奇沒想到的是,大祭司也愣住了。

“這……這麼多?”,大祭司似乎對這個數字有些茫然,“我心裡的那個數字比你說的這個少……一些。”

他本來打算說少不少的,他覺得這裡可能隻有三五百萬左右,當然這也和這些年裡普雷頓商行的行為有關係,他們回收黃金的價格並不和國際黃金價格接軌。

同時納加利爾其實是有豐富的黃金礦藏,這也是造成大祭司覺得這些東西不會太貴的原因。

林奇點了點頭,他隨手拿起了一根金條,因為澆築的時候磨具不夠乾淨,本身溶液雜質較多,在金磚背麵形成了一圈氣孔,這些氣孔小的有大豆大小,大的能把手指塞進去,這其實也削減了目測的價值。

“運輸,重新提純,人工費用,這些額外的開支都要從它的價值中扣除,還有一些安保費用和銀行的保險業務。”

“這麼多的黃金如果私人收藏很容易出事,隻能存在銀行的保險庫中,這些也是費用。”

哐的一聲,他把金條丟了回去,看著滑落的金條和金餅,林奇有些感歎,這些人太他媽的有錢了!

當然這也很正常,這就是落後的國家的特征,財富和權力比發達國家更高度的集中在極少數人的手中,這也是一種社會結構不合理的表現之一。

社會整體結構和機製越成熟,越先進,財富在各個階級中的分布也應該越均衡,人們理想中的社會結構是頂層和底層在財富、社會義務方麵是相同的,權力會因為分工的不同有所倚重。

越向這方麵發展,社會製度也就越先進,但納加利爾現在這種則不同,財富和權力高度的集中帶來的隻有社會在緩慢的走向死亡,統治者們牢牢的控製住權力和財富,等同於剝奪了普通人的**。

普通的人們無法通過勞動或者其他方式獲得財富、權力、地位等物質精神方麵的晉升和享受,他們就會喪失努力的動力。

他們情願躺在汙水裡等待死亡的降臨,也不願意站起來,找份工作把肚子填飽,當然沒有工作的機會是另外一個問題。

但不管如何,如此多的黃金堆放在這裡,看著它們,林奇的思維從外麵那些衣衫襤褸等待著去投一個好胎的人的身上收了回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