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476章 細無聲(1 / 2)

加入書籤

“推動納加利爾升值對於我們雙方的各項合作,以及我們幫助納加利爾實現工業自主化的過程,都會有很大的幫助!”

布佩恩的核心地帶,特魯曼先生正在和納加利爾聯合王國的外交官聊天,商談的討論著有關於推動加利爾升值的問題。

兩人坐在院子裡,地麵上鋪著嫩綠色的草皮,這些草皮每一尺的價格高達四塊五十萬五分,在不高的柵欄外,就是熱鬨的街道。

在動中取靜,也彆有一番滋味。

偶爾從路邊經過的人們也會注意到院子裡草坪上正在聊天的兩個人,有些人會露出稍顯困惑的神色,其中一個人他們肯定多少有些印象,像是在什麼地方見過,但一時間又想不起來。

忙碌的生活和工作讓他們沒有太多的時間停下腳步靜靜的思考一會和工作沒有關係的事情,他們也注定隻能帶著疑惑,和羨慕嫉妒離開這裡。

每尺好幾塊錢的草坪……,這已經不是一般的奢侈了。

這些草坪隻會在這裡停留大概兩三個月,等它的顏色變得比較深之後,這個房子的主人就會更換它。

這裡至少有上百平方的草坪,僅僅是更換這些草皮的價格,都讓很多人望塵莫及,這就是人們羨慕嫉妒的原因,但也是他們加倍努力的動力。

在這裡,擁有財富就擁有一切。

草坪上被人們當做是景觀的倆人也沒有停下,繼續在聊著天。

納加利爾的外交官端著咖啡杯,另外一隻手拿捏著攪拌勺在咖啡杯中不斷的攪拌,他有點心不在焉。

從雙方遞交了國書開始,特魯曼先生就主張讓加利爾升值,但外交官和聯合王國中央政府的意見是暫時擱置下來,他們總覺得聯邦人不會這麼好心。

站在納加利爾人的角度來看著其實是一件好事情,因為加利爾的升值意味著他們手裡的錢變得更值錢了——這種貨幣價值升值的體現不會明顯的表現在國內的經濟結構中,但在對外貿易,特彆是進口貿易中,表現的格外明顯。

比如說現在,納加利爾人如果想要從聯邦進口一個價值一百聯邦索爾的商品,他們需要支付一萬塊錢的加利爾,這隻是一個假設。

那麼在貨幣升值之後,他們可能隻需要支付八千加利爾就能夠買到這件商品。

在已發行流通的貨幣基數不增加和減少的基礎上,他們就可以花更少的錢,買到更多的東西,這對納加利爾人和這個國家來說沒有任何的壞處。

他們可以用同樣的錢買到更多的東西,這恰恰是他們現在最需要的,如果他們想要發展的更加迅速,就缺少不了經濟方麵的支持。

可問題是,大家都覺得聯邦人不會這麼好心的幫助他們,在這次締結外交關係的過程中,外交團,納加利爾的中央政府,外交官,已經把聯邦這些人看的透透徹徹了。

很多人說納加利爾是落後且野蠻的國家,可他們覺得,比起聯邦統治階層的嘴臉,他們才是真正的野蠻!

“特魯曼先生,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正在積極的和國內溝通……”,外交官一臉的無奈,“我隻是一名外交官,為難我沒有任何價值。”

他說的很可憐,看上去也很可憐,可真正的真實情況到底如何,大家心裡都還算清楚,這隻是慣例的“閒聊”。

特魯曼先生抿著嘴笑了笑,他摘下墨鏡拿在手裡把玩了兩下,又戴了回去,“你這在聯邦的這段時間,覺得這裡怎麼樣?”

突然間的“閒聊”讓納加利爾的外交官有些措手不及,但能夠當外交官的人,反應都是很迅速的,他放下手中的咖啡杯,真正的閒聊起來。

“不錯,這裡的生活的確非常的豐富,比納加利爾的生活更有趣一些,但有優點就有缺點,這裡的人們把金錢看的太重要,把權力看的也太重要了,這讓他們迷失在金錢和權力的**中。”

“這一點它不像納加利爾,我們有堅定的信仰,即便是金錢和權力,都無法動搖納加利爾人的信仰,我們可能貧窮,但我們精神上富有!”

外交官說著還談到了他剛才的用詞,“這也是我最近才學會的一個詞,精神財富,之前我不知道如何表述這種東西,但現在我知道了,精神財富,描述的很準確。”

“我們物質貧窮,但精神富有!”

這是他能夠找到的最合適的解釋了,他沒辦法睜著眼睛說瞎話,說納加利爾比聯邦富有或者差不多富有,也沒辦法說納加利爾人就是喜歡貧窮享受貧窮,所以他用精神財富上的富足衝抵物質財富的困乏,為自己和自己的國家討回了一點麵子。

特魯曼先生笑著看著他,“你是一名合格的外交官,你很誠實,也很幽默……”,兩個人都知道他口中的“幽默”代表什麼。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