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478章 生日和準備開溜[本章由 飲灬月冠名加更-7/8](1 / 2)

加入書籤

姑且不論蓋弗拉皇帝又沒控製住自己的脾氣在統治者大殿上咆哮發火,林奇卻迎來了他的生日。

十月十日,他二十二歲了。

去年十月十日他並沒有過生日,他不是很習慣這個,或者說在來到這個世界之前,他已經習慣了不過生日。

在那種地方過生日其實是一種煎熬,因為你一輩子都無法離開一個樊籠,每過一次生日,其實都是在提醒自己,一些人,用這樣的方式,又謀殺了自己一年。

所以在那邊的人基本上不會過生日,這點和普通的具有廣泛性的地區小房間不同。

在那些地區的普通小房間裡,人們會過生日,有些友善的地方還會組織生日活動,讓大家能夠找到一點樂子,還有才藝表演什麼的,很熱鬨。

因為他們最終還能出去,獲得自由,每過一次生日,就意味著他們離自由更近一步。

但在林奇的那個地方,美國一次生日,就離墳墓更進一步。

這也使得林奇來到這裡之後,也不怎麼在意自己是否過了生日。

這一次,他也不想過生日,沒什麼意思,但他居然沒有能夠成功的躲掉,因為賽維瑞拉追到了這邊來為他慶祝生日。

在意識到自己要過生日之前,林奇剛剛結束他和一些本地商人,外國商人以及本國商人之間的交流沙龍。

聽著有點複雜了,其實就是一群忐忑不安的商人和一群有些興奮的商人聚集在一起,討論著接下來的市場和競爭的問題。

林奇之前說過,聯合開發公司不會像是普雷頓商行那樣,把一切都分配的死死的。

聯邦還是一個要臉麵的國家,哪怕他們內心裡無比想要這麼做,實際上也通過其他方式這麼做了,但他們不會說出來,更不會承認這一點。

一切都交給市場說話,不再由類似普雷頓商行這樣的機構來壟斷市場,這就是最正確的正義。

在過去,每個人每年要做什麼生意,做多少,能賺多少,都控製的非常的緊,緊到這些人隻要安排幾個手下處理普通的日常工作,他們自己等著錢進賬就行了。

但現在不一樣了,林奇放開了市場,包括他自己都不會壟斷市場份額,這就讓接下來的市場競爭變得格外的激烈。

本地商人,外國商人和聯邦商人之間的競爭將會像是一場鮮血淋漓的戰爭,沒有任何的規則,首先人們要迎來的就是價格戰,戰爭也會快速的升級。

這場戰爭唯一的裁判就是林奇,所以這場會議,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等於他在製定規則,然後扣動發令槍的扳機。

他現在還看不上這些本地生意,但他很在意本地的市場,畢竟是一個兩三億人的市場,一旦這些人變得富有起來,他們的消費潛力能讓聯邦人都側目。

這也是他,或者說聯合開發公司的計劃之一,他們會提供給這些納加利爾人合適的工作和工資,把他們的勞動力價值壓榨出來。

然後在通過出售服務和商品的方式,把其中的一大部分拿回來,這很完美!

正在想事情的林奇隻顧著向前走,就在房間大門打開的那一刻,突然間耳邊就響起了差點嚇著他的歡呼聲。

“生日快樂”,明明應該是讓人高興的祝福詞,卻讓他有些哭笑不得。

好在他見過了很多的大場麵,這點變故還在他心理承受能力的範圍之內,他悄悄的鬆開了拳頭,臉上也很及時的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笑容。

站在離他最近地方的賽維瑞拉紅著臉,手裡拿著一個……應該是帽子,聯邦人有很多和儀式有關係的行為。

像是過節,不同的節日安排不同的菜譜,甚至是在什麼地方吃都很有講究。

又比如說幫派,幫派份子之間的廝殺其實也很有儀式性,怎麼殺人,殺完人如何處理,這些都是有跡可循的,那些老警察一眼就能從幫派廝殺的現場拿到一手的案件信息。

當然這裡麵也包括了生日派對,戴上一個尖尖的彩色帽子就成為了生日派對的“儀式”,也是不可缺少的儀式。

賽維瑞拉沒有注意到林奇驚喜表情後的無奈,她幫林奇戴上了帽子,拉著他進了房間。

在進房間的時候林奇看見了換了一套聯邦裝扮的德拉格省督,他頓時覺得好了很多。

“我不知道你要來……”,站在一個一人多高的生日蛋糕前,林奇輕聲說了一句。

女孩的臉蛋有些微微發紅,“我讀了一本書,書中說人應該去爭取自己的幸福,所以我來了,我覺得你就是我的幸福。”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