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482章 導火索(1 / 2)

加入書籤

“我記得……這裡應該有一個盤子!”,一名五十來歲的外國商人有點茫然的看著他的展列櫃,櫃子中的一格什麼都沒有,但他記得,這裡曾經擺放著一個純金的盤子。

其實那個盤子也不是特彆的重,現在國際金價有所上升,可總體來說,或許有點值錢,可更能多的還是它的紀念意義和價值。

有段時間他沒有注意到這裡的東西,現在他打算收拾東西離開了,這才發現那個盤子沒有了。

“是不是您已經收了起來?”,正在幫忙的管家低聲詢問了一句。

“不可能!”,商人搖了搖頭,“我之前沒有來到這個房間收拾東西,這裡平時是誰在負責?”

管家說出了一個人名,一個三十來歲的中年納加利爾女性。

對於納加利爾人來說,三十來歲就是中年了,因為他們的壽命並不長。

根據非官方的統計,納加利爾人人均壽命不到六十歲,因為醫療條件,生活環境,化學汙染等原因,他們的壽命受到了很大的限製。

商人不置可否的點了一下頭,表情已經有些不快了,“把人叫來。”

管家默默的點了一下頭,然後快速的把負責打掃這間房間的女傭找了過來。

這個房間裡有不少東西或者很值錢,或者很具有某種紀念意義,所以一直都是由專門的人負責,一名中年女性。

她已經結婚了,有自己的孩子,而且不止一個,穩定的社會關係讓她不太可能去承擔嚴重的後果作出違法或者違反規定的事情,比如說偷盜之類的。

這幾年商人一直在用她,一直都沒出問題,所以到現在為止,他雖然很生氣,可並沒有直接暴怒起來。

不多時,女傭被帶到了藏品室裡,正在生氣的商人沒有太仔細的注意到女傭的神情似乎不太對,他隻是指著那個空了的展列櫃格子問道,“裡麵的東西哪去了,彆想著騙我,我記得那是一個純金的盤子!”

女傭沒有反駁或者說不知道,雙手緊緊的絞著圍裙變,指尖紅的發紫,絞住圍裙邊的地方則完全失去了血色。

她的身體在微微顫抖,此時商人大致已經明白了什麼,他用一種很冷漠,很失望的眼神看著女傭,嗤笑了一聲,“你偷東西?”

一句用肯定語氣說出的疑問句,在說出口的那一瞬間,其實他就已經有了肯定的想法,而且不會再那麼容易更改。

女傭還是沒有說話,商人的怒火燃燒的更旺了,他把這種沉默,看做是一種對自己的反抗,甚至是一種攻擊。

聯邦人要驅逐他,本地人時不時還往他的家裡丟垃圾喊著讓他滾出去的口號,是個人都能為難他,現在連一個膽小怕事的女傭,都開始敢偷他的東西了。

在林奇和其他聯邦商人那邊受到的無法發泄出去的委屈、怒火,在這一刻徹底被點燃了,他的表情也變得可怕起來,“把她吊起來……”

納加利爾的神權法和世俗法並行,並且神權法略高於世俗法,這也導致了納加利爾法律的混亂,私刑盛行。

就像是西蒙先生一樣,不少外國人都喜歡用過身體上的疼痛來懲罰他們的傭人,這位商人也是。

管家微微欠身,抓著女傭的肩膀,推著她離開了房間。

在走向院子裡專門用來行刑的大樹下時,管家用彆人聽不到的聲音,輕聲的說著,“我答應你的事情一定會做到,神在天上注視著我,所以……不要怪我。”

女傭的身體一開始還在顫抖,但在這一刻,似乎平靜了下來。

“希望你能說話算話,神在天上注視著你……”

站在樹下,女傭轉身麵對著管家說出了這句話,管家表情凝重且嚴肅的點了點頭,然後把套索套在了她的雙手上,打開了電機。

絞索上升,把女傭半吊在空中,其實她踮起腳尖差不多能碰到地麵,離地麵並不太遠。

不多時,隻穿著襯衫並且捋起袖子的商人從房間裡走了出來,和他一起走出來的還有十來名仆人,他們都是這個房子的傭人。

對待像是盜竊之類的罪行,本地人一般都是先出氣,也就是先通過私刑把不滿發泄出來,然後再考慮是否要通知警察。

私刑盛行的原因之一,也是和警示其他人有關係,當著其他人的麵懲罰一名傭人能夠起到很好的警示作用。

不管是本地人還是外國人,每次私下裡實施私刑的時候,都會讓所有下人來看著,震懾他們。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