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486章 一個新詞(1 / 2)

加入書籤

“騷亂正在持續發酵……”

在省督德拉格的房子裡,人們正聚集在一起聊著天,看上去像是一場悠閒的午後的茶話會。

隻是比起省督、林奇這些人的從容,其他人的臉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驚懼的表情。

正在彙報外麵情況的是本地的警察局局長,考慮到即將發生騷亂,所以警察局局長在騷亂發生之前,就把警察都安排在了省督府的周圍,這也挺正常的。

畢竟省督是蒙烏行省最高的行政長官,任何人都能出問題,唯獨這位省督閣下不行。

“已經形成規模的人潮已經衝擊了本地大多數外國人的生活區,本地的富人區也受到了一些波及,他們破壞了一些商業街區的店鋪,搶奪裡麵的東西,並且放火焚燒……”

警察局長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心裡有一種他自己都說不上來的滋味,他本身也是一個氏族的成員,隻是他在這個氏族中的地位比較尷尬,最終被委派到德拉格這邊來擔當行省市的警察局局長。

他也是統治階層的一員,當他聽到了被人們戲稱為“第三統治階級”的外國人遭受這場劫難的時候,心裡有一些歡愉,他剛才還偷偷瞥了一眼林奇和其他外國人。

但更多的,還是一種驚恐,他的眼睛深處已經藏著一些狠戾的東西,一旦禁令解除,他就會著手讓一些人明白,這裡不是自由的聯邦,這裡是納加利爾,一切都必須聽從老爺們和神的意誌。

老爺們在神的前麵!

賤民揮舞起拳頭的樣子嚇到了警察局長,他每每想起自己以前一個人拿著警棍去抽打驅散賤民時自以為是的英勇,就渾身冒冷汗。

隻要當時有一個人站起來把他撲倒在地,很快他就會被這些賤民撕成碎片。

他們今天敢對這些外國人動手,明天就保不準會對本國的統治階級動手,這種風潮不能助長,必須狠狠的殺一殺他們的氣勢。

林奇注意到了警察局長表情上細節的變化,他端著酒杯起身,轉身,麵向著這間房間裡更多的外國人,“女士們,先生們,聽到這些消息的時候我非常的悲憤。”

“文明的建設需要一塊磚一塊磚的搭建才能建造出宏偉的建築,但是摧毀它隻需要一場來自野蠻的浩劫,我倡議,並且先捐出……十萬聯邦索爾,用於拯救、幫助那些在這場浩劫中遭遇損失,痛失親人,以及需要幫助的人!”

德拉格省督可能沒有什麼太高的文化,但是他的嗅覺和政治靈敏度很高,這種從殘酷鬥爭年代走出來的人,哪怕平時看上去蠢呼呼的,也都不會是真的蠢。

他很快就跟上了,“我也捐出一千萬加利爾用於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兩人對視了一眼,臉上隻有沉重,但兩個人都從對方的眼睛裡看見了一種很默契的……笑意。

林奇帶頭,省督緊隨其後,這已經不是“提議”或者“倡議”了,這就是一個捐款活動,這裡的外國人每個人的眼睛都在亂轉,腦袋都在加速攪拌,想要從中剖析到一些有用的東西。

“我捐兩萬聯邦索爾……”,第三個是小福克斯,人們的目光朝向了他。

其實這間房間裡的人都不算是窮人,都能拿出或多或少的錢來,可他們不太清楚這次捐款的性質,也不知道能從這種捐款中得到什麼。

這不像是聯邦的慈善捐款,捐了多少錢後聯邦會以免稅稅額的方式更多的返還給慈善家,如果不是有一些看不見的規則製約著他們,他們都有可能會把當年的稅收都捐掉——如果那樣的話他們到了需要納稅的時候不僅不需要納稅,稅務局或者市政廳反而需要退稅或者補貼。

在這裡捐款則是另外一個問題,捐了款,有什麼好處,如果沒有好處,那麼捐多少合適?

他們都在等,等有人先站出來為他們指明方向,在等林奇解釋一下更細節的內容。

小福克斯及時的站出來解決了林奇不少麻煩,林奇微微頷首,然後看向其他人,“福克斯先生已經捐了兩萬聯邦索爾,難道我們這裡隻有一名擁有國際主義精神的先生嗎?”

也就在這個時候,第二個人站了出來,一個讓人意想不到的人。

佩妮走到了人們的麵前,她直視著林奇,悄悄的挑了一下眉毛,“我把我的個人片酬全部捐出來,去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林奇有些意外,其實在他的心裡佩妮更像是一個“普雷恩卡普①”,她年紀太小了,沒有接受過更高等級的教育,家庭出身……這個他沒有詳細的了解過,好像是來自一個中產階級家庭,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那種。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