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492章 發現和學習(1 / 2)

加入書籤

在嘉頓說了為什麼會把一個已經故去的親人埋葬在前院時,那些記者們就已經想到了如何去撰寫這篇新聞稿,乃至於都想好了很多的標題。

《父愛像一盞燈》

《父親是一道門》

《埋葬在前院的男人》

《永不離去》

……

感人肺腑的故事永遠都是記者們的喜愛,他們喜歡挖掘這種悲慘故事中人性的閃光,也正是因為這些人性的閃光才能引發讀者們的共鳴。

隻有讀者們感覺到自己被感動了,有了一些新的收獲,他們才會給報社寫信,才會自發的宣傳這篇文章,引發社會的熱議,從而才會有廣告商願意在他們的個人專欄裡打廣告。

當然,也有一些記者覺得這還不夠“疼痛”,不過是一個父親為了保護妻子孩子死在了歹徒手中的故事。

老實說它的確符合了宣傳的標準,但每個國家每年都會發生不止一次這樣的故事,這些記者認為這個故事裡應該能夠找到更多的痛點!

要知道,他們冒著巨大的危險來到一個動亂地區絕對不是為了把這些平平無奇的新聞報到出去的,他們也需要一些更有價值的回報,一些更有衝擊力的新聞。

有人問了嘉頓一個問題,“他死的時候,你就在他的身邊嗎?”

嘉頓愣了一下,幾乎所有人都有了那麼一瞬間的思維上的空白,包括林奇。

他知道這些記者很操蛋,但沒有想到他們能操蛋到這種程度,不過很快他的恢複了過來。

他想起了一個有趣的故事,一名新聞記者為了拿到第一手的資料,在一起事故中阻止醫務人員去搶救傷者,拔了傷者的氧氣罩,還問他,“你知道你全家死光了嗎,對此你有什麼感覺,想哭嗎?”

那個幸存者當時唯一的想法可能是“我想草擬嗎,三天三夜,三更半夜,嗷!”

麵對這名記者的提問,嘉頓記憶中有些他不願意回憶起的事情再次浮上心頭,西蒙先生的冷漠與無情,還有他看著嘉頓時候眼中的厭惡和鄙夷,這一切以及更多沒有表現出來的東西,促成了他扣動扳機的衝動。

他的上眼皮抖了一下,那絕對不是悲傷的表情,林奇開始有點感興趣了。

“是的,我就在離他不遠的地方,我不想……”,出於禮貌,以及這裡有這麼多人的圍觀,他還是回答了這個問題並且打算拒絕回答後麵的問題。

可是記者沒有給他機會,“他倒下來時你抱住他的屍體了嗎,你看著那些鮮血從他身上流出來,流淌到你身上了嗎,你害怕了嗎,你有沒有呼喚他想要把他喚醒,你是如何對抗那些歹徒的,還是跪在為了保護你而犧牲的父親身邊向他們求饒?”

嘉頓的拳頭攥了起來,但記者們很興奮,他們對這位同行提出的刁鑽問題忍不住在心中比出了一個大拇指。

這些問題真的很刁啊,不僅是揭開了嘉頓的傷口,還拿著燒的正紅的煙頭往裡鑽了鑽。

有人打聽這位記者的來曆,當人們聽說這位記者來自於拜勒聯邦的《聯邦時報》時,頓時露出了了然的麵色。

他們最愛做的就是沒有下限的新聞報道,但這對那些從充滿了求知欲的堵著門來說也很有吸引力。

他們此時甚至都不知道,這位作者都做好了挨打的準備,挨打會讓他的名氣更大,也會讓這篇報道更能引起人們的關注。

但很可惜,嘉頓終究是一名“納加利爾人”,他有著混血的血脈,但他骨子裡還是納加利爾人,他出生在這裡,成長在這裡,他就是土生土長的納加利爾人。

這也讓他有了一種天然的,對外國人的敬畏,哪怕他自己也算半個外國人。

他沒有動手,隻是多看了這名記者幾眼,然後搖了搖頭,“我拒絕回答這些問題,它們會讓我痛苦!”

“因為你無能的看著你的父親死在你麵前,你卻什麼都做不到嗎?”,記者朋友依舊不願那麼簡單的放過他,還追了一句。

眼看著氣氛有些異常了,林奇站了出來,“我們雖然追求更真實的報道,但也不應該在彆人的傷口上撒鹽,可以回避類似的問題嗎?”

期盼著嘉頓能對自己揮舞拳頭的記者頓時變得像是乖巧的模樣,他很清楚,嘉頓頂多揍他,像林奇這樣在本地已經成為統治階層的人,他們一生氣,自己就會丟掉小命。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