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493章 每一天都有事情在發生(2 / 2)

加入書籤

她很快就會變得衰老,醜陋,更可怕的是她那個比她兒子還要小的情人,也會因為她在也拿不出多少錢來徹底的拋棄她!

年輕人也在驚恐,他的公司年年虧損還能撐下來就是因為西蒙先生無條件的支持他,他總是認為這是年輕人在成長過程中必須經過的階段,隻要他有了足夠的教訓和經驗,他就會成長起來。

可惜,他看不見這天了,而且這位年輕人,被他寄以厚望的兒子,也沒有機會成長起來了。

明年年初如果他拿不出一筆錢去應付那些債主,他的工廠,他的公司,他的房子、車子以及他所有的奢侈品都將離他而去。

他現在擁有的錢根本就不夠支撐他繼續應對那些賬單和現在的生活,他即將破產,並且還會被債主們丟進一個工廠裡工作,用他的餘生來還債。

年輕人一把從他母親的手中奪過報紙,認真的閱讀起來,他幾乎已經徹底的絕望了,因為這份報紙的記者也是本地人,他甚至還在上麵簡單的說了一下,西蒙先生正是本國走出去的成功商人。

這能夠給讀者們帶去更多的代入感,比如說如果他們有一天也走出國門,也成為了成功商人,也遇到了這類事情,他們要怎麼辦,雖然閱讀這份報紙的大多數人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都沒有這樣的機會,但他們依舊會很投入的把自己代入到角色中。

這也更加讓年輕人肯定,這就是他的父親,老西蒙。

好在報紙的下半部分給了他希望,他幾乎快要陰沉的滴出水來的臉上多了一些欣喜若狂的笑容,“看見了嗎,媽媽,上麵說他在那邊有工廠和商店,他是一個成功的商人,他一定有多錢,這些錢都是我們的!”

他轉過身看著他的母親,表情已經有了一些扭曲,他指著其中一處說道,“我們必須儘快過去拿回屬於我們的東西,不然就會被彆人搶走!”

女人就像是抓住了一根繩子的溺水者,她連忙站起來,看著報紙上那些顫抖的內容,連連點頭,“親愛的,你說的對……”

當天下午這對母子就訂了四張前往納加利爾的船票,並且在吃完一頓豐盛的晚餐後,登船離開了這裡。

至於為什麼是四張船票,那是因為他們還雇傭了一名專門打財產繼承糾紛案子的大律師,如果這場官司打贏了,他可以從西蒙先生的遺產裡拿到百分之四十的律師費,這也是寫在合同裡的。

至於第四張船票,這是他們養的一條狗,一條叫做上校的小型觀賞類犬種,很小巧,不包括尾巴隻有二十公分不到,這也是一種很名貴的犬種,據說他們所在國家的總統夫人,也飼養了相同的犬種。

與此同時,在聯邦,也正在發生一些令人措手不及的事情。

納加利爾的外交官臉色不怎麼好看,國內來了電報,質問他是否出賣了國家的利益,並且要求他立刻會國述職。

除了這份電報之外,還有一份電報,是他的一個很隱秘的朋友發給他的,電報上說王室秘密抓捕了他的家人——但不包括他氏族裡的那些人,被抓的隻有他自己組成家庭內的家人,以及他的母親,兄弟,姐妹,但不包括他的父親。

這些人目前什麼情況,沒有人知道,但是有一點,情況不會太好。

毫無疑問,國內的變故肯定是眼前這個人搞出來的,他現在傷透了腦筋,一方麵是聯邦這些人太不要臉了,說服不了他,就派人去納加利爾搞事情,同時也不得不感慨,聯邦人的確很重視他。

這是一種很矛盾的心情,大多數時候孤芳自賞不過是一種無能者自我安慰的幻覺,真正的人才,終究是會被人重視的。

他很感激這些重視,但這種方式……

“隻要你加入我們,這些事情都不是問題。”,依舊是溫暖的午後,隨著十一月的即將到來整個聯邦開始快速的降溫。

人們已經穿上了風衣,特魯曼先生也是,聯邦的探員非常喜歡這套行頭,以至於人們總能夠在人群中一眼發現他們。

外交官哭笑不得,“我現在是不是要感謝你們還給了我一次機會?”,他的意思是說對方沒有徹底的斬儘殺絕,比如說想方設法讓王室直接殺光他的家人,逼迫他反了過來。

或者用其他更極端的,無法挽回的方式來解決他們之間的分歧。

特魯曼先生搖了搖頭,“你知道嗎,前總統的兒子,已經正式的被認命為聯邦駐納加利爾聯合王國的外交大使。”

“我沒有聽說過!”,外交官有些意外,這個消息還沒有對外公布,雖說到今天晚上該知道的不該知道的都會知道,但現在的確還沒有透露出來,因為國會還沒有結束。

特魯曼先生聳了聳肩。“那是一個很優秀的年輕人,他已經開始邁步走在了自己的通往人生目標的道路上,那麼你呢,外交官先生,你什麼時候,才能找準自己的人生方向?”

“正確的方向?!”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