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366 勢不可擋 [為“YellowTail”盟主加更-1/2](1 / 2)

加入書籤

林奇的話有點……狂妄,房間裡的人不止一個這麼想,通過製造國際衝突來達成自己的利益訴求,老實說聯邦的商人們還沒有習慣,也沒有嘗試過通過這種方式去解決問題。

他們有些猶豫,萬一林奇說的這些沒有成功,那麼那些債券就會爛在他們的手裡。

有時候人就是這麼的矛盾,在過去,他們可以千金一擲的去賭一個幾乎不可能的未來,但現在他們卻沒有勇氣繼續賭一次。

或許這就是人們常說的“隻能輸,不能贏”,那些賭徒在賭桌上即使輸了九十九次,他們還有勇氣賣掉所有能賣的東西把籌碼拍在桌子上賭第一百次他們能贏。

但如果他們下了重注賭到了一個小概率,哪怕贏的不多,他們也會失去像之前那樣全下的勇氣,變得優柔寡斷起來。

現階段的“勝利”和赫伯特先生的方案讓他們不會損失這筆錢,還有一些利潤,相較於林奇的這種更致命的賭博,他們開始畏首畏尾。

看著人們臉上各異的表情,林奇沒有失望,也沒有興奮,他給了大家一個選擇,至於如何選擇,那是他們的事情。

他也的確無法保證自己的方案就一定能成功,隻是他覺得,這樣做的可能是他所有能想到的方案中最有可能成功的,並且收益也是最大的。

他發完言後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舉辦人兼房子的主人赫伯特先生再次回到了房間的中央,“林奇先生的方案很……”,他說到這裡的時候哽住了。

用了好幾秒之後,他才找出了一個合適的詞來形容林奇的計劃,“……很大膽,但是不可否認也具有一定的可行性。”

“事實證明,我們有很多種方法去解決問題,那麼還有沒有其他人願意分享一下自己的想法?”

“我們很期待會有更多的方案出現,也願意為一些可靠的方案支付一部分費用。”

明顯的表態具備了很強的暗示,他願意為彆人的方案支付傭金或者什麼,那麼彆人自然也要為他的方案支付傭金,這是一個很有想法的資本家。

接下來也有人提出了一些想法,但總體來說並不符合人們的預期,最終隻有兩個方案成為了主要的備選,赫伯特先生的方案,以及林奇的方案。

大多數人都選擇了赫伯特先生的方案,他們輸得起,卻贏不起,可也有人選擇了林奇的計劃,而且這個人不是彆人,正是赫伯特先生。

晚上九點多,赫伯特先生送走了所有的受邀者之後,他和林奇一起坐在了他的書房裡,他想和林奇更進一步的談一談林奇的那個計劃。

這就是赫伯特先生的特彆之處,他從其他人那邊獲得利潤讓自己至少不會出現巨額的虧損,同時又盯上了林奇這邊利益最大化的方案,他要吃兩邊,通吃!

兩人坐定之後,赫伯特先生稍稍遲疑了一下,開口問道,“林奇先生,你說的方案是不是有一些你沒有透露出來的風險?”

他解釋了一下自己這麼想的原因,“如果你能確保你的方案可以完美的執行,你其實沒有必要說出來!”

是的,這個道理就是這麼簡單,如果真的那麼賺錢,誰會願意讓彆人和自己一起發財,而不是把彆人的資本掠奪過來,讓自己賺的更多。

帶入到林奇的身份角色中,赫伯特先生覺得如果他是林奇,有一個完善的方案,他什麼都不會透露出去,反而會提出收購其他人手中的債券,以謀求利益最大化。

但林奇說了,這裡麵就一定有什麼無法預測結果的風險。

“任何事情都存在風險,赫伯特先生!”,林奇既沒有讚同對方的看法,也沒有否定,這個回答很微妙。

“那就是存在一些問題了?”,赫伯特先生並沒有被林奇的回答乾擾到,他始終相信一點,人們的胃口不會騙人。

對於資本家們來說,他們吃不下去並不是他們的肚子已經填滿了,資本家們的肚子就像是黑洞,永遠都沒有極限,真正讓他們吃不下去的是他們的牙口啃不動食物。

兩人對視了一會,林奇才搖著頭說道,“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如果說有,那隻是時間和投入的問題,但這些對我們來說並不是什麼問題。”

“就像是我剛才說的,任何事情都存在風險,我們沒有人知道這麼做了之後會發生什麼。”

“也許就像是我計劃中的那樣,一切順利的結束,但也有可能什麼都沒有發生,我隻是在賭。”

其實林奇沒說真話,製造衝突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而且時間還很緊迫,萬一他尋找的對象不願意承擔嚴重的後果站起來對抗安美利亞地區目前的政治格局,他基本上沒有太多的時間去找下一個對象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