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494章 這是一個玩笑(1 / 2)

加入書籤

草坪上,兩個人對麵而坐,一陣陣秋風吹來,蕭瑟的秋意如同殺手的殺機,明明和煦如春,卻讓人骨子裡透著一股寒意。

外交官裹了裹身上的衣服,沉默了起來。

特魯曼先生毫不掩飾的承認這一切都是他做的,雖然討厭,但不會讓人憎恨。

這總比他做出了決定後過了很長時間自己發現真相要好得多,一個令人討厭……嗯,也有些令人憎恨的家夥,但不惡心,這樣的解釋的話頓時覺得好了許多。

其實到了這一步,他已經沒有多少的選擇可以去選了。

一旦他回國,王室肯定要拿他開刀,這些年裡他對那個腐朽落後的國家太了解了,他們每個人都想要掌握更多的權力,每個人都不願意聽取任何有價值的建議。

納加利爾並不弱小,這是他從蓋弗拉畢業之後一直都有的一種想法,包括到聯邦來每天沉醉於腐朽的資本生活,他也從來都沒有認為納加利爾是一個弱小的國家。

它可能在科技上還不夠發達,但是這個國家有著眾多的人口,人口就是發展的潛力,可惜國內的氏族隻想著自己撈好處,對於他的一些想法連聽都不願意聽……

現在,他已經沒有更多的選擇了。

回去,他要死,他的家人都要死,反倒是留在這裡……

他瞥了一眼坐在對麵的特魯曼先生,看著他臉上那副“你沒得選,還是早點投降吧”的笑容就有些生氣。

這股氣讓他做出了他自己都沒有想到的動作,他身體前傾,幾乎快要越過桌子,他對特魯曼先生招了招手,後者以為外交官有什麼比較隱秘的話想要說,他也湊了過去。

然後……一隻拳頭狠狠的錘在了特魯曼先生的鼻梁上,鼻血瞬間噴了出來。

是的,是噴,可能是因為血管破裂帶來的不適讓特魯曼先生的肺葉收縮希望用氣流把鼻腔裡的“異物”衝出去,這是身體一種本能的反應,這也導致了最初的鼻血是噴濺出來的!

他向後倒坐在椅子上,攤著手看著雙手,胳膊上,包括褲子上的鮮血。

周圍的特工已經一躍而入的踏上了草皮,他們手裡舉著槍快速的靠過來,隻要外交官再有任何令人誤會的舉動,他們就會毫不猶豫的開槍。

外交官重新坐了回去,他感覺好多了,他端起咖啡杯優雅的像是蓋弗拉的貴族那樣,翹著小指捏著杯耳品嘗著花茶的芬芳,嘴角邊還帶著滿意的笑容。

特魯曼先生抬起手,讓人們放下槍,並且離開這附近。

他掏出了手帕壓著還在流血的鼻子,看著桌子對麵的外交官,“你能選擇的內容變得更少了。”

外交官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就像是特魯曼先生之前那樣,“為什麼要選,我們很快就要成為同事了,但前提條件是,我的家人必須完好無損的出現在我的麵前。”

特李曼先生的上聯多了一些笑容,這是最好的結果,不過他卻搖著頭說道,“很抱歉,這點我做不到,因為……”

在外交官驚愕的目光中,他說出了事實,“都是假的。”

“我們找到了你的朋友買通了他,隻用了兩萬塊錢和一個聯邦公民的身份,然後他偽造了這封電報,也幫助我們偽造了王室的電報,其實你的家人現在過的還不錯。”

“我們貿然的把他們帶回來,反而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騷亂,同時對你也很不利,你現在的工作很重要。”

聽完特魯曼先生說的這些話,外交官氣的都笑出了聲,“你真是個雜種,特魯曼先生!”

他已經做出了選擇,他也沒有反悔的資格了,這也是他又氣又好笑的原因,他居然被這種低劣的伎倆騙了!

其實隻要他多等幾天,他就能夠知道真相,納加利爾聯合王國的王室如果真的要抓捕他,他們一定已經派遣了取代他工作的外交官在來聯邦的路上,同時他們也一定派出了把他帶回去的人。

隻要等幾天,三五天,沒有船來,也沒有新的外交官以及那些抓捕他的人到來,他自然而然就知道這些東西是假的。

可人不可能那麼的冷靜,那麼客觀的去麵對這個世界,分析這個世界。

他的密友發來的電報成為了讓他肯定這不是騙局的稻草,知道他和他這個密友關係的人可能整個世界都找不出多少人來,這也是他認為最可靠的一層保護了。

加上電報的內容觸目驚心,駭人聽聞,哪怕他的心理承受能力不錯,也亂了陣腳。

“你們怎麼找到他的?”,他不是很關心對方收了多少錢,他隻是很好奇特魯曼先生是怎麼找到那個人的。

特魯曼先生說話時有些甕聲甕氣,“我們查閱了你留學時期同樣在蓋弗拉的納加利爾人,找到了幾個很有趣的角色,其中就有你的朋友。”

好吧,對方都重視到了這種程度,外交官隻能歎口氣,“你們想要我做什麼?”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