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498章 雙贏(1 / 2)

加入書籤

在聯邦,什麼樣的人能夠影響到政府的決策?

普通的聯邦公民?

社會上比較知名熱心社會熱點事件的活動家?

一些專業領域內的學者專家?

不,都不是,真正能夠影響到政府決策的人,隻有資本家,而且還是大資本家。

林奇的一句話,就讓人們浮想連連,加上他現在還居住在省督的房子裡,這已經不單純是“朋友”那麼簡單的交情了!

就在人們希望林奇能多說幾句的時候,會議室內的一扇門開了,人們自發的閉上嘴,然後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市長站在門內,他有點緊張,不久之前他還是警察局長,現在他成為了市長,這種地位上的變化讓他有那麼一點迷茫,但更多的還是緊張。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夠讓他上麵的人滿意,林奇,德拉格,市長不是一份他熟悉的工作,他沒辦法用警棍抽打人們讓人們完全按照他的想法去做,他甚至都沒有警棍!

在進入會議室前,他雙手拽著衣服的下擺用力掙了掙,這會讓他的衣服看起來很熨帖,沒有褶皺,可惜的是他現在不能佩戴武裝帶,他的手摸到了空空如也的腰上時,有那麼一些不適應。

看著外麵密密麻麻的人群,他深吸了一口氣,邁步走進了會議室裡,這將是他成為市長之後,所麵對的第一次考驗。

在他進入會議室的第一時間就看見了林奇,他似乎有那麼一瞬間想要問好,但林奇之前和他說的話起到了作用——“那天我也會在現場,你必須裝作沒有看見我的樣子,然後按照我給你的這份稿子去說,明白了嗎?”

當然,他當然記得,他快速的把目光從林奇身上挪回來,走到了會議室台階上的主持台邊,以前他都是在下麵看著市長站在這裡,但今天他自己站在這裡,這是一種很特彆的感受。

剛才還讓他感覺到有些壓力的人群,在他登上了台階之後反而覺得這些人變得不那麼有壓迫感了,很奇妙。

“各位來自世界各地,致力於幫助納加利爾擺脫貧困,發展經濟和工業基礎的國際友人們,大家上午好……”

“非常高興能夠和大家在這裡見麵,這也是我成為市長之後,第一次和大家見麵。”

“有些朋友,我們之前已經認識了,有些朋友,可能對我還有些陌生,首先,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阿夫勒昂’,你們可以叫我的全名,也可以叫我夫勒。”

到最近林奇才搞清楚,原來阿斯爾,阿夫勒昂,這些人的名字中的“阿”其實並不能算是一種真正的名字,那是一種語氣助詞,也體現出了他們的階級特征。

普通的平民和賤民出身的人才會在名字裡加入“阿”這個並沒有什麼意義的語氣助詞,現在的市長,前任的警察局長雖然來自於一個小氏族,但他是這個氏族中不起眼的,微不足道的偏支一員,已經可以說不算是統治階級了,這也是他被丟來當警察局長這種狗腿子的原因。

他隻能算是一個稍微有點背景的,位於普通人和特權階級之間的那麼一個存在,所以他的名字裡有一個“阿”這樣的語氣助詞,大概類似“那個誰”之類的含義。

縱觀納加利爾人的文化,階級永遠都是無法回避的一道溝壑,他們甚至把階級融入到了人們的生活裡,融入到了人們的名字裡。

普通人和賤民一生下來就是受到歧視的一群人,因為他們的名字就讓他們卑賤。

反倒是那些貴族,那些統治者,那些大氏族。

他們什麼都不做,即便不穿衣服,不表現出他們的貴族特征,隻要他們說出自己的名字,人們就會對他們保持敬畏。

這是一個扭曲的國家,但他們自己似乎卻並不這麼認為。

接下來他說的那些話林奇就算不看稿子也都非常熟悉,他擁有無與倫比的脫稿能力,對於自己寫的這些東西也非常的爛熟於心。

曾經有一位專門搞文字工作的老先生告訴他,所謂的文字工作者,就是根據環境因素的不同,把一些固定的字,按照不同的但有規則的順序組織在一起,這就是文字工作者的工作。

聽著挺簡單的,其實很困難,困難到有時候一份文件中的一個字眼都要反複研究很久,這也讓林奇對文字工作有了更深刻的感悟。

整篇稿子的內容大概就是市長對不久之前發生的動亂非常抱歉,對受害者和相關家屬非常歉疚,這種都是很冠冕堂皇的話,新上任的市長處理的還算不錯,他很快就適應了這份新工作。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