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499章 認清自己和敵人(1 / 2)

加入書籤

新上任的市長已經釋放了足夠的善意,對這些海外投資者的善意,這也激發了大家投資的熱情,以及他們對在這裡獲得經濟收益的信心。

這對雙方來說都是好事,這點絕對不是虛構的,大量的投資能夠帶來地區的繁榮,就像是之前的聯邦,大量資本湧入,聯邦的經濟發展速度宛如坐上了這裡從來沒有人見過的火箭,快速的成長。

至於因為投資帶來的一些社會問題,以及投資收益期結束之後的一些問題,林奇覺得這些其實並不算太重要。

人都要餓死了,誰還管那些食物臟不臟,隻有先吃下去,維持住了自己的小命,然後再考慮如何吃乾淨的東西,以及如何讓彆人提供乾淨的食物等這些問題。

很快這裡的人們就發現了這裡和以往的一些變化,一種積極向上的變化。

在一個個廢墟上,受到雇傭的人們開始工作,清理廢墟,這和過去不太一樣。

在過去,他們清理這些廢墟是沒有工資的,因為特權階級們會告訴他們這些人,為特權階級提供服務應該是給予他們的恩賜,這並不是傷害,他們也不應該索要報酬,那是羞恥的。

那些特權階級還很體貼的會安排一些凶狠的人來盯著他們工作,如果有人不認真工作,不是挨鞭子,就是挨棍子。

可現在,這些事情已經不怎麼存在了,那些外國人會雇傭他們來做這些工作,並且也願意為此支付一筆薪水。

這是很多納加利爾人有生以來第一次摸到現金,聽著很不可思議,可這恰恰就是這裡真實的一麵,有些人拿到屬於自己的錢時甚至不爭氣的留下了眼淚。

這也造成了一些新的問題——納加利爾青年黨說的那些,似乎和現實生活對不上了!

納加利爾青年黨已經被認定成為了非法組織,不過真要說圍剿他們還顯得有些談不上。

外國人,像是林奇這些人也不可能把所有的精力放在幫助納加利爾政府抓捕這些“**”組織的身上,這些隻是先一步的定性,然後有需要的時候圍剿一波,沒有必要的時候則可以讓他們自由的生長。

納加利爾青年黨的存在其實也不都完全是壞處,他們就像是一個吸鐵石那樣,把社會中隱藏起來的,對外國人有偏見,乃至於極端的人“收集”起來,圍繞在他們的周圍。

誰是敵人,一目了然。

和這些人玩一場貓捉老鼠的遊戲,顯然不如把重心放在對民眾的宣傳上,直接從根源上解決青年黨繼續壯大的可能。

青年黨的人認為外國人都是來迫害納加利爾人民的,是來剝削,掠奪他們財富的,可現在的問題是,這些外國人不僅沒有從他們身上拿走什麼,反而為他們的勞動支付報酬。

這種完全相反的現實讓民眾們很困惑,因為事實完全的相反,甚至有時候他們會覺得納加利爾青年黨真的就像是政府宣傳的那樣,是一群彆有用心的壞人。

路邊的海報不正是這麼說的嗎?

憤怒解決不了一家人吃飯的問題,但是工作可以!

簡單的海報,簡單的字,卻給青年黨帶去了很大的麻煩。

“這兩天來參加集會的人不是很多,而且……”,說話的人瞥了一眼坐在首位的本行省領導者,有些不知道該如何說下去,“我本來不應該這麼說,但我懷疑,我們有被出賣的可能與風險。”

“聯邦的這些外國人比以前的那些人更加的狡猾也狡詐,他們隻是用了一些小恩小惠就收買了很多人,那些人會為了錢跟著外國人走,也一定會為了錢,出賣我們的消息!”

個子不高的年輕人沒有說什麼,始終保持著沉默,他們麵前的茶幾上放著很多各色的海報,這些海報的印刷很拙劣,就是一張普通的油皮紙,加上油泥印出來的普通大字報。

如果不小心碰到了那些油泥,還會掉色,弄得一身都是的,難以解決。

這些海報的內容簡單到哪怕是文盲,隻要聽彆人讀上一遍,就能夠讀懂它的內涵。

像是“工作改變命運,就業創造未來”、“一人工作全家吃飽,一家工作全家致富”、“想要富,少睡懶覺多工作”

這種標語的內容通俗易懂,隻要智力正常,就算沒有受過教育的人也能明白其中的含義,而這也恰恰讓青年黨剛剛打開的局麵有些尷尬起來。

不久之前他們通過暴力的手段摧毀了富人階級獲得了不少人的支持,因為他們是這些年裡唯一敢真正反抗,並且還做到的人,不是口號,是實際行動,儘管這裡麵有些取巧的成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