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502章 有人卑微就有人偉大(1 / 2)

加入書籤

德拉格省督的目光一直在老國王的臉上打轉,不時也會看看其他人。

他已經明白了老國王的意思,隻要納加利爾國內始終存在著強硬的但是最終總能妥協的反對派,他們這些投降派就永遠的有價值,有市場。

如果反對派太強硬了,比如說老國王想儘一切辦法拒絕聯邦人提出的各種要求,聯邦人最終會惱羞成怒的幫助納加利爾換一個更“符合人民需求的新國王”,以此拉滿足他們對這裡控製的**。

如果反對派太軟弱了,聯邦人還沒有怎麼使出一些手段,反對派就認慫投降了,那麼像是德拉格省督這樣的“走狗”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聯邦人根本不需要額外的支付一些好處給他們,也不需要留著這些人在這裡幫助他們,他們完全可以直接控製這個國家,那麼為什麼還要通過彆人的手來這麼做?

所以反對派無論是太強硬或者太軟弱對於本地原有的統治階級來說,都是一場災難,他們都會丟掉自己手中的權力,財富,乃至於生命。

唯一的,也是最好辦法,就是讓聯邦人不得不借助這些投降派走狗來達成他們的一些訴求,這些投降派走狗就是一道“橋梁”,來成為雙方之間保障溝通的渠道,確保雙方能逐漸的在某一個點上達成一致的基礎。

隻有這樣,聯邦人才不會直接越過這些人直接插手納加利爾的內政,控製這裡的政權,像是德拉格這些投降派走狗則也因此能夠繼續享受聯邦人給他們的各種好處,以及他們在這裡所掌握的權力。

這麼做,能讓他們始終都是有價值的,聯邦人如果還想要一點臉皮,不想成率先插手其他國家的內政,他們就必須考慮手段和方法,他們隻能利用那些“走狗”來滿足他們的訴求。

走狗有用了,反對派雖然很頑強但終究會被說服,國家的主權就會得到完整的保留,儘管有些時候他們做出的決定並非是他們自己的決定,可至少他們保住了一些東西。

老國王在等,他可能自己沒辦法也沒有時間看到那一天,但他要為自己的孩子,為自己的後代創造機會。

隨著納加利爾的快速發展,在聯邦人資本的澆築下快速發展,終究有一天這個國家會因為財富覺醒一種民族意識,到了那天,他們丟掉的,被聯邦人奪走的東西,就能夠被他們拿回來。

但是在這之前,一定要確保納加利爾的政權獨立,要確保至少還有人能站在他的這邊,堅持這種製度。

這很可悲,弱小的國家連內政問題都成為了“國際問題”,可這也是一個機會!

如果隻依靠納加利爾自己發展,可能幾十年乃至上百年都跟不上國際發達國家的速度,現在有了聯邦人的插手,很快他們就能在各方麵迎頭趕上!

德拉格看向國王的眼神稍稍有些變化,他覺得很羞愧,他是堅定的“投降派”,其實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連蓋弗拉都阻擋不了聯邦人,納加利爾又憑什麼對抗聯邦人,他以前覺得這不可恥,現在有些羞愧了。

不過也隻是羞愧,這種情緒對於統治者來說其實和沒有差不多,大致相當於減肥期間的晚餐時多吃了一塊肉產生的那麼一丁點的羞愧和負罪感,然後很快煙消雲散。

有了老國王如此直白的表露,大家也都知道了這場會議的結果,有些不太好說的話,也變得好說了起來。

“我們很難戰勝聯邦,各位,我深有體會。”,正在說話的隔壁的隔壁行省的省督,一名四十多快五十歲的省督,他是這裡麵比較年輕的那個。

像是統治階級享受著最好的醫療健康服務和指導,他們的壽命比一般人長的多,這也導致權力的更替會變得比較慢,新的統治者掌握權柄的時候年紀往往都比較大了。

那些年輕的,像是二十幾歲就掌握實權的統治者,多半是前一任的統治者身上發生了意外才導致權力意外的更迭,那麼上一任的統治者身上發生的意外,一定和新的統治者有關係。

就比如,老國王。

他的麵容很嚴肅,也有些憂愁,“普雷頓這種小角色都讓我們無可奈何,我們更不可能是聯邦的對手,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禱,祈禱聯邦人永遠都不會厭煩這種代理的遊戲。”

“我知道我說的話你們很多人都不喜歡聽,但我說的就是事實,雖然我也非常的難受!”

他說著頓了頓,然後直言不諱的說道,“我把我的孩子,關係不錯的家人都送到了聯邦去,我還悄悄資助了一批學生去聯邦留學。”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