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512 化解矛盾(1 / 2)

加入書籤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房間裡,林奇看著嘉頓,嘉頓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

如果此時把聯邦最出名的超現實主義油畫大師丟到這裡,他可能立刻就能根據兩人之間的關係,房間裡的氣氛,繪製一幅名為《火焰與冰》的畫作。

兩個獨立坐在不同藤椅上的人代表了火和冰,林奇就是火,嘉頓就是冰,他們之間就是戰場。

畫麵的表現方式已經極儘全力的誇張和意識化,凸出兩個人的存在感,模糊且虛化周圍的場景,把整個房間都化作“戰場”。

林奇身上噴湧出的紅色“氣勢”宛如熊熊燃燒的火焰幾乎要點燃整個房間,而嘉頓周圍多層次的漸層藍代表著正在融化的防守,以此來體現出林奇在這場“對決”中所處的統治地位。

而事實的確如此,隻是簡單的注視,嘉頓的心理幾乎就處於正在崩潰的邊緣,他內心中最大的秘密被林奇以一種“我他媽早知道了”的方式揭穿,再施以同樣“我他媽不是很在意”的目光,這到給了嘉頓龐大的,他難以承受的壓力。

低著頭不是謙卑,是在壓力麵前抬不起來。

“我……”

沒有什麼超現實主義大師,沒有火焰也沒有冰,一個字打碎了某種臆想,可能是嘉頓自己的臆想,也有可能是林奇無聊的發散性思維。

“我該怎麼做,林奇先生?”,他依舊沒有抬頭,但他問出了自己的問題。

嘉頓感覺到自己身上仿佛背著一座山,但林奇卻感覺不到任何的不適,他向後靠坐在藤椅的椅背上,翹著腿,“招工。”

“嘉頓,你想要讓人們包容你,讓人們原諒你,那麼你就必須有值得人們原諒的理由。”

“你知道在我們的國家,拜勒聯邦,有錢人怎麼對抗權力嗎?”,他說著笑了起來,“我們會裹挾著那些工人去對抗政權,每當他們做出不利於我們的決定時,我們就會發動工人去抗議。”

“數以百計,千計的工人足夠讓任何人都頭疼,就算是國會議員都會覺得這是一個大麻煩,在這裡其實也一樣。”

“本地人和外國人直接的衝突剛剛停息,我們都認為這是一個敏感的時期,其實不僅是對本地人敏感,對外地人也敏感。”

“招募更多的工人,然後等兩天告訴他們,有兩個惡毒的外國人要奪走你的產業,讓無數的工人失業,那些工人們會為你作出決定,也會給你答案。”

林奇說到這裡稍微停頓了一下,“我和西蒙先生是不錯的朋友,你是他的兒子,繼承了他的一切,我希望你也能夠成為一名了不起的商人。”

“記住,有些手段很肮臟而且沒有什麼用,也許你對我,對聯邦的做法不認同,但你必須承認,這些不是依靠小偷小摸或者某些可鄙的小花招做到的。”

“我知道你要問什麼,我的態度不會偏向任何一個人,但我更傾向於讓資金留在納加利爾。”

“這裡太窮了,需要這些錢和一些願意在這裡投資的人為這個社會做出改變,你是那樣的人,對嗎?”

林奇的表態讓嘉頓本來上上上上上上上下下下下下下下下(俗稱七上八下)的心臟終於恢複了正常,他鼓起勇氣抬起頭快速的看了林奇一眼,林奇正微笑著看著他,兩人目光接觸的那一瞬間,他有了片刻的失神。

但很快,他就挪開了自己的目光,“非常感謝您……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總之我要謝謝你。”

林奇表現的非常有氣勢,非常的大氣,他笑了起來,“你不需要感謝我,你隻需要幫助我把納加利爾建設成一個快速發展且富足的國家,那就是對我最大的回報。”

“畢竟……”,他挑了一下眉梢,“我在這裡有大量的投資,這裡發展的越好,我越賺錢,所以嚴格的來說,我的個人利益和納加利爾整個民族的利益是相同的,我們都希望這裡能夠繁榮,富強!”

這是嘉頓第一次聽到林奇剖析某些問題,也是他第一次站在了另外一個視角看待問題,這段時間,西蒙先生遇害之前到現在,他其實和不少納加利爾人一樣,都認為外國人的本質就是掠奪。

即使他是外國富商之子,他也是這麼認為的。

房子的矮牆外,社區外就是吃不飽飯的窮人,而隻是一牆之隔,他們生活在普通人難以想象的環境中。

他們不需要辛勤的勞動,隻需要簡單的幾通電話,大量的利潤就被彙入西蒙先生的賬戶內,這些錢都是從納加利爾人身上吸血吸來的。

這也是他認可納加利爾青年黨的原因,外國人都是吸血鬼。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