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513 美好的未來(1 / 2)

加入書籤

納加利爾的衛生問題一直在製約著這裡的某些行業,比如說旅遊業。

不要小看了旅遊業,實際上旅遊業對於這種欠發達地區的經濟貢獻遠超過這裡幾乎談不上的工業經濟,在很多類似的國家中,旅遊經濟成為了那些小國家的支柱性產業。

圍繞著旅遊,打造出一條符合當地環境情況的產業鏈,這可比發展工業簡單的多。

納加利爾也有豐富的旅遊資源,先不說漫長的優質海岸線和數不清的沙灘,進入內陸之後,無論是一望無垠的大草原,還是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都是非常棒的景觀。

再加上類似狩獵等活動,每年這些都能夠為這裡貢獻非常多的利潤。

但為什麼到現在為止,納加利爾的旅遊產業發展緩慢?

說到底,就是太臟了。

遊客們體驗原始的生態環境是一種享受,但生活在一個肮臟的地區那就是煎熬,看著兩者好像差不多,可給人的感覺完全是不同的。

加上城市中一些堆積如山的垃圾迫切的需要清理掉,在林奇等聯邦商人的推動下,市政廳舉行了這場有史以來第一次不是為了統治階級服務的會議——從名義上來說,清理城市的垃圾,保持衛生,是為了城市裡的公民。

所以這次邀請來參加會議的,基本上都是本地的德高望重的人,這場會議的氣氛就非常的特彆。

納加利爾是一個由不同的氏族統治的社會,每一個大氏族的領導者就是每個行省的省督,然後一些亂七八糟的親戚之類的擔任各個地區各種政府部門的長官。

這也導致了“氏族”在民間也存在,居住在一個村子裡,或者一個街道上的人,都在這種大環境的氛圍下演變成一種公共氏族,在這些公共氏族中,能夠起到決定性作用的,就是那些德高望重的人。

“……衛生問題讓我們的民眾更容易生病,我手裡有一份文件,從今年的第一天到現在,我們這裡一共有……”,市長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報告,然後愣了一下。

“……有二萬四千多人死於由衛生問題造成的疾病!”

他自己都驚訝了,一些記者們也驚訝了,這種事情對於大家來說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從他們的角度來看,一年死兩萬四千多個,差不多一個月就是兩千多個,平均到每天至少也有六七十個人死去。

但他們並沒有發現有人不斷的死亡,甚至一整年都沒有發現有人死去。

這其實就是最典型的幸存者偏差,乃至於說可以是一種認知障礙。

不知道,不代表沒有發生,很多人都死在環境簡陋的醫院裡,但並不是每個人每天都會去醫院裡守著,看著有沒與人死去。

還有些人則是死在了家中,死者的家屬為了避免受到彆人的指指點點——在納加利爾的傳統文化中,得病的人基本上都是壞人,或者上輩子是壞人。

所以當家裡有人生病並且病死的,基本上死者家屬都是偷偷的埋了了事。

其實真正死亡的不止這些,城市外圍的貧民窟中每年死亡的人數就不止這個數字,人們也懶得向上彙報。

每次貧民窟出現致死性傳染病的案例,市政廳就會派人驅散那些住在城市外圍的賤民,他們會被驅趕到野外去,納加利爾的野外更危險,所以貧民窟裡有人死了,大家都隻會默不作聲的偷偷焚燒或者掩埋,並不會對外宣傳這些事情。

幸存者的認知障礙讓這裡的人把發生在自己身上和自己身邊的事情,看做是這個世界運轉的軌跡,所以他們才會覺得震驚和驚訝。

市長看著那些來參加會議的普通人,突然間覺得林奇先生推動這份提案可能並不是有私心的,他的表情也更嚴肅了一些。

“每年都會有很多人因為衛生問題死去,他們本不應該死去,是我們這些還活著的人造成了這些問題,所以從今天開始,我需要你們注意你們的個人衛生和生活地點周邊的衛生。”

被邀請來的人們不是很在意的討論著這些問題,經過短暫的震驚之後,他們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用本地人的話來說,這些人病死其實是為了贖罪,贖他們上輩子的罪,所以這輩子他們活不長就要死掉。

既然是神明降下的懲罰,那麼這就和自己沒關係了,每個人都覺得自己上輩子就算不是個好人,那也是個普通人,自己至少能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這種態度也是納加利爾臟亂差的主要原因,每個人都覺得這個社會中發生的大多數事情和自己沒關係,他們怎麼可能會去作出一些改變?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