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514 賺錢了(1 / 2)

加入書籤

一轉眼就要過年了,忙碌的人們甚至感覺不到什麼時間的流逝,時間就偷偷的溜走。

這段時間以來這座城市裡最大的變化,就是接到變得乾淨了,再也見不到那種隨處可見的垃圾了,甚至連亂隨處可見的糞便堆都很少見了。

要知道在這個國家隨地大小便幾乎已經成為了一種常態化,包括女性也會選擇一個相對偏僻一點的地方就地解決,當然也有一些年老的婦女並不在意彆人的目光,隨便找個地方就能解決。

到處都是大小便加上腐朽的,滋生了數不清細菌的垃圾堆,怎麼可能不臭?

但現在這些問題都沒有了,沒有隨地的大便,沒有隨處可見的垃圾堆,這對本地人自己來說也是一個很新奇的體驗。

那些被垃圾擠占的空間得到了充分的釋放之後,城市一下子多了不少空地,也讓城市整潔了不少。

自從那些外國人開始回收垃圾,垃圾這種過去人們連看都不看的“垃圾”,已經成為不怎麼容易發現的東西,以至於有些人會從城市外砍伐一些木頭回來充當垃圾。

在這個過程中還有一個很有趣的小笑話,不知道是誰最先發現,糞便曬乾之後也被認可是可以燃燒的回收垃圾開始,然後糞便也成為了稀缺的東西。

普通人們需要拉屎的時候都會找一個固定的地方,然後把這些屎曬乾之後送去回收。

他們甚至還改良了糞便的形狀,把它用手攤成圓形,這樣更方便攜帶。

還有些人為了能拉出“成型”且不容易碎裂的大便,刻意的生吃路邊的野草,來加強糞便的纖維結構。

總之,垃圾越來越少,少到了人們會為搶垃圾打架的程度。

其次發生最大的變化,就是城市外圍新修建的火電廠已經投入了使用中,每天它都會噴吐出大量白色的煙霧,雖然人們還沒有享受到這個火電廠發電帶來的生活方麵的變化,但這一天並不會太遠了。

城市的變化其實最能提升生活在這裡的每個人的精氣神,人們也開始注意一下自己的儀表,一切都變得欣欣向榮起來。

讓這些,讓價很多人認為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確確實實發生的人,林奇,正登上返回聯邦的郵輪。

他來這邊已經三個月了,現在是時候回去了,聯邦那邊也還有不少事情在等著他,比如說……塞賓市職業橄欖球俱樂部的季前賽決賽。

林奇投資的這家俱樂部已經重回了最低檔次的男子橄欖球職業聯賽體係中,這次俱樂部參加的季前賽就是正賽之前的熱身比賽。

整個季前賽舉辦的同時也伴隨著轉會窗口的開放,這其實就是給各個球隊在新的賽季開始之前,調整好球隊的狀況,並且給他們一個不斷嘗試變化的機會。

因為接下來就是長達兩個月的休賽期,休賽期之後就是正式的賽季,在這個過程中還想要去發現球隊的問題,去調整或者改變一些戰術,都顯得太倉促。

季前賽不會太好看,因為大家都在做變動,磨合新的球員,新的教練,新的戰術,隻有塞賓市的球隊和打了興奮劑一樣。

人家是在發現問題,他們就是為了贏,結果誰都沒有想到的,剛剛從業餘聯賽升上最低級聯賽的塞賓市俱樂部,居然打入了季前賽的決賽。

作為俱樂部的主席,凱恩(俱樂部經理)讓人給林奇帶了口信,希望他能早幾天回去,他的到場能夠給小夥子們更多的動力。

在俱樂部上投資了不少錢的林奇自然不會拒絕這個要求,彆看他現在好像很有錢,但想要捧出一個頂級的冠軍球隊,還是很有挑戰性的工作——這句話的意思是他的錢還不夠多。

而且聯邦國內體育運動的受關注程度越來越高,據說這次塞賓市還會有球迷要隨隊一起去參加決賽,體育運動正在成為一個城市乃至周邊人們的某種精神支柱。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很多其他的事情,比如說新年,還有赫伯斯先生的碰麵,他已經籌集到差不多的錢了,剩下的就是簽合同以及交割。

這筆錢太龐大,在其他地方交易誰都不放心,隻能放在聯邦。

晃蕩著的郵輪在厚重的汽笛聲中緩緩離岸,林奇輕舒了一口氣,這段時間他的工作很圓滿,甚至是超額完成了。

從納加利爾到聯邦本來並沒有直通的航線,甚至都沒有以納加利爾為終點的航線,納加利爾隻是東大洋上的一個補給點。

但隨著聯邦一連串的動作,船舶公司開通了多個輪次的郵輪,和隨時隨地可發的貨輪,這大大的縮短了來往的時間,把一周多的時間,縮減到三天左右。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