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515 季前賽決賽(1 / 2)

加入書籤

一年四十萬,或許對於很多人來說這是一個不可思議的數字,可對林奇來說,這可能就是他三五天或者一周時間能賺到的錢——稍微謙虛的說法。

實際上在金融市場中一次小小的波動可能帶來的盈利超過這個數字,不過做人還是要謙遜一些。

隻是他並不清楚,凱恩臉上的驕傲並不是因為他隻能看見這麼點錢,可能他所處的位置的確看不見太高的地方,但即便這麼說,職業俱樂部想要保持健康的財務情況也是十分難得的,更彆說盈利了。

很多大型的職業俱樂部每年都在往裡麵瘋狂的燒錢,那些大俱樂部的經理、主席、以及那些投資者他們看中的其實並不是運動本身,是運動延伸出來的附加價值。

他們的確可能是在賺錢,但是這些錢都是從其他地方賺來的,比如說很多大俱樂部的董事會成員或多或少都經營著一些和體育用品有關係的生意,這是比較常見的一種。

消費者盲目的青睞讓他們在挑選商品時更加傾向於“明星們都穿了什麼”,而不是“自己需要什麼”,不隻是體育項目中存在這種情況,時尚圈也是。

這也導致了很多商品在出售之後隻能淪為某種收藏品,因為這些商品不是最適合人們的。

還有一種情況是俱樂部的主席,或者股份持有者有可能剛剛在他的窮山溝裡發現了金礦,一下子暴富。

這些暴發戶想要擠進上流社會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們需要用某些東西來妝點自己,至少讓自己看起來和周圍其他人沒有什麼區彆,而不像是一個暴發戶那樣格格不入。

如果不討論這些人經營俱樂部的目的和他們賺錢的手段,單單以俱樂部本身來說,越大的俱樂部,越難做到盈利。

“那真是太棒了,這說明你這位俱樂部經理做的非常好,把俱樂部交給你管理,也能夠讓我放心!”,林奇並沒有表現出他對四十萬的不屑一顧,那可是錢,隻要是錢,他都喜歡。

緊接著,他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我記得你和俱樂部是沒有續約的吧?”

這句話讓凱恩愣了一下,然後開始緊張起來,因為他和俱樂部之間的確沒有續約。

之前他一直憑借著一腔熱血在為俱樂部工作,當然聯運會會給他發放最低的補貼,林奇收購了俱樂部之後也沒有想到這件事,直到他離開聯邦之前,薇菈和他通了一通電話。

電話中談到了俱樂部的財務情況,俱樂部為凱恩發放每個月的薪水,因為雙方的雇傭關係沒有繼續存在,所以這筆支出存在一些可能的爭議問題。

它是一筆工資的支出,還是一筆俱樂部必要的費用支出,還是有其他什麼用處。

這關係到報稅的問題,林奇本來打算和凱恩談一談的,但當時他事情太忙,把這件事給忽略了,以至於現在看見凱恩的時候才想起來。

凱恩很緊張,同時坐在一旁的曼森教練也稍稍坐直了一些,他也有些緊張起來。

他和凱恩配合的不錯,凱恩是一個很純粹的俱樂部經理,他是那種在彆人眼裡有點傻,有點蠢,有點理想主義的熱血中年男人,而且他很內行。

這幾乎滿足了所有俱樂部教練對經理的“渴望”,他們不喜歡那種更專業的商業運營官,那些人冷酷無情,把俱樂部和球員、球隊當做一門生意去做,沒有人情味,什麼在他們的眼裡都和錢掛鉤。

如果林奇要換掉凱恩,這對剛剛開始意氣風發走進職業教練圈的曼森來說,有可能是重創,是有可能影響到他未來執教生涯的改變。

“放輕鬆,我不會開除你!”,林奇發現了兩人的異常,他安撫了一下兩人,“之前公司的財務總管告訴我,凱恩和俱樂部沒有續約,所以我們支付給你薪水要額外多繳一筆稅……”

每個地方的政策都有一些細微的變化,但總體來說,人們還是鼓勵資本家們去使用更多的工人,這就會給社會提供更多的工作崗位,從而提高民眾整體收入和幸福程度。

所以發放薪水的支出部分會從需要報稅的盈利數字中減掉,簡單一點來說,一家公司一年賺一百塊,其中二十塊用於發工資,那麼他們繳納的稅收是按照盈利的一百塊減去發放工資的二十塊,也就是八十塊來繼續進行相關增減計算的,而不是一百。

但因為俱樂部和凱恩之間的問題,他們證明不了這筆錢是發放工資的支出,所以他們依舊要為這筆支出納稅,雖然並不多,這可能也是林奇會把這件事忘掉的原因,需要交納的稅太少了,以至於他很難記住還有這件事。

聽到這裡凱恩才真正的搜集過了一口氣,“那我們需要補簽一份合同嗎?”

林奇微微頷首,“當然……”

其實他還有一個想法,但現在不是說出來的好時候。

不多時,大巴停在了酒店外,隻有幾個女隊員等在這裡,男隊員們都在進行最後的準備和放鬆。

因為不需要購買明星,俱樂部把這部分開支換成了理療師,以確保這些憑借著不要命的衝撞擠入職業橄欖球領域的運動員們能走的更遠一點。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